阿城市大法弟子常淑华被迫害经过

【明慧网2004年5月29日】我叫常淑华, 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没修炼前有心脏病、脑动脉硬化、颈椎病,植物神经紊乱等很多种病。丈夫因得脑血栓,全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经常吃药、打针、住院。一家人非常苦恼,花了几万元钱,病也没治好。自从98年我们开始学法炼功后,我的病全都好了,我丈夫看《转法轮》也不用吃药了,不住院了,还能自己吃饭了,使我们身心受益,这是法轮大法的神奇。是伟大的师父给我们一家人带来了最大的幸福。

可是,自从99年的7月20日,江泽民这伙政治流氓、卑鄙小人,开始破坏大法,攻击我们伟大的师父。开始镇压法轮功,抓、打大法弟子,不让我们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对大法弟子進行残酷迫害。

所以我们2000年就去北京和平上访,向世人讲真象,打出了横幅,喊出了“法轮大法好”,“还我们的师父清白”,被天安门广场的恶警拳打脚踢,把我们抓上警车,绑架到一个地下室,老老少少全都关進铁笼子里,在天黑后用警车把我们押送到北京的西城看守所,后又转到北京二龙路派出所,开始不让喝水,不让吃饭,连厕所也不让去,还骂我们的师父,于是我们就跟恶警、保安人员说:“你们没有权利骂我师父,我们不是犯人。”后来恶警才让我们大小便。三天后又把我们押送北京西城看守所,在办公室女恶警登记时把我们仅有的二百元钱没收,女恶警让犯人把我们的衣服全扒光,让犯人用钳子夹我们的肉,進到监室后,犯人中的坐班把我们的新毛巾和牙具、新棉被全都没收,不让我们用,我们全挤在一起。

在西城看守所恶警提审时还打我脸一拳,把我们同一监室的法轮功学员绑在椅子上,用大杠子压大腿,拿鞋底子打脸,脸都打肿了,一同修正来例假,恶警从头上往下浇了六桶凉水,还用电烤,还把我们一起去的男同修用三根电棍电,也是用鞋底子打他脸,都打破了,提审回来我们不喊报告,恶徒就罚我给犯人站四个小时班。我们厂领导、党委书记刘英林、纪委书记陆朋、付成义、公安处长于凯湖、于二(别名)、张芬等人去北京接我时,还勒索我们每人2000元钱,于二还给我们戴手铐子,他们用我们的钱吃喝玩乐,回来把我们押送第二看守所关押30天,还叫犯人打我们,逼我们写保证书,阿城市的610还让我们交1000元保证金,收款人是法制科科长奚景龙。

2001年的元旦交界派出所所长王忠伟、指导员张恒领着恶警到我们厂找我们,给我们照相、剪头发、逼按黑手印,让我们写转化书,如不写就送劳教,问我炼不炼了,我坚定地说“炼”,他就要把我抓走,当时我丈夫瘫痪在床,直哭,我正看着三岁的孙子。可我厂公安分处的职员姜大伟却不顾我们家人的死活,去找我的亲属,亲属说:“我们不管”,他们一看带走不行,就罚我200元钱,以后交界派出所经常来我家骚扰。

在2001年我和同修去老山头村讲真象,被村民李起来的爱人和一个男青年给举报到110,大株家的治安主任王连友把我们两个绑架到交界派出所,后又带到山城派出所,副所长刘家俊把我们关在派出所提审一宿,第二天领着恶警孙宝东、霍金成、张学卓、孙永宪抄走师父的法像、《转法轮》、《精進要旨》和大法磁带,把我们押送到阿城拘留所,正赶上过中秋节;一两个节日,山城派出所李群还闯到关押我的监室逼我签字“转刑拘”,我拒不签字仍被转刑拘,我没配合邪恶,却被他们超期非法关押对我進行迫害,我的心脏病、精神紊乱、癫痫病全发作,血压高得连大夫都说不行了,可给山城派出所打电话让接我,王景与刘家俊他们说不管,死就死,省得给他们添麻烦,就这样我被超期非法关押37天。当地“610”组织勒索我6000元。

* * * * * * * * *

后注:以上是法轮功学员常淑华被迫害事实。可迫害并没有结束,常淑华于2004年4月15日下午到阿城市交界镇勤俭村发资料被一村民举报,送到交界派出所,后又被转到711派出所。送到阿城市第二看守所,现已被非法关押40多天,心脏出现异常现象,然而当地政府职能部门不但不放人,而且又把她非法判劳教,正打算5月27日发走。在此呼吁所有正义之士,共同制止这场迫害。

谭顺:阿城市公安局副局长 办公室电话:53732999 宅电:53766799 手机:13804616000
王忠伟:办公室电话:53815110,宅电:53726937 手机:13903668833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