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令我全家得益 江氏害我全家遭灾


【明慧网2004年5月8日】我想说说几年来学大法的好处和被迫害的经过。我先把没学法以前的我说给大家听听,没学法前我一身的病,因为生孩子做了三次手术。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心情也不好。家里四世同堂,天天吵架,家里的人都看不上我,丈夫和我总打仗,没人管,她们都恨我,我打又打不过,想不活了,摸电、上吊、喝卤水。有一次喝卤水,丈夫把我送到医院抢救过来了,我没有死成。从那天起我的身体就更糟了,瘦的我才70斤。公公恨我,他那天正好带着我的女儿(双胞胎)去赶集,碰到我们队的人告诉他说:“你儿媳妇喝药了。他说‘多给她灌点,让她死了算了’”。我听说以后气得不行。他还让丈夫和我离婚,有一次公公让我骂的大哭,从那以后我骂人出了名。就这样我在这四世同堂的家庭和病魔中,使我的精神不行了,像个疯子似的,白天还可以,到晚上就想走,丈夫只好把我的手和他的手绑在一起,我没有了活路。

正在这时,二姐来看我,二姐说你学大法多好,我说不学。二姐多次说我,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有个火球烧我,火球能说话,问“你学不学大法?”我说“不学。”火球就一直烧到我说学为止。我想去炼功点看看,三公里的路,我走了三个小时才到,就这样我开始学了法轮大法,走上了修炼之路。

我当时不识字,同修给我念我就听,我就恨自己不识字,我天天就捧着书一个字一个字的读。一天比一天读的好,我看完一遍书的时候,我才知道有病就消业,我就按师父说的“真、善、忍”去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就这样我把药全扔了,二个月以后我的病好多了,精神也好了,心情也好很多。这我才知道这是一本宝书,半年以后我的病全好了,多年的病魔使我不知没有病的滋味。我便始终坚持学法炼功,身体变好了,家庭也和睦了。

可是好景不长,99年7.20以后,打压迫害开始,警察到我家说不让学了,电视也说谎,我生气不看电视,电视说的是真的吗?我不信。过了几天,我就上北京,到北京找记者,可是我看不到记者,都是恶警,也不让人说话。他们看见象学大法的,就问,你说是,他们就往警车里拉。我看见一位六十多岁的大法弟子,被天安门的警察连踢带打往警车里拉。当时我想没有说理的地方,我就从北京回来了。恶警刘国军、杨大军他们几天一趟,到我家骚扰,还把我的宝书给拿走了。

我的买卖非常好。别人对我不好的时候,我就给他们讲善,别人骂我的时候,我就想起来师尊说要忍,我就是这样按”真善忍“去做的。我记得有一次同行的人看我买卖非常的好,他们就骂我,可是我想起师父说要忍,我没有和他们吵。他不在的时候,我还帮他卖货,就这样把他们感动了,还帮助我拉车。从那以后市场的人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大法的,都说我是好人。

我以前骂公公和奶奶,从学大法以后从来不骂他们,也不恨他们了,我现在回家的时候奶奶都哭着送我上车,我记得爷爷公临去世之前说:你要好好学你的大法。

可是江××一伙流氓集团非法镇压法轮功,利用电视,广播,对广大众生進行诬蔑宣传,利用各种手段打压。2003年7月20日之前一拉溪派出所所长、党委周书记到吉林市骚扰我,让我写悔过书和保证,我不写,他们就把我房主找来,不让他们租我房子住,还要把我从市场赶出去。那我也没写。他们把我交给了长春路派出所和街道,我只好停止营业,因为一个四口人吃饭都成问题,只好又开始营业,长春路派出所又来找我,我跟他们说,我们炼功人,身体健康,尽做好事,有什么错,我们户口不在,用不着你们管,我只好又给一拉溪的周书记打电话,告诉周书记,你迫害我们,不让我做买卖,我就领着我的两个女儿和一位八十高龄的老奶奶到你们家去吃饭,从那以后他们就再也没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