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张家口市公务员王晓明五年来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5月29日】她叫王晓明,在河北省张家口市人大工作,国家公务员。晓明修炼大法前曾经是一位身患乳腺癌的晚期患者。1988年她得了乳腺癌。手术后,为了治病,她练过多种气功,结果癌细胞又转移到左侧,1992年第二次手术后用尽各种中、西抗癌药,采用化疗等医疗手段,无情的癌细胞还是扩散到淋巴,从而被医院宣判死刑。当时她极其痛苦,度日如年,几乎想死。

1994年底,经一位朋友介绍幸得大法。得法后,她严格按照大法要求做,坚持实修,不断提高自己的心性;工作认真负责,遇事先考虑别人。结果没打针、没吃药,没多久乳腺癌彻底好了。连医院都觉得太神奇了,不可思议。

面对江泽民为首的邪恶政治流氓集团镇压,晓明坚信大法不动摇,而遭到了残酷的迫害和折磨。从晓明五年来所遭受的被迫害的部分事实中,足以证明江泽民及追随者们迫害大法弟子罪恶累累,罄竹难书,理应受到正义审判。请看事实。

王晓明1999年“4.25和平上访”凌晨3点回来,刚到家门口,就被她们单位的保卫带到办公楼,随后有关人员对她非法审讯,长达6个小时,直到上午9时才结束。从此以后她家的电话被监控起来。

1999年“7.20”凌晨4点左右,桥东公安分局副局长王洪信、刑警大队队长乔玉宽等8、9个人身着便装,无任何证件、无视国法,强行非法闯入王晓明家中,7、8个男警察蜂拥而上,有的掐她脖子往地上按;有的按她的头,反背扭她的两只胳膊。晓明当时只穿着背心、裤衩,在她强烈正义的要求下,他们才允许她穿上衣服、鞋,这些人随后非法的“地毯式”的抄了她的家。大法书籍、资料、录音带、录像带全部抄走,连全家照片、手机、录音机等物也被抄走。这次他们动用3辆警车,把晓明从家中非法秘密绑架并关押。临走时,王洪信还威胁门卫说:“谁把消息透漏出去就逮捕谁。”这就是1999年7.20骇人听闻的全国统一时间对法轮功辅导站成员的非法抓捕。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她经常坐老虎凳和被审讯,每次长达14个小时,有时甚至15、16个小时。后来叫她取保候审。她不配合,并告诉他们:“我没有罪,取保候审我不走,你们怎么把我抓来的,怎么把我放回去!”直到8月24日,晓明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1999年8月下旬,市委、市政府、610办、市政法委、市委宣传部、电视台等谎称找原辅导站成员谈话,把王晓明及市直单位的大法弟子骗去,然后叫每个人表态并录像。晓明不配合。结果电视台播放时没有她的声音,只有解说员胡编乱造的诬蔑大法之词。

从1999年到2000年12月间,王晓明家的电话经常被骚扰。市委、市政府、610办、市政法委、桥东公安分局、五一路派出所、街道办事处等单位,经常打电话骚扰,甚至深更半夜还不间断的打电话骚扰。严重干扰家庭的正常生活、休息,给孩子造成很大精神负担。

2000年12月24日,王晓明進京上访。国家信访局的大牌子早已摘掉,而沦为名副其实的抓捕大法弟子的公安局。晓明只好到天安门证实法,而被便衣非法绑架,遭到1年另3个月的超期非法关押和非人的虐待。

看守所副所长孙贵占对王晓明大打出手,并给她戴背铐(两只胳膊反铐在背后)、脚镣。按他们的规定,只有死刑犯才戴背铐、脚镣。当时和晓明一起被戴背铐、脚镣的还有大法弟子王秀,另文叙述。当他们要求解开背铐时,孙不但不给解开,反而变本加厉,毫无人性的用电棍电打,用脚踢。打累了,就用一只脚使劲踩在王晓明头上,用电棍戳她说“对你们就得这样”,孙直到这种姿势打累了才肯罢休,嘴里还不停的骂不堪入耳的脏话。同时指使犯人打王晓明,反过来却说王晓明跟犯人打架,而加重对晓明的迫害,没有一点人性。

2001年5、6月间,市政法委副书记×××、市公安局政保大队副大队长孟××等5、6个人到拘留所叫王晓明表态,告诉她“炼就判刑,不炼就放回家。”晓明毫不动摇,并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

2001年10月,王晓明绝食抗议迫害。拘留所长崔卫东指使狱医刘×、指导员郭××及几个彪形犯人强行野蛮给她灌食,将她的鼻侧骨、右眼边骨损伤,整个脸疼得不能摸。

2002年3月20日,王晓明在被非法超期关押1年另3个月后又被张家口市桥东法院非法判刑3年,市中级法院否定晓明的上诉而维持原判。日后,张家口日报、张家口电视台连续报道中却不敢提王晓明的工作单位及身份,以此来蒙蔽世人。

2002年6月14日,晓明被送往承德监狱。由于她身体状况不好,承德监狱不收。随去的狱医刘x宴请承德监狱的人后,才收下。而被送的4名大法弟子一天没吃饭他却不管。3天后王晓明又被转到保定满城监狱(太行监狱)。

这座监狱是全国因镇压法轮功而闻名的先進监狱之一。它们对大法弟子采用:坐飞机、罚站、扇嘴巴、围攻,不让睡觉、不让洗漱、不让换衣服、不让交谈、不让上厕所和关小号、“包夹”(就是利用吸毒、贩毒、黑社会头子、卖淫等犯人长期对大法弟子24小时监管),他们就像对精神病人一样,对大法弟子随意打骂,谁打得狠,给谁减刑。

王晓明除了遭受到上述迫害外,还经常被关小号。关在不足4平米的小间,没有窗户,门上的小窗户还被堵死,一点气不透,由“包夹”监管。“包夹”可以轮流到外面透气,大法弟子不能。晓明在这样的小号内,连续70天遭围攻、谩骂、罚站,每天2、3小时睡眠,不让上厕所,三伏天不让洗漱、换衣服后,又连续5天5夜不让睡觉,身体极度虚弱。但是,她时刻想到自己是主佛弟子,我站着進来就得站着出去。邪恶想叫我死,你们说了不算数,我们师父说了才算,有师在,有法在,什么也不怕。

王晓明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定正念,堂堂正正走出魔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