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头撞玻璃,车伤人不伤


【明慧网2004年6月1日】2004年5月27日下午6时多,我们送完货回公司途中。同事驾驶着深蓝色菲亚特小汽车,我坐在前排右座。车行至白俄罗斯火车站附近,正往公路桥上行驶,前面一辆银白色的尼桑小汽车突然急刹车,同事也马上踩了脚刹,但为时已晚,不偏不倚,菲亚特车“砰!”的一下就正撞在尼桑车的尾部。漂亮崭新的尼桑车的后保险杠撞瘪了,后备箱也关不严了。按照交通规则,完全属于我方的责任。

我们和尼桑车司机商量,是否不必叫交通警,同事愿意赔偿对方的全部经济损失。尼桑车司机是一位俄罗斯姑娘,她坚持一定要叫交通警,我们只好耐心等待。过了一会,她的丈夫来了。又过了好一会,交通警也开着车来了,他用皮尺丈量了各种尺寸,在纸上画了现场草图。然后他要求我们双方的车跟着他的车开到一个街口,三辆车都停在斑马纹三角区内。双方又都填写了事故现场调查表,等候处理。我们猜想,这一下不知要讹我们多少钱。

车急刹时,我的额头“砰!”的一下就碰在车前挡风玻璃上,因为不大痛,我根本就没有在意。后来才发现,挡风玻璃被撞出约碗口大的伤痕,裂纹从中心向四周呈放射状。中心的外部已经破裂,但中心的内部并未穿透。好险哪!我摸了额头,一点也不痛。回家后照过镜子,不红不青不肿,皮也没有破。难道我的额头比钢化玻璃还厉害?这好像不太可能吧。

我想在事故发生的一刹那,若是没有师父的保护,我一定是头破血流了。作为常人肯定就是那样的,因为我是法轮功学员,师父就为我化解了那生生世世结下的渊怨,善解了那些向我讨债的冤家、债主、煞星,消去了我以前欠下的很多很大的业力,甚至还了命。因为我愿意修炼,师父就保护着我的生命。

对方曾经为尼桑车投了全面保险,只要求我们填好保险单,没有要一个卢布。交通警也没向我们要钱。最后仅罚款200卢布(约7美元)了结此案。同事抓了一把白脱奶糖送给那位姑娘。我们在现今人人为钱的社会中,竟遇上这样善良的小两口,和这样正直厚道的交通警。我们也很有缘,以这样的方式结缘。我将大法的报纸、传单和书签各一份分别送给交通警和那位姑娘了。临告别时,那个小伙子和我们一一握手说:“再见!”就像老朋友一样。为了交通事故,有的人吵架,有的人打架,有的人甚至恨不得动刀子。我们不吵不闹,不争不骂,客观、公正、善良、友好的,心平气和的解决了这个难题。

如果同事换了新的挡风玻璃,我很想把那块旧的挡风玻璃留作纪念。那上边有我的额头撞出的印记,那是师父呵护大法学员的见证。

慈悲可以化解一切渊怨,包括钢铁,包括钢化玻璃,包括那些暂时还冥顽不化的石头般的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