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参加师父传法班的日子里


【明慧网2004年3月13日】九三年末,父亲郑重地送我一本《法轮功》,严肃地告诉我:这本书不能乱放,看书前必须洗手,看书时必须端坐。我按照父亲的要求看完这本书,就产生了一个强烈的愿望:这是一本教人向善的书,我要炼法轮功。

九四年元月,父亲给我送来几张门票,激动地说:师父要来传法,真是咱们的福分呀!

第一次见到师父的时候,我的第一念是;我要追随的就是他!心里的感觉是:就象一个饱受折磨的流浪儿终于回到了母亲的身边,觉得愉悦、温暖、幸福、安全。

我听师父讲法,达到了入迷的程度,总是希望师父多讲点,再多讲点。因为大法给我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正是我所期盼的。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日子真是非常可喜的,因为从此我从名利争斗中撤了出来,疗好了累累伤痕,告别了各种疾病的折磨,开始了新的人生,等于是师父把我从污泥浊水中拉上来洗干净,把我领到一条洁净光明的大道上并指出前进的方向,这岂止是“三生有幸”!

师父的法我没有听够,我想翻录一套讲法录音带,不成。于是盼望着师父能把他讲的内容写成书。当我得到《转法轮》时,真是太感谢师父了。

我有幸参加了师父的两个班,共听了二十堂课。每个班的第一课前,总难免有拥挤和争座或占座的现象,可是只要一听师父讲法,这些现象很快就消失了。无论人多么多,通道多么狭窄,学员们进出总是秩序井然。

每到上课时间,师父只是说;大家坐好。几百人几千人的大课堂马上鸦雀无声,只听到师父洪亮有力的声音在讲法。一直到讲完课,始终静静的,没有说话的,没有吸烟的,更没有走动的,连几岁的小孩都是安安静静的。

我从小读书到大学毕业,我参加各种会议无数,可是有生以来从没有在这种绝对肃静的环境中听过课或开过会。而且在师父的课堂里,感受到的是无比祥和无比美妙。

师父总是提前来到课堂,总是准时上课,从不耽误学员一分钟。

我参加第一个班时,主办单位领导组织学员与师父合影留念。在集体合影排位置的空隙,我们一家人与师父单独合影,之后,师父马上跑步过去坐到自己的座位上。

在任何情况下,师父都不浪费别人的时间,绝不让别人等待自己。我这个当教师的,深感自愧不如。

主办单位的公司领导让做具体工作的干部去查一下师父的证件。这个干部来到师父面前还没等说话,师父就把国家颁发的《受群众欢迎气功师》、《边缘科学进步奖》、《特别金奖》等证件都摆在桌子上。他非常吃惊,确信师父有神通,绝非常人。他回家把这个情况对妻子和女儿一讲,全家人都成了法轮功学员。

公司机动处处长腰痛,求师父给治,师父只是与他谈话,他觉得师父说话挺幽默,忘了腰痛,这时只觉得一只巨大的手热呼呼地捂在他的腰上,舒服极了。他的腰痛病从此就好了,他逢人就讲:李洪志老师太神了。

有两个农村老太太想听法却没钱买门票,师父听说后,告诉工作人员,免费让她们进班听法。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十分受感动。

这样的事情太多了,本文先说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