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的经历证实大法


【明慧网2004年5月3日】我是河北满城县一名大法弟子,想谈一谈修炼大法以来大法给我带来的神威。

修炼大法以前,我的身体很不好,血压低,高压达76,低压达56,颈椎增生、脑血管供血不足、脑血管痉挛,美尼尔综合症、附件囊瘤,靠静脉注射葡萄糖维持,头总是晕,每年看病得花去好几千,全家人为我发愁。

97年9月份,我有幸喜得大法,修炼一年后,单位集体检查身体,我得到了全部健康,尤其是附件神奇般全好了,好多人知道后都说:大法太神了,我们也跟着炼。

没想到1999年7月在中国大地上发生了席卷全国的对以真善忍为基本准则的法轮大法的残酷镇压,这是江泽民小人出于妒忌而利用手中权力做出的最愚蠢的举动。我知道大法好就在家炼。单位领导找我谈话,说上边有指示,不让炼,我说: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你们也知道我们修炼人的情况。他们说:我们也没有办法,我们只是执行上边的命令。

从那以后,我家没有得到过安宁,电话被监听,手机被监控,人身得不到自由,这还不算,在2000年11月30日,县公安局政保科负责人把我和同修叫到公安局,让我们把书交出来,并且写保证书。我说我没有做坏事,我不写,他们说:好多人都提到你,说你是辅导员。我说:你们真是高抬我了,我没有那么大的能力,也没有什么辅导员,都是炼功人。恶人不让我回家,这时和我一起来的同修说:我们一起来的,就得一起回去,如果不让她回去了,那我也不回去了。恶人见势说:每人交3000元钱的罚款就回去吧。我们当时想交就交吧,能得到安宁就行了,于是我俩就交了5000元钱,招来了更多的骚扰。

2001年7月12日那天,准备吃完饭后去上班,我听到有人敲门,于是就去开门,一看是公安局的人,当时我的心格登一下,先想到的就是把师父的法像和书保护好。我就把门关了一下说等一下,我把衣服穿好,就赶紧把师父法像往壁橱的书包里一放,用我爱人的上衣一盖。把门打开后,進来了20多个人,外面有两辆警车。恶人進门就搜,我镇静的发出纯净的正念,这群恶人什么地方都搜,冰箱、壁橱、阳台等只要能搜的地方都搜,当时南屋睡觉的地方放着一本《卷二》,我一下想起来,对女儿说赶快收起来,她害怕的说:放哪儿啊?我说:放哪都一样,它们什么也拿不走。女儿刚放好,一恶警就上放书的箱子里乱摸,我见他不出来,就对他说你乱翻什么,你什么也拿不到,大脏手那是孩子的衣服。听我一说他赶紧出来了。我看到一个恶警搜壁橱,如果它把上衣拿走就看见师父的法像了,我就在他身后发正念,心想说什么你们也看不到,什么你们也得不到,结果恶人什么也没有搜到。

恶人还不死心,让我把小屋的门打开,我想如果打开小屋的门全部资料和书都在那里,我想师父一定会帮我的,恶人什么也不会找到,我一直发正念,真是师父保护啊,这时恰巧邻居的小屋开着,我说,你们搜吧。他们不相信,我说你们不相信就算了,结果恶人什么也没有得到,就这样它们还不死心,就又到我爱人开的厂子里搜了一遍,也没有得到什么。

恶人就把我劫持到东马派出所,强迫我说出资料的来源。我说:什么资料?恶人说:你还装什么?你把资料都送人家了,你就说从哪来的吧?我没告诉他们。他们说我不老实,就把我的双手用手铐铐在了一棵大树上,说让我好好反省一下,还有的恶警说怎么打人,怎么打女人,怎么打犯人,故意让我听。

我不但没有害怕,反倒站着睡了一觉,最后恶人把我带到了一个舞厅,八个人轮班看着我,逼我把同修说出来,恶人不让我睡觉。我听它们在外边说:从她这发个大财,她是头,全县的人她都知道。我在里边发正念,心想它们太可怜了,于是我就对恶人说:你们别这样了,不就这么点小事吗?我看你们都可怜。

结果下午恶人就把我送到了610办的洗脑班。到那以后,那里大部份是我的老乡,我就向他们讲述了大法的真象,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道理,告诉他们不要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等。

结果我回家后不久,就听说他们一个个都离开了那个邪恶的洗脑班。这就是我所走过的正法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