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真象中修炼自己


【明慧网2004年6月1日】在大法受到迫害的几年中,我虽然文化不高,但我始终坚持发材料或面对面等形式讲真象,几年下来我在法上的认识提高了,心态越来越稳了,讲真象的效果也越来越好。

记得过去发真象资料时,由于在法上认识不高,怕心导致心态不稳,曾经出现过问题。如有一次,我把30份传单放到腰里扎一圈,走到马路上,马路很平,不知怎的就摔了一跤,连皮带也摔断了,当时庆幸是晚上没人看见。又一次摔的爬不起来了,过路的把我拉起来的,回家腿痛了好几个月。在这期间我加强了学法,找到自己的很多不足。如:不真正明确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到底是干什么的,做事的基点是围绕自己,因此抱着完成任务的干事心、怕心、求心等常人心,当然不会很好的胜任救度众生这么神圣的使命。

师父说:“大家要清楚讲清真象对大法弟子太重要了。你不只是个人修炼问题。你个人的修炼是在救度着你自己所代表的庞大天体中的生命。你在讲清真象中,你在救度着更多的甚至更大的其它的庞大天体与那天体中的生命,因为这是大法和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北美巡回讲法》)

当我把救度众生摆在了第一位,心态纯正了以后,讲真象就变得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现在见人就找机会讲真象。见到老熟人先问身体好吗,对方往往就说自己有什么病,然后夸奖我身体好。我就借机引到讲真象的话题上,告诉他(她)“法轮功”不但让人做好人,还在祛病健身上有奇效,接着讲“天安门自焚案”真象,告诉他们我的师父曾说:“我只是教人向善,同时无条件的帮助人解除疾病,使人达到更高的思想境界。我不收任何金钱与物质报酬。对社会对人民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普遍使人心向善、道德高尚。”(《我的一点感想》)我还告诉他们我师父根本不参与政治,就是“四处传法,四海为家”(《解梅花诗后三段》)。电视里完全是造谣,是迫害。很多人听完真象后说,现在从上到下都在说瞎话,不干正事,为什么不把大贪官都挖出来?专整好人。有的对我说:你小心点,在中国做个好人真难。

还有的对我说:你们不去中南海就好了。我就把天津抓人、打人的过程讲给他们,然后用师父说的“他们没有口号、没有标语、没有不好的行为,更没有反对政府,只是想向政府反映一下情况,有何不可?请问有这么老实的示威者吗?”(《我的一点感想》)给他们讲“425真象”。他们说你这样讲我们就明白了。

最近我的腿又痛了,影响到打坐、走路。常人心又出来了,不愿出门了,怕熟人说“你炼法轮功的怎么还腿痛?”越怕越痛。一天同修来电话,让我马上过去。当时怕心出来了,但又转念想不行,大法的事最重要,师父说:“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目前只要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表现出的不正常而且持续干扰的,一定是黑手干的,消除中一定彻底解体它们。”(《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

到了同修家,把事情做完后,同修帮助我发正念,铲除黑手、烂鬼,回家后我又增加了发正念的次数,第二天腿就不痛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