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近期残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4年5月9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为迫害法轮功,成立了严管中队,着重对新入狱的大法弟子下手。劳教所现在高分招犯人,看管大法弟子,每天早6点码到10点,具体情况不详。主管人是肖林、吕晶华,这两人的老婆充当迫害大法弟子的急先锋。迫害大法弟子的酷刑不断增加。

下面是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近期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事实。

2004年3月2日,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一监区的37 名大法弟子坚决反对佩带犯人胸卡之事,因为自己无罪,是被非法关押,被副监区长夏凤英强行带回监舍进行严管,施以体罚。在几平米的小屋内码坐了37 名大法弟子,个个腿不能动、话不能说、一个挤一个坐都很难坐下,然后让7名至8名刑事犯进行看管,一天早6点至晚8:45分只两次让上厕所。恶徒们的语言之恶毒、言辞之下流,不堪入耳。

3月9日早上吃完早饭(粥、馒头),9点多钟,相继有几个大法弟子要求上厕所,刑事犯不允许,让她们报告狱警,她们不去。最后大法弟子齐声背法,这时刑事犯去告诉警察、并没有提我们上厕所之事,只说我们又闹事了,这时狱警孙剑进屋不问青红皂白就打了王丽萍(56岁)、谢亚芹(51岁)大法弟子三个大嘴巴。当时大法弟子都站起来理论,但恶警已经失去理智,有大法弟子提出说现在不是人性化管理、人情化管理吗?我们现在要求方便这是正常权利,你再管也不应该不让我们上厕所呀?

可恶警却说,人性化、人情化管理不是对你们,是对刑事犯。这时法轮功学员范国霞站起来和恶警说理。恶警说你不是犯人为什么还穿囚服、有能耐你脱呀?脱呀?脱?用手一下一下往范国霞身上点。这时范国霞就把衣服脱了。恶警又要把范国霞拽出去行恶,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们都不允许。后来恶警让记名,学员们怕范国霞受迫害就都把劳改服脱了。这时大队长崔红梅、夏凤英回监舍说是要找学员代表谈话,但实际上把车间刑事犯弄回来了有30多人吧,把学员们强行拽开、强行穿衣服带胸卡。有的大法弟子因事情没解决坚决不穿,被用绳子的、铐子的背铐床下坐在地上一夜没睡。

第三天,大队长又用这些犯人给大法弟子上大挂,两个胳膊背铐到上铺床栏上,有的大个的脚尖能着点地,小个的根本挨不着地,其手段之狠毒。大法弟子一个个地被吊昏过去,一个个地呕吐,一天一夜之中昏迷无数次。

与此同时,被非法关押在八监区的大法弟子由于炼功被用狗连裆式的铐法铐在走廊地上6天5夜不让睡觉。其间白天黑夜都不让睡觉。恶徒们有扒眼皮的,有敲盆的。七监区大法弟子因炼功有人被打得一会抽一会昏迷,种种种种迫害在每个监区都有发生。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很想炼功,可是我们刚往起一坐就被铐上了、非打即骂、无休止地迫害。

3月1日,八监区15名大法弟子脱去衣服,刘丽萍、丁玉、张树哲被连拖带拉非法关进小号,剩下的12人双手被绑坐在地上,一天24小时不许睡觉、被刑事犯轮班严管,并且封锁消息,监区长张春华对刑事犯说:“谁跟法轮功说话就撕烂你们的臭嘴。明白真相的刑事犯都不愿按照狱警的安排看管法轮功学员,可狱警却说谁不看就扣谁三个月的分,并利用给高分等手段利诱刑事犯。

3月4日又有3名大法弟子脱去囚服。4日住在四楼的18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对脱去囚服的大法弟子的迫害。监狱口口声声体现人性化,各监区仍在歧视、迫害大法弟子,狱长徐龙江、刘志强有责任。

被非法关押在七监区的沈景娥因炼功被监区长康亚针、吴雪松等5、6个狱警殴打。恶徒康亚针用拳头打沈景娥的头部、吴雪松用皮鞋踢她的乳房和胳膊等处,前胸和胳膊都被踢青。沈景娥没炼功前是乳腺癌,淋巴癌扩散,经天津、牡丹江等各大医院确诊,已经没有医疗价值了,在绝望中炼了法轮大法救了她。2003年4月份沈景娥因炼功被副监区长崔艳殴打,然后被吊到床上,之后眼睛经常看不到东西,全身疼痛,满地打滚。当时被打得尿裤子,现在又全身疼痛,脑子里面抽,抽的嘴歪、脸也变形,抽时那种痛苦、惨叫的声音,惨不忍睹。

现在监区长和其他狱警都不承认是它们打沈景娥。因大法弟子多次找她们提出解决这个问题,有的绝食抗议,监区长康亚针、副监区长崔艳把沈景娥叫到办公室,进办公室后康亚针就又开始打沈景娥,特意找茬说炼功就打你,打得沈景娥回屋又开始抽。狱警们为了推责任,女监医院说沈景娥不是癌症,大法弟子不管身体有什么病,只要送到女监她们都收。

在这种邪恶的场中,大法弟子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承受着残酷的迫害。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聚集了几千名刑事犯,狱警在后面指使或威逼刑事犯打骂、侮辱、铐、用刑对大法弟子犯罪。对绝食的大法弟子,恶徒们把皮管全部插到胃里,管子在胃里扎胃、烧胃,使人呼吸非常困难,然后把人扔到都是水的水房里。

以上是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大法的片段,更详细的情况不得而知,因为劳教所封锁了消息。大法弟子在劳教所随时面临迫害,希望家人亲属都到监狱声讨要求见面、了解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