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德市牛圈子沟镇派出所恶警对我的绑架和毒打


【明慧网2001年12月27日】2001年8月21日晚,我带着刚印完的大法真相资料回家,到家门口时发现门口有人,这时过来一人说“看看她兜里有什么”,没有一个人出示任何证件,也没有一个人着装。这时过来一人抢过我的兜子,一看里面是真相资料,不由分说,三个人将我拖下楼,塞进车里。这时我才发现,有十来个人将我家包围了,上车后一人问我资料哪来的,我未回答,他顺手打了我一记大耳光,又踹了我两脚。

到了牛圈子沟派出所暴徒将我铐在暖气上继续问我资料来源,我不说。一个人过来打了我一记大耳光,当时我就口吐鲜血,其中一个女干警拿来一块卫生纸,让我擦了擦嘴,说了一句“哎啊,哪出血了?”然后将地上的血擦干净了。为了掩人耳目,打我的人将手铐从暖气管子上打开,将我拽到一个套间里,关上门,拳打脚踢,见还问不出来什么,就用电棍电我的胳膊,脖子,脚等处,嘴里一直骂着难以入耳的脏话。打一阵后,又进来三四个人,他们将我围在中间,轮番打,这个打过来,那个打过去,打到谁身边谁打,其中一人不知从哪拿来一只鞋用鞋底猛打我的头部,一个人拿起一根一米多长的杆打我。我嘴内有异味,想吐,他们不让,说:“吐了就让你舔了。”见我还不说资料来源,就将我双手反铐到椅子上,脱下我的鞋用塑料袋装走,说是让警犬去找资料的地方。

我光脚被反铐坐在椅子上,他们几个人仍轮番打我,电我,并用长杆边打边戳我的嘴,后来又将地上泼上凉水,我的脚放在水里,用电棍电,打我的踝骨,脚背等处。其中一人将电线外的胶皮抽掉后,用里边的铝线扎我。期间一个恶警边打边邪恶地说:“你们不是修真善忍吗?你这就是练忍。你们还讲什么善恶有报,我不怕下地狱,今天我就打你了,看我能不能下地狱。”就这样,这三四个小伙子将我这五十岁的老人从夜间11点打到第二天早上10点,后将我送到看守所。期间双桥区国保大队有人轮流进屋看看,没有任何人制止。我遍体鳞伤,浑身呈黑紫色,到看守所时收押干警见我伤势太重,不得不在登记时写上了左臂有外伤的记录(当时我穿着半袖,露在外面的胳膊伤痕明显,身上有血)并问我有没有伤到骨头。其中一个干警说:“怎么打成这样?炼功去吧,炼功就好了。”我进到监室里,同室的人见我衣服上都是血,让我脱下来洗一洗,脱衣服发现浑身外伤严重,十分吃惊。我浑身疼痛,躺在床上不敢动,翻身都是一点点蹭着翻。一个月后,身上的青肿才消。现在我已被非法拘押近两个月了,我身上还有痕迹,右手大拇指是麻的,左脚脚背上还有一块是疼的。三四天后,双桥分局国保大队来非法提审帮我印资料的人(狗顺着气味找到了她家)她对警察说:“你们将她打得浑身是伤。”警察赶紧向她摆手说“别说,别说!”

我没做坏事,我只是向世人,向政府说句真心话,告诉人们“法轮大法是正法”,希望世人明白真相,不受造谣宣传的迷惑,为其将来拥有美好的未来奠定基础。作为国家执法人员,竟对百姓施暴。打人犯法,司法公正何在?一边是大法弟子们以大善大忍之心告诉世人一个天理,一边是打着人民卫士的幌子在以残酷的手段毒打折磨善良人民,谁正谁邪,不是很明白了吗?如果他们真的心中无愧,为什么不给大法弟子们一点讲话的机会呢?世人啊,清醒吧!历史的抉择就在面前,何去何从都由自己选择。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2/173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