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面向大陆同胞讲真象的历程


【明慧网2004年5月8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今天是我第一次在法会上与大家分享修炼体会。我原本没有打算发言,因为我知道自己的体会与理解非常肤浅有限。不过,仔细考虑之后,我意识到不管自己的理解是如何粗浅,那也是自己在大法中修炼得到的;不管自己的进步如何微小,那也是大法的威力在我身上的展现。与同修分享自己修炼中的点滴心得不仅是荣幸,也是一个大法弟子证实法的形式之一。所以,我将自己近一段时期的体会向大家作个简短的汇报,下笔仓促,不妥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师父在更早些,在要求弟子做三件事的同时,强调了发正念。在近期的讲法中,师父则反复强调讲真象的重要。我的理解是:正法中的每一步都是安排得非常紧密有序。控制常人的另外空间的邪恶被大量清除,为讲真象创造了很好的条件,比起以前,可能更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因此我们应该加大力度做;而且,正法之势迫在眉睫,所剩时间也不会太多,我们更该抓紧时间将真象告诉深受谎言欺骗的大陆同胞,不负师父的洪大慈悲。在法理上明确了这一点,我知道,在做其它大法工作的同时,应该拿出时间直接向可贵的大陆同胞讲真象。

于是,今年年初,我开始在一个专门接待大陆旅游团的酒家前向前来光顾的游客派发单张,讲真象。那酒家每天门庭若市,有时一天前来就餐的可达一千多人次。由于平时上班很忙,我就每个周末晚上抽几个小时到那里派单。在同修的帮助下,我有了一套真象海报,备齐了资料,开始了面对面向大陆同胞讲真象的历程。

在这几个月的派单中,我看到了自己的种种执著。初期,每次晚上出门前,我总是先要在思想中与求安逸之心、顾虑之心作一番斗争,所幸最后往往是正念取胜。而且,我发现当我一到那里开始讲真象时,这些干扰马上就变得什么也不是。也许,是另外空间的邪恶最终无计可施,远远躲开了的缘故。现在出门时,虽然还有思想上的干扰,但小很多了。

讲真象的过程也是一个不断突破自我、突破人的观念的过程。一开始,我有两种资料,其中一份有着醒目的标题,《把江××送上审判台》。我立即在心中断定大陆游客是不敢拿的,所以更乐意去发另外一份标题含蓄、没有提法轮功的小册子,而且发的时候,我也没有主动提及法轮功,有人问是什么,我也只回答,您看一看就知道了。果然人人都接了,我手中的小册子很快就发完了,自己也暗暗欢喜。可是,不久我就发现其中很多在酒家入口处就被扔掉了,真是可惜。此时,因为小册子发完了,我不得不开始派那份《把江××送上审判台》的报纸。

那时,在法理上,我明白修炼人的的心态与做事的效果密切相关,也感觉自己可能受到观念障碍,所以还算是有意识的抑制着自己对这份资料的看法,尽可能以正念去对待。后来的经历也证实了自己的观念确实是非常的狭隘。

大部分游客看到这个标题都会有不同的反应,但还是有不少人会接。与那份小册子不同的是,接了这份材料的,都是冲着内容而来,肯定会仔细阅读的。而有些人即使一时不接,往往会顺着这个标题发表点看法,或问些话,如“可能吗?”“为什么啊?”“有用吗?”“是中国的审判台吗?”这些话使我可以很自然的告诉他们迫害的真象。所以,在实践中,我发现这份资料更能助我讲真象,由此对这份资料又产生了另一种执著。因为我平时还是比较矜持,不太与生人主动攀谈,讲话也比较细声。刚开始时,我也是默默的派,人家问,我才答。即便看到家乡来的人,也不好意思用家乡话同他们沟通。当发现那份有关审江的报纸可以帮助我自然进入话题,我开始偏爱这份资料了,对它产生了依赖。自己也有点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由于来酒家用餐的游客实在太多,很多人不得不在门口等候座位,而常常又会有另外一部分人在等同伴、或等巴士来接。所以酒家前常挤得水泄不通。看到那么多的人站在那里,等着听真象,也许他们其中有人正处于危险的边缘,但由于自己在人中养成的所谓个性,不能善用这个机会,拉他们一把。我感到很愧疚、沮丧,明白自己必须跨出这一步,为了那些生命,也为这是正法修炼对我的要求。

我终于开始尝试主动开口讲了。起初如喃喃自语一般,底气不足,内容也是东一句西一句的,有时自己也不明白到底想要说什么。不过对我来说,毕竟迈出了放下自我的重要一步。很快的,我摸索出讲些什么了,不但可以大声的自说自话了,也可以大声对着一群默默看着我的人讲真象,有人来就讲,人走了就收声,看到同乡讲家乡话,没有任何尴尬的感觉。一直在酒家门口负责带位的小姐,现在也会时不时给罗汉果让我润润喉。

现在无论发哪种资料,我都会主动告诉游客们:法轮功在海外受到欢迎,在国内却遭到迫害;迫害法轮功的官员在海外被起诉,作为中国人他们有权了解这些事实等等。针对一些想看而有顾虑的人士,我还会加上:在香港看是合法的。其实您在这边等,就可以看了,看完之后,还给我就行了。确实有很多人当即就讨去看了,看完之后,还给我,并说声谢谢。现在,自己也不会去执著具体用哪份资料了。这样,在一个问题上放下了自我,更多的生命得以了解真象,自己也从中得到了提高。

这个“自我”、“私”确实不易放下。最近,在日常的工作中我也明显的感到了自己强烈的私心。在公司里,除了特别紧急的事外,我习惯、喜欢将自己要做的事先做完,才去处理其它的事情,包括来自客户或同事的查询。因为我怕马上处理这些事会打乱自己一天的安排,却没有能站在客户与同事的立场,替他们考虑,我这样做是否会影响他们下一步的操作。这个私的问题在修炼中也有同样的反应,把自己放在第一位,有很强的求安逸之心,等等。我觉得自从在向大陆同胞派单一事上对自我有了个突破后,容量变大了,在同一个层面上的其他事情,也有了突破,对很多自己没有直接参与的事情都有了身在其中的责任感,自己也更接近一个大法粒子的状态。修炼中的这个突破也反应到了日常工作中。现在我会先处理客户的查询与同事要求的帮助。我发现,其实这样做并不会打乱自己的时间安排,很多时候反而会避免很多差错。原以为是在帮助别人,其实是帮了自己。

以前参加法会,也是仅抱着去听一听、去取经的想法,似乎从未主动想到怎样去为法会的圆满成功出份力,感觉这些事有人在操心,还轮不到自己,再说,自己也已经挺忙了。以前常听说法会稿件不够,也曾考虑过是否要写,但因为坐享其成的想法根本上还是没有改变,所以总觉得写不出什么。这次法会一度缺稿,我想既然自己有缘参加这次法会,那我就有义务与能力让它更圆满更成功,更何况这是我们本地举办的法会,责无旁贷,最终克服种种顾虑与困难,花了一天半,写了这篇心得。

在这段时间,我觉得坚持静心学法起到关键的作用。前一段时间,在明慧网上经常看到学员关于背法的体会,心觉自己实在差太远,决定要赶上来,于是也在几个月前开始“通背”《转法轮》。经常会碰到自己觉得怎么也背不下来的一些句子或段落,有时花很多时间才背了那么两段。虽然表面进程缓慢,但由于可以静心,主意识清醒,经常会有新的或者更深的感受。而且,阅读其他经文时,精神也越发集中,效率也提高很多。现在我背到第四讲,会继续背下去,也推荐大家背。

最后,我想引用师父《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讲法》中一段解法,结束今天的发言:

“问:慈悲是去掉情而产生的,那么威德是怎样修出来的?
师:你走好正法的这条路,修炼中你能够闯过你自己的束缚,能够放下你的执著,能够在正念中救度众生,你能够正念对待你所面临的一切,这就是威德。”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4香港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