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执著 大法为我显奇迹


【明慧网2004年5月29日】读师父《洪吟(二)》有这样两句“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无阻》),这使我想起了前不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件颇为神奇的经历。当我真的敢把心中的执著放下,真的认认真真的按着师父讲的话去实践时,大法的神奇就会展现在我的面前。

大约是去年也就是2003年11月开始吧,我的小儿才生下二个月左右,大孩子齐齐(三岁)所在的保育园教师就开始提醒我说齐齐是因我怀孕的理由入园的,原则上生下孩子五个月后就到期限,不再有资格继续呆在保育园,因此一个年度没完了2004年2月底之前如果我交不上其它入园理由证明书(比如就学、就职等),就得退园。

这是我一直就担心的事,我极不愿意让孩子退园,能让孩子入公立的保育园是每一个母亲都求之不得的事情,我怎么甘心就此退出呢,况且齐齐又小,我一个人带两个孩子实在力不从心,万一退了出来,再申请非常困难,又便宜又好的保育园上哪去找啊。不行,我一定要想方设法找工作去,然后交出一张工作证明就可保证齐齐继续留在保育园。

就这样带着这不肯让孩子退园的强烈执著,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修炼的人,开始动起常人的脑子,想方设法找工作,正值那时我父母为照顾我生孩子还在日本,趁这个便利我多次把孩子扔给我父母,出去找工作。可就是不尽人意,没有合适的,身体又刚刚恢复,稍累一些就受不了,东奔西跑十分疲惫,母亲十分担忧,心疼我想留下来照顾我,那时我丈夫忙于交博士论文,面临毕业工作的难题,也是常常呆在学校,一周才能回家一两趟,根本顾及不上我和孩子,眼看父母在日本的签证快到期,一旦回国,我如何带这两个孩子,母亲也是忧虑重重。

那时我多么希望自己母亲能留下来帮我渡过这个难关,可我父亲一反常态就是强调要来一起来要走一起走,他过不惯日本生活,我们再苦也得自己去面对,帮也帮不到老。总之就是一百个不情愿,多呆一天都过不下去的样子,今天喊头疼,明天脖子疼,母亲也是左右为难,而我丈夫也在一边刺激我说我没累着,又说冬天太冷老人真的呆不了,累出毛病也不好等等,我那对老人一向十分孝敬的丈夫奇怪总冒出让老人误解以为不肯留他们的话,更是刺激我那要面子的父亲一副立刻要走的架势,一会说日本的药不好用,一会说万一一个人回去生病怎么办,再不干脆说他一个人在家没意思,总之对我的困难无动于衷。一句话我自己父亲不肯帮助自己的女儿,这是当时的我无法接受的,背着父母和丈夫掉了好几次眼泪,只觉得父亲重男轻女,劝我母亲为哥哥带孩子带了一年,他自己一个人在家呆了一年一句话一句怨言也没有,怎么轮到我就几个月等我找到工作把两个孩子一起送進保育园这么简单的事他都不帮助呢?我太伤心了,心情坏透了,这哪象我那从小疼爱我的父亲啊!总之事事都不顺心。

12月园长又提醒我赶紧交工作证明,我只好说正在想办法,并恳求园长能让孩子呆满一个年度,万一工作不行4月1日开始我可以接着让齐齐上幼儿园,否则3月份一个月呆在家我一下子管两个孩子丈夫又指望不上他,很为难,园长一副同情的样子同意了。我居然为延期一个月而开口求人,居然为能获应允而开心,我那颗可怜的常人心被带动成这样却一点也没注意到。

为了解决我自己所谓带孩子的困难,怕苦怕累,先是指望父母无望,我只好退而求其次,万一退园,就送孩子上花费又高时间又短的幼儿园,为此还领齐齐去面接同时交了500日元的申请费,听到我要退园然后送齐齐上幼儿园的消息,同组的孩子妈妈都表示遗憾,其中一个人还主动提出把她孩子没用了的幼儿园制服送给我,在一旁的齐齐的老师对我说道:“太好了,幸亏入的是同一个幼儿园可以节省一大笔制服费用。”我除了说谢谢还能说出什么来呢?

不久父母走了,保育园交给我一份齐齐下一年度续园手续表格。我仍不死心问老师以正在找工作为由可否继续升组,老师一口回绝,说没有用,如果实在找不到工作,干脆早点填退园表,好多孩子都等着呢,你不退,别人就進不来,耽误别的孩子早点入园。希望我下周做个决定退还是不退。听到这等绝情的话,我难受极了,甚至有一种被人歧视的悲凉,嘴上只好答应回去与孩子父亲商量一下。一般情况日本人很少有这样说话不给面子的,我真是处处不顺,到处受阻,没人帮我,没人对我好,领孩子回家后,坐在椅子上脑子突然又冒出老师那很刺耳的话:“你不退,别人想進進不来。”我突然惊醒,我这是在干什么呢?为了保住孩子不退园,为了解决自己带孩子的困难,疲于奔波,四处碰壁,而孩子也出现了反常的病业状态,反复咳嗽也无法正常上保育园,去两天便停两天,跟不去有何分别,我怕孩子在家我没法学法炼功做大法工作,使尽了常人的办法最终我走投无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地被执著心带动得让人下了逐客令,我真是糊涂啊。我这不正是干着违反大法原则的事吗?占个位置去两天停两天的,别人想進進不去,患得患失,争这常人的一点点好处,把自己累成这样,我跟常人有何分别,真给师父丢脸。

于是我一下明白了自己该怎么办,不就是退园吗?争什么呢,退就退让给别人,我就不信我一个人带两个孩子就修炼不了,把心一横,决定让齐齐退园。

那一天我心里平静极了、轻松极了。我站在老师跟前,先是说声对不起然后请她把退园表给我。她的表现是我想象不到的,她仿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很吃惊地看着我:“什么,你要退园?”我说是,她很不解的样子说道:“你丈夫同意吗?太可惜了,齐齐呆在这多好啊,你等一下,我得去找园长问清楚。”

就这样,她领来了主任和园长,我吃惊地发现,园长手里居然没有任何东西,我要的退园表她没交给我,只听园长这样说道:“这退园是件大事,我们没有权力决定,必须给区役所入园事务处的人打电话问清楚之后,才能给你答复,请你等一下,我现在就打个电话。”听到这话,我满头雾水,眼前的齐齐的老师和主任、园长都象盯怪物似的盯着我,仿佛我要退园很不慎重、很轻率、不可思议似的,仿佛她们从来没听说过我有退园一事似的,难道不是她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催逼我吗,怎么一个个全都象失去了记忆似的,反倒怪起我来了,当时的我没法多想,只是满脑子的问号等着园长打电话后的结果。

结果是让我直接给区役所负责此事的人打电话,电话打过去,对方听了我退园的原因态度十分友好,表示理解我的处境,建议我把婴儿送交保育妈妈(家庭福祉员)看管,价钱便宜,然后去找工作,齐齐可以继续呆在保育园,4月1日开始保育妈妈应该可以联系上,有空缺,再有什么困难直接跟他联系等等。

就这样孩子下一年度不必退园一事名正言顺地得到了日本政府的认可,顺利地解决了,剩下的就是如何找工作再把工作证明交上去补办手续的事了,没有给我时间限制,还告诉我可以给齐齐申请入园费减额。

事情一下子变得这样简单而顺利是我作梦都想不到的,执著心的放下居然使事情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使我惊喜万分,原来人世间的一切现象都是幻象,齐齐老师及园长的前后表现不正说明了这一点吗?师父说过:“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转法轮》)这件事不就是最好的验证吗?正因为我死死抓住不放,用心不正,才招来了一大堆麻烦,才造成了我父亲和齐齐老师、园长的反常表现,一切都因我的心不正造成的,当我放下执著,把自己当成一个修炼人去对待时一切都变了,都变好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