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妇俩信仰真善忍反遭迫害


【明慧网2004年5月29日】

妻子王桂美:

我叫王桂美,今年52岁,自98年春修大法至今,身心受益,没吃过一片药,没打一次针。在思想行为上,能按照师父的教诲处处为别人着想,不占别人的便宜。通过几年修炼,我深深认识到法轮大法是无比伟大的法,法轮大法是正法。

江氏对大法的迫害开始后,镇政府、派出所及全村大小干部一齐涌進我家,屋里院内挤得满满的。他们气势汹汹地翻箱倒柜,翻了个底朝天,一片狼藉,抢走了大法书籍(《转法轮》及师父的所有讲法解法)及师父的相片、“真、善、忍”图、法轮图像……然后,恶人就叫村里的干部昼夜看管我和丈夫周茂令,不让我们外出,限制我们的人身自由妨碍了我们的正常的生活和生产。

后来,恶人又把我们拉到派出所,恶警昼夜轮流看管,强迫我们俩交7000元保证金,才让我们回家。我们坚决不交,遭到恶警拳打脚踢。后又经数日由村干部保证我们才得以回家。

2001年冬天,由于被人举报,镇政府、派出所的恶警强行把我抬上警车拉到张家屯洗脑班。一進去,首先進行搜身,解掉裤腰带,换上拖鞋,接着就把我关在屋里,地痞保安昼夜轮流值班看管我们。睡在冰凉的水泥地上,每顿吃的是一个不足二两重的小馒头和一小块半咸不咸的很脏的辣菜头……有时大小便都在屋里。整整遭受了2个月的残酷迫害,在逼迫下违心地写了保证才让我回家。

我没有去北京上访,只在家里修炼,就是与朋友说大法好,有什么错?这社会做好人就不行!

丈夫周茂令:

我叫周茂令,今年53岁,一九九七年有幸得法。得法至今,我受益非浅,从没吃一片药,打一次针,身体非常健康,思想得以净化。

2000年7月,我传送师父新经文《走向圆满》被胶州市公安局拘留15天。2001年两次被关進张家屯洗脑班,第一次是二、三月份(约50天),第二次是冬天整整两个月。在此期间,邪恶的警察对我進行了非法搜身,轮流看管,随意拳打脚踢,每顿吃的是一个二两重的小馒头加一小块咸菜,睡在冰凉的水泥地上,还被他们野蛮地灌过酒……

[编者注]署名的严正声明将分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