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之行


【明慧网2004年5月8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叫Erik Meltzer,来自美国波士顿,刚念完大学二年级。在此想与大家分享我去阿根廷参加第一次南美法会的经历。

当我听闻那个法会时,立刻感到自己与阿根廷有一种缘份。我对阿根廷没什么认识,只知道那里的学员人数很少,都是新学员,也没有太多的钱可以做大法的工作。真巧,法会和活动在我学校的春假期间举行。正当我考虑参加的时候,有些执著便浮现。最大的两项是金钱和与家人的感情关系。

我一直在努力去掉对金钱的执著。去阿根廷的费用不菲。以前,我从未自己掏腰包买过机票及负担住宿。我一直不愿花费大量金钱,觉得要节省些,因不知何时有需要用。其实这想法很自私。我悟到我们的所有都是为证法所用,在正法时期,我们应尽自己所能去救度众生。我感到邪恶给我造成的压力,阻止我不让我去。然而作为此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不能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当我决定去阿根廷的时候,这个执著便去掉了。师父在《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说:“如果把法摆在第一位,放下自己,都能用正念来解决问题,那很快就能够做出决定,证实法中也会把事情做好。”

以下,我想谈谈去阿根廷的体验。

在机场里,我想尽可能向碰到的所有人讲真象。我向从南美来的旅客发真象传单,可是做得不大好。他们不理睬,拒绝拿我的传单。但我知道我只要在法中,师父便会为我照顾一切。后来,在机上,坐在我旁边的人都非常乐意接受真象传单。

在智利转机时,刚好碰上一团中国游客。我走向他们,给了他们我手头上的大纪元时报。他们看了封面,上面登载华盛顿DC晚会中大法学员合唱「为你而来」。他们真的目瞪口呆,竟然远在智利,见到一个美国法轮功学员!师父在《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说:“就是在人世匆匆地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

我以下谈谈我到阿根廷后的情况。

当我到达阿根廷时,其实法会已开完,这是因为我乘搭的航班时间不能配合。之前我是知道的,但是我去阿根廷是为了救度众生。救度众生,是我目前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法会过后,我与同修一起吃晚饭,他们当中有些与我同龄。我告诉他们世界各地青年修炼人的情况,他们如何去天安门证实法,大学生如何谴责镇压。这些对他们都起到鼓励的作用。

旅程的第三天,一大早,我们去到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中国领事馆。我们打起横额,向所有经过的人讲真象。那天,使馆的门没有关上,一位学员走进去亲手将资料交给使馆官员们。领事馆报警,但当警察来到,我们便向他们讲真象。警察了解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真象后,平静的离开。

有一个小男孩,他和祖母从家里走出来看看我们在做什么。后来,小男孩也忍不住要说:法轮大法好!还有类似说不完的故事。

我们又去了阿根廷的另一个叫Cordoba的城市。第一天早上,我们到市中心的一个主要购物商场去炼功。天气潮湿,下着雨,我们有些派传单,另一些炼功。可是,很多人将传单扔掉,撒满在街道上。我的理解是:我们不应受此事影响,让大家的士气降低,反之,我们要正周围的环境。

在《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有学员问师父有关常人扔掉传单的问题,师父说:“当传单一发出去就要考虑到人会丢,在这一点上呢,作为大法弟子是珍惜的,但不要与常人生气,还是慈悲对待,……”

第二天,我们认识到我们要以正念派发传单。这看来像常人工作,但我们是大法弟子,师父屡次提醒我们,我们做事的基点与常人不同。当天的效果好多了。在购物商场炼完功,天朗气清,人们来到我们跟前。作为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要有正念,那才可以达到清除常人脑中干扰的效果。

一天,当我们集体读法、交流时,一位学员谈她的理解。旧势力不想南美在正法中担当积极的角色,所以我们开法会、互相交流,就是否认旧势力的安排。南美学员大多是新学员,不过他们对深入理解法的决心不断增长,他们对救度众生的决心也非常坚定。那个星期,对他们来说,是一段宝贵的时光。在南美因为学员还不算多,所以他们能够碰头、面对面交流真的起了很大的促进作用。

在这篇心得交流结束前,我感谢师父给我去阿根廷的机会。不论是从哪个国家来的,希望我们能够整体提高。本人认识有不足之处,请大家指正。谢谢!

(2004香港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