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学员马东华自述所受迫害


【明慧网2004年5月3日】我是1997年得法的大法弟子。2004年2月的一天早晨,610和片警的人突然闯入我家,搜走了我的一些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为此,我流了许多泪,这与我没做好有漏有关系。他们把我带到610办公室,由于我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关進了拘留所。在那里,我不配合邪恶之徒的要求,不穿监服,用绝食抗议对我的非法关押。

在拘留所,由于病业再加上绝食使我非常难受。头两天,我只简单地同其他普通被拘留的人说几句话,一直躺着没动。我发现同室的其他人对我都有点害怕,我猜想她们可能是受邪恶造谣欺骗害怕大法弟子。于是,我撑着起来主动和她们唠嗑,通过唠嗑,她们感觉我这个人非常好,就说出了管教告诉她们炼法轮功的杀人、自杀,让她们小心点我;再加上在电视里看到炼法轮功的自焚和杀人的事才害怕我的。我借机给她们讲清真象,后来陆续进来许多被拘留的普通人,她们当中有对大法有些了解的,认为大法和大法弟子都是好的,也有人仍然被谎言欺骗着。她们进来后,很快对我感觉都挺好,都主动问我一些法轮大法的事情。我根据她们的接受能力给以回答,后来她们都能理解我,并且帮助支持我,也为我担心。我为她们能够明白真象得救而感到高兴。

在关押期间两次的审讯中,我向警察说明了我修炼法轮功并没有反对××党,不反对科学,仅仅是想通过炼功达到一个健康的身体,探究佛法真理,“真善忍”是我的信仰。我之所以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是因为我通过修炼真正体会到法轮大法好。我还给他们讲了自己是如何走入修炼的,也表明了任何因素也不可能使我放弃修炼大法,我可以为我的信仰放下一切执著。他们对我说:你不放弃修炼就被劳教,会给家里的亲人带来痛苦和损失。我向他们表明了我关心我的亲人、爱他们,但是他们的痛苦不是我造成的,而是这场邪恶的迫害。

自从我被抓进后,家里的亲人多方努力,一直找610要人。610流露出,只要写“不炼了”就放人,否则就劳教。亲人也多次到拘留所劝我先写一张骗他们;我修的就是“真善忍”,说假话说不炼了还修什么,宁可坐牢也不写。如果写了,我将无法修炼下去,那样,我也是无法承受的。其实我心里想:我宁可放下生命,也不能放下教人向善的大法。家里人也知道我,就没有再劝。

在我被关押的第十五天的晚上,我难受得觉得这一宿都难以撑过去,这时我想:做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为了维护法救度众生承受点苦也是应该的,再说还有师父呵护啊。就这么想着,一会儿就不难受了,不一会儿睡着了。睡得很香甜,还做了一个梦,梦见一棵大梨树,在挨着地面的树根上结了一个有一幢楼那么粗的大梨,我摘下来抱着就走了。第二天早晨醒来,人格外精神,一点也不难受了,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当天他们就把我给放了。

回家以后,家人跟我说,上拘留所劝你写不炼了也是迫不得已,你在那里家人能不为你担心吗,多少大法弟子在那里被迫害死了。后来交了3000元罚款让你丈夫写了保证书才同意把你给放出来。如今这世道好人没处说理去。我听了心里非常沉重,在这场迫害中有许多无辜善良的人受到了迫害。

大法弟子证实大法和讲清真象,使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真象,开始抵制这场迫害,邪恶的迫害越来越不得人心了。从中我感受到了做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的责任重大和众生对我们的期望。

另外经家人同意,声明家人在压力下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对不起师父的话都是假的。声明作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