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市古冶区法轮功学员自述遭受迫害的经过


【明慧网2004年5月3日】我是唐山古冶区大法学员。自98年修炼法轮功至今,身心受益极深,思想道德也得到了提高与改善,真正懂得了人生在世的真正意义及目地,就是要“返本归真”做一个真正的一切为了他人着想的好人。

然而,江××政治流氓集团却在一夜之间发起了早已预谋好的对“法轮功”的邪恶镇压,对法轮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及毫无人性的人身摧残、酷刑折磨、栽赃陷害、造谣污蔑……

我就是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中遭受迫害的一个真实例子。但还有更多更多的大法学员,这些善良的无辜被迫害致死、致残,强行到精神病院進行精神折磨等,从而导致很多大法弟子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至今还有流离在外,有家不能归的大法弟子,被无理关押、劳教、判刑的还很多。

下面我就向各位讲述一下自己被江氏邪恶镇压中遭受迫害的经过:

自江××一伙迫害大法弟子的四年多来,当地政府、610办公室、公安派出所等一些不法人员对我是一直监视,到我家来,时而骚扰、借机迫害捣乱。就连我去大庄坨赶集,他们都紧追不舍,明目张胆地从集上将我绑架到派出所问话、威胁。那个所长张树华说:“如果让我不顺登,我就让你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带头抓我的是那个副所长张树力。

在99年7月20日后,我们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当汽车驶出去不到百十余里的路程时,就被当地丰润派出所截住盘问,到了下午就被古冶办事处一个姓张的主任和一个司机给接了回来。从那以后,古冶派出所、办事处、街道、610办公室接二连三地不分白昼地来家对我進行骚扰,他们骗人的“美言”就是“帮助帮助你”、“关心关心你”等字眼,特别是在节假日来的更冲。

2001年的一天下午,我正在往门上刷油漆,来了三个警察,为首的是指导员王国洪,他对我说到所里去趟,所长找我有点儿事。到了5点钟左右我就去了,到了所里一看没人,转身想回去,一个片警李长宁从后面喊我说:等会,所长就来,呆了一会还不见所长,我执意要走,片警只好说让我6点一定来。回家后我没有去,第二天9点去了我姐家,快中午了,我刚出门准备去厕所,从身后传来“妈妈”的招呼声,我回头一看女儿从一辆紫红色轿车上下来,同时下来两个警察,一个是李长宁,一个是姓木的,另一个常跟在李长宁身后不知是不是警察。他们将我女儿从学校叫来为他们带路。他们向我走来并说:跟我们到所里去趟吧。我说:你们三番五次找我干啥?有事就在这说吧。

正在僵持不下时,所长曹印国打来手机,他们叫我接,曹印国在里边嚷着又像在央求似地:你来吧,不然的话我的官要麻仨咧(彻职),奖金都没咧,来吧,我不给你亏吃。就这样我跟他们的车去了派出所。到所里所长见我让我写保证,我不写并向他讲真象,他根本不听,并变了脸,让警察把我带到置留室将我关進了铁笼子。

听所里人说,那天下午曹印国来后见不到人,就对片警李长宁大发雷霆,说如果第二天找不到人就扒了李长宁的皮……他派好几辆车到交通要道、火车站找我。这个所长曹印国为了达到他争名夺利,竟将我女儿从学校带走,欺骗她指路搜寻到我姐家来哄骗我。曹印国关了我三天,为达到他的目地,又派王国洪将我带到古冶610办公室在法院办的一个洗脑班。主持会的是古冶区610办头目李新华。还有很多大法弟子那天下午被强迫带到这里,还有外乡的,整个会议室都占满了。

后来又换了一个所长叫张树华,很邪恶,对大法弟子举手就打,开口就骂。在2002年10月22日(十六大前)晚上,恶警张树华让指导员许顺利、实习警察王严到我叫我去派出所。当时我正在生炉火,没有动。王严就过来拽我,连哄带骗把我弄到所里。我们几个大法弟子在所里等了好久,其中有两位带着自己的小孙女。到晚上10点,所长张树华才到会议室,说:“写了保证就马上回家,不然的话就谁也别想走,也别怪我,你们自找的不想走…。”

老太太和他评理,他蛮不讲理,并把老太太叫到另一个地方,用塑料鞋底子抽她的脸,之后就把我们都关進了置留室的铁笼子里,一关就是一个月,不几天又抓来一位大法弟子,还有一位也是老太太。恶警张树华对她又打又骂,用电棍电她的手背。她儿子掏了5000元钱才把自己的母亲接回家。

在派出所里我们没有外出的自由,把我们像犯人一样看管,就连上厕所都让人监视。一天我们几位大法弟子在一起炼功,被实习警察王严发现并报告了所长,他气呼呼地到置留室训斥了我们一顿,骂骂咧咧地走了。在所关押的一个月里,每天只给中、晚两顿饭,有时只能吃警察吃剩的饭菜。

记得一天中午,我突然出现病状,全身发冷抽搐,盖上被子大衣也冷,四肢无力、手脚冰冷,同修大姨给我端来热水喝,直到天黑也未见好,大姨急了叫警察找所长,他见状说我装病,扭头就走,还骂着什么。一会指导员许顺利進来,看了看也不在意地走了。当时我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清楚,嘴也随着身体乱动,呼吸急促,前胸像堵上了大棉花团,大姨又急着叫警察去找所长,当时都晚上9点钟左右了,所长才漫不经心的来了,嘴里骂着吵吵什么。大姨们和他讲理,他却说:你们都死了与我没关系,还吼着不让说话,非常野蛮。最后他们叫来了隔壁古冶卫生院的值班大夫,医生说送我到医院有把握,不然发展到什么程度难预测,因为我心率比较快。在准备将我送医院时,所长张树华还骂个不停,说如果检查不出病回来就用电棍电死我。一路上那个司机也大骂不止。

在2002年11月21日上午,恶徒张树华来到置留室说要我们配合照相,如若不然,就打我们个半死,反正你们也要出去了。我们不从,他就破口大骂。后来他把我们几个单独叫到另一房间强行照相,拳打脚踢,还有其它几个警察附和。

下午,我们几位大法弟子的家属都来了,强烈要求放人,家属们已在所里等了一个下午,那个副所长萧中国才出面接见他们,等我们被家人接回家天已大黑。

从派出所出来不长时间,恶警们还是接连不断地到家中骚扰,特别在中央两会间,一天跑两回。我也曾多次劝他们:你们这样做是不对的,不能谁让干啥就干啥,为了名?为了利?好好想想吧,谁做坏事谁承担,不要把我们当做坏人,我们是修炼大法的好人。你们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善待大法及大法弟子,一定会有福报的。

还有一天,所里指导员许顺利到我家,進了屋就直奔写字台前一伸手将我写着三个忍的纸从墙上给揭下来拿走了(我没在家),晚上他又来了,说不准写那个字,我说:那个字哪不好?你为什么要揭下来?我又问他:你俩口子若生气有矛盾了,是打下去好呢,还是忍下来好呢?他无话可答,支吾了几句不在行的话走了,后边还跟着一个联防人员周忠民。

善良的人们,快些觉醒吧,全球公审江泽民的日期不远了,那些还在继续迫害大法有大法弟子的恶人们停止恶行,否则难逃法网与天惩!

古冶区派出所所长张树华手机:138832988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