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疾病不翼而飞 進京上访惨遭恶人迫害


【明慧网2004年5月3日】我是河北省任邱市一名大法弟子,我自从1996年3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以来,原先的一身疾病不翼而飞。我原先严重的心脏病经常导致我休克,高血压高达256,严重的颈椎病致使我行动不能自如,肩周炎使胳膊抬不起来,关节炎使腿疼得不能入睡,周身神经线痉挛疼痛难忍,乳腺炎严重到碰着就转成毒性等等,若干病症让我苦不堪言;每天就是吃药、打针,隔一段时间还要输液;家务事不能料理。自从我修炼大法以来,各种疾病痊愈,使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和愉快。

可是就是这样的好功法竟遭到非法的迫害,1999年7月20日江××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大法的残酷迫害。为了说明真象,向被江××邪恶谎言蒙蔽的世人介绍真情,我走上了去北京上访的路。可是没等我到北京信访局,就被北京警察非法抓住,把我们关在车上,不让下车,一昼夜不准大小便。第二天我被拉回保定,又由任邱市公安局接回送到本乡。回到乡后,乡政府的人让我签保证书,如果不签就关在大车库里。我们一共30多人,盛夏季节,高温达四十多度。

我第二次去北京证实大法,到了天安门广场,有恶人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恶徒二话不说就把我往车上扔。有的大法弟子不上车,被恶人打得头破血流,后来我又被任邱市公安局接回关在看守所。

我和几个大法弟子为了抵制迫害,抗议非法关押,于是就绝食抗议,8天后我们遭到了恶警的野蛮灌食,后来我们又被拉到河间、献县继续迫害。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我们已经不能行走,恶人硬是把我们塞到车上,十几天后大部份大法弟子被送往唐山劳教。

我因身体不符合劳教所的要求,又被拉回任邱继续迫害。几个月后我又第二次被送往唐山劳教所,又因身体不符合要求的又被拉回任邱,非法关押达一年之久。

在这期间恶人经常对我進行提审,经常受到干扰。被释放回家后,每逢敏感日都受到骚扰。但是我坚修大法心不动,并向前来骚扰的恶人讲清大法的真象,努力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