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容整体,归正自己,走好今后的路(下)

与朝阳同修交流


【明慧网2004年5月9日】三、圆容整体,归正自己,走好今后的路

朝阳大法弟子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同修被绑架固然有其客观原因和个人因素,但与我们朝阳每一个同修、与我们整体的漏和正的力量不强密不可分。

师父讲过特务在正的场中只有两种选择的法,一种是被正的场所同化,一种是赶快跑掉。为什么我们的场不能抑制、清除邪恶,反而令邪恶很猖獗、随意抓捕我们的同修呢?他们的工作很显眼、也很特殊,是邪恶重点打击的对象,迫害他们不就是冲着我们整体来的吗?冲着我们更大范围、更深层面清除邪恶、救度众生这件最伟大的事来的吗?我们整体的漏、不正与每个人都是相关联的,同修的被绑架我们都是有责任的,每个人在这整体不正、偏离法的过程中,可能都有意无意的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我们是法中的生命,维护大法、圆容整体、救度众生是我们神圣的使命,向内找是我们在法中归正、纯净,走好今后正法之路的法宝。我们的漏到底是什么?它又是怎么形成的呢?许多同修思考过、也交流过,这里我也谈谈我个人的看法,与同修切磋。

朝阳的正法工作一直很稳定,自从师父评注了朝阳同修写的《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文章后,朝阳的正法工作进入了崭新的阶段,同修信心足了、正念强了,有的拿起了笔,有的深入邪恶之地搜集信息,有的开始寻找没有走出来的同修,有的积极参与法会的交流,有的集体配合讲真象、形成了一个个小的整体,正的力量上扬、强大;真象传单、小册子、不干胶、条幅大量出现在乡村、市区,世人争相传看、议论,大量众生得到救度;针对迫害法轮功最活跃份子的揭露、曝光,更是使恶人闻风丧胆,另外空间的邪恶得到大量的清除;特别是我们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成功的营救了同修,看到了法的威力、整体配合的巨大效应,更是使我们信心大增,正法形势一片大好,越来越宽松。但不正的因素也随之出现,欢喜心、显示心、类似拿着大法书在街上不怕汽车撞的心在滋生、膨胀。

在这过程中,我们探讨了当地真象材料用不用真名实姓的问题,有了争议,也出现了一些小的矛盾,毕竟同修的心性、执著和法理认识不同,有的认为应该考虑在家同修的安全、理智一些;有的竭力主张用真名,认为这样真象材料才能更真实、更能达到救度众生的目地,甚至有的人认为不这样做是有怕心造成的,过分突出这一形式在正法的作用,突显自己的苗头已经出现。证实法、救度众生是我们讲真象的基点和目地,用不用不是问题的关键,达到目地就行,用不用也不是强为的,靠强拉硬拽、鼓励是行不通的,用不用也不是简单的怕不怕的问题,毕竟在邪恶的迫害中还存在一个理智、安全的问题。

在揭露最邪恶之徒的过程中,协调不畅,有的认为不能这样做,有的认为材料不真实、应该重做,有的不让以自己的真名做材料,有的认为材料只揭露不救度,出现了较大的争执和矛盾,同修各自不同的执著被黑手利用、放大,制造混乱,借以保护最可利用的最邪恶之徒。致使这项工作做了停、停了做,不彻底,让邪恶钻了空子,给了邪恶苟延残喘、反扑的机会。这不能不说是我们的教训,强调自我、维护自我,不在法上圆容整体,给我们救度众生的大事带来了损失。以法为大,放下自我,协调一致,才能真正做好证实法的工作。

法会在揭露当地邪恶、救度众生中的巨大作用是有目共睹的,他开创了同修交流、共同精进、共同提高的机会;他使那些还未走出来的同修看到了巨大的差距,开始参与正法,走出人来;有的同修就是在法会交流的巨大鼓舞下精進起来的,认识到自己也应该积极参与到揭露当地邪恶的正法洪流中去,拿起了笔或积极提供恶人信息;一个个学法小组和法中整体的形成无不与法会的召开密切相关。法会是师父给大法弟子及后人修炼留下的重要修炼形式,我们在为后人开创,当然要圆容师父的这一要求。但法会应该是严肃的、殊胜的,那是展现法的庄严、神圣的时刻,应该是一片净土啊。我们的法会遍地开花,是大好事,对召开法会地区的同修来说是一次难得相聚的机会,最多不过一两次,不多,不过分,但对经常参加的协调人来说却是太频繁了,有点疲于应付,一周一次、两次在一段时间里那是经常有的事。她们的事很多,学法的时间很少,有时学了也不入心,法会开多了也不愿去,但又没办法。她们的经常参与固然有她们自己的原因,但与法会的组织者不无关系,有的法会指名要某某参加,好象没有她的参与这法会就开不了,不能进行。同修的崇拜心理、名人效应、好奇、好事之心,使法会已经变得不那么纯正了、严肃了,更何况法会是心得交流会,谈的都应该是自己内心所悟所得,是同修心性和对不同层次法理认识的真实体现,经常参加就使协调人的发言变得干瘪,老生常谈,有时就演变为领导讲话、安排工作,自我的东西、一些不好的心、不正的做法就通过法会在广大同修中不知不觉散播开来,整体的漏、不正也就慢慢的越来越大,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同修开始接二连三的出事。

大约是从2004年的2月开始,一直到4月这次大抓捕期间,同修出事没有停止过,大概共有近30位同修吧。一开始出事的都是撒材料的同修,而且还很有共性,有的在派出所跟前被抓,有的在看守所附近被抓,有的亲自到派出所送信被扣押,有的挂上法轮功的牌子大白天去发真象;后来,到外地建资料点的车被半路拦截,只有司机同修后来被抓,其他同修机智走脱,但设备及相关物品损失,总结原因是被邪恶跟踪所致,而未深刻的去分析这背后的真正原因和巨大的漏在哪,因为这次迫害已经涉及到了我们的技术人员和资料点,错失了扭转不利局面、避免更大迫害出现的大好时机;4月2日,悲剧发生了,几个主要协调人几乎同时被捕,一个资料点被破坏,有形无形的损失是巨大的。

从事件发展的过程,我们可以看到迫害是步步升级的,漏是在不断扩大的,有的同修看到了这种现象但无能为力,有的同修向协调人提出了中肯的建议但未引起重视,更有许多人是麻木的。我们是否能避免这样的事发生?出现了迫害,能否在正法中及时归正,扭转不利、被动的局面?一次次的出事、教训,为什么我们总是表现的很麻木、很被动,束手无策,眼看着这失了控的车快速下滑?我们就不能力挽狂澜、正一切不正的、有所为吗?我们能证实大法的慈悲、美好和纯正,也能证实大法的威严,为什么我们在证实大法的圆容不破和自动修补能力方面,显得这么力不从心,无可奈何呢?事出了,有的躲起来了,有的在埋怨、指责,有的不负责任的在散布小道消息、起惑乱作用,有的在观望,有的在发正念、主动搜集邪恶信息。这方面的认识应该清醒了、法理应该明白了,我不属于我自己,我属于大法,我属于整体,从自身做起生起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黑手、烂鬼的一切干扰和迫害,一个同修这样想了、两个同修、更多的同修都这样想了、这样做了,我们地区正的场不就强大起来了吗?不利的局面不就迅速扭转过来了吗?邪恶还有存在的空间吗?“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一正压百邪”,是师父讲的法。我们还可以开小型的法会交流,还可以发真象资料、揭露邪恶,有能力的同修还可以写反思的文章或编一些有针对性的切磋文章,提高同修的认识,快速形成强有力的法中整体,变被动为主动,正一切不正的。

正法与修炼是严肃的,要每一步都走正,我们的路也是很窄的,加入任何一颗人心都是极其危险的,也是极端不负责任的。强调正念正行是对的,但利用正念正行的外衣证明自己做得好、悟得高、凸显自己则是错误的,甚至可以说是不敬师不敬法的严重表现;强调利用各种方式证实法、救度众生是对的,但对某一种方式过分看重、甚至达到不这样做都不行的程度,则是标榜自我的强大执著;强调走正自己的正法之路是对的,但不把师父的选择、正法的需要放在第一位,不圆容整体、与同修协调配合,过分强调我的选择、我的路则是以我为基点的个人修炼,是自私的,也是符合旧势力的邪恶安排的;强调最大程度发挥自身的特长、能力证实法、救度众生是对的,但把这种来自师、来自大法的能力、智慧有意无意看作个人的才华,有了成就感、有了显示的资本,不能包容,则是窃法行为。旧宇宙生命构成的“基本因素”是自私的、为我的,在我们助师正法的过程中会以不同的方式、不同的程度表现出来,如果不在法上认清它、抓住它、解体它,就是证实自我而不是证实法。基点的偏移,自我的膨胀,分不清真我、假我,滋养、放纵,是对法、对众生、对整体、对自己的极端不负责任,辜负了师父对我们的选择和慈悲苦度。

情为何物?把人拴在人世间的羁绊和能让人下地狱的迷魂药也。对大法弟子而言,大法无所不能,当然能使我们走过情的迷乱和陷阱,但有多少大法学员却在这方面想当然的把道德极度下滑后的常人社会的标准作为自己的尺度,让邪恶钻了空子,加重了自身的迫害,给正法带来了不利的影响。我们在给未来奠定基础,在开创未来人的生存方式,我们男女同修要站在正法的基点、以纯净的心态,走出一条纯正的正法之路,证实大法的伟大,树立大法的威德。

师父在讲法中一再说我们成熟了、理智了、清醒了,我认为一方面这是对我们的肯定,另一面也是对我们的希望和要求,我们真的应该是这样了啊。

朝阳大法弟子一定会以自己强大的正念和良好的表现,向伟大的师尊交上一份圆满的答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