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检察院讲真象

【明慧网2004年6月14日】

到检察院讲真象

我和两名同修到检察院讲真象,因与检察院内的人有亲属关系,讲真象也容易放得开,两名同修发正念,我讲受迫害的过程。我讲在劳教所,我的胳膊被打断,身上被电棍电焦的伤痕,把我被折磨的象骷髅似的像片给他们看,问他们告状是怎么个程序,给指点一下。这时有几名干警進屋,我意识到这是来听真象的,把已装兜的照片又拿出来,同修发正念;又来了好几个人,我开始讲在劳教所被迫害的经过,向他们讲真象;这时亲戚说:可以到长春市检察院狱警科上告,这是重伤害,得给经济赔偿,打你的干警应判3年以上,10年以下,你这案子一告就赢,说长春市检察院和朝阳检察院要争着处理这个案子。

我说,抓我的干警,我内弟和他过去是一个厂子的,请他们吃饭,他们借此敲诈我家一万多元,这事归谁管?亲属听后,把对面屋的同事叫过来,问他怎么办。那人说,正找这类案子,找不到,便把我叫到他办公室,问我具体情况。我告诉他:具体情况我不是太清楚,听我爱人说为我办事花费一万多元,要不,就判我7、8年,送去监狱,交了钱后判了我两年劳教。我跟爱人说:钱被诈去了,我被劳教了,抓咱们大头,我要告他。我爱人不同意,怕受牵连,怕失去工作。我要告劳教所狱警,她都怕受牵连。那个人对我说:你回去,动员你爱人来报案。

通过这事我悟到,这是天象变化所带来的好结果,同时也体会到难行能行的法理。我提一个问题请同修悟一悟:为什么到天安门证实大法不怕抓,而我们受虐待,为什么不敢告他们呢?他们把我们打伤,折磨致死,残酷虐待我们,敲诈我们钱财,我们应该堂堂正正找他们说理上告。老师讲,当法律逐步完善时,他们不得承担责任吗?受迫害过的大法弟子,就应该用法律来反迫害。

办完事正好中午,他们要到饭店去吃饭,同修说这回他们可有话题谈了,我说这事要在本地,他们马上能有行动,好象下来新文件,要整顿虐待被管教人员的事。

保外就医的同修,出来后立刻到医院检查身体,拿着证据去告劳教所的恶警虐待罪。建议大陆大法弟子,都堂堂正正的用法律来保护我们的基本人权,用法律来制止恶人迫害好人;在法律界讲真象,救度众生。

到司法界、法律界、律师界讲真象的一点体会

一位同修说:我要到律师界去讲真象,顺便问一下在监狱被虐待、打伤、打残的事,他们(恶警)这样违不违法。我一听:太好了,行。

当时我就觉得同修悟性好。然后同修又说,他去讲真象,要是有同修陪着发正念就好了。我也觉得是这样,但是由于我自己有怕心却无动于衷,好象不关我的事,很麻木。这样我们谈了一会儿,同修走了,我也走了。刚走几步,我忽然想到:同修说得对,我也觉得对,那么我为什么不去配合呢?师父说过:“这些事情都应该有大法弟子宽容、善良、祥和的表现,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那么我把自己当做大法中的一粒子了吗?由于我有怕心,我就把自己置身于整体之外吗?我是大法弟子,而且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怎么能被这些败坏了的因素所左右哪,我怎么能被这些旧势力的黑手钻空子那。我不承认它,不允许它钻我执著心的空子,全盘否定。当我悟到了这些,我也走到家了,我想给他打电话,可是转念又不想打了,于是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悟到了,师父看我悟到了能让他再来找我的。第二天一早,又一同修给我打电话说,你昨晚打电话了吗?我说没有,同修说,你不用打了,他又来了,因我跟这同修说过我悟到了我应该配合他的事。

我俩又见了面,于是我俩去了律师所,同修讲我发正念。当时我感觉那地方挺邪的,这也是因我还有怕心的原因。同修讲完了,律师说:你这事暂时没法说。我们离开了第一个律师所,出了律师楼门口,我的心轻松了点,正念更强了。于是我们又到了第二个律师所,到了之后感觉这个律师所比第一个好多了。他们非常客气,静静的听,还说一些打抱不平的话,还说这案子是刑事加民事,可以告,还对同修说:关您的劳教所应给予经济赔偿,打人的管教应负刑事责任。最后,律师说:这事你们得去长春告他们。

第二天,我们又去了第三个律师所讲真象,揭露邪恶,还是同修讲我发正念,有时也配合他讲,效果也很好。律师说:太残忍了,可以告他虐待罪;也是说,这案子是刑事加民事。我们又到第四个律师所,还是同修讲我发正念。一开始,律师很麻木,后来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启发律师的正念,让他在法中做出最正的选择。当时我流泪了,律师也看到了,他们不麻木了,由静静的听到后来的同情,并告诉我们怎么打这官司,又说:你们要是在这打的话得花很多钱,你们到法律援助中心去问一问,那里打官司免费,专门照顾老弱病残,还有经济困难的,那里是民政给拨钱,如不行你们再回来。

又过一天,我们又去了法律援助中心,到那里我们问被打一事,给律师讲真象,同修说胳膊被打断了,并给她看身体被折磨后的相片,律师说:太不象话了!同修又说了一些在劳教所法轮功学员怎么受迫害的事,律师说:他们这是犯虐待罪,要负法律责任的!律师说:你们这案子能赢,但是得要有毅力,不过你们不符合我们要援助的对象。走后,我们又去了市工会,進了工会大门,给我的感受这里很邪恶,我们一边往里走,我就觉得一股黑气向我压过来,压得我不让我往前走,就感觉让我退回去,我发出强大的正念,铲除阻碍我正法讲真象的一切邪恶,一切阻碍我的邪恶因素、旧势力的黑手全都在我的强大正念中灭掉,我就是要到你的老巢来灭你,一边走一边发正念,到了接待的房间还是同修讲我发正念。最后他们说:你这事我们管不了,你找政法委、610吧。我们又去了政法委,在政法委门口发了一会儿正念。

又过了两天,我们又去了市检察院讲真象,效果也很好。通过这几天向司法界、律师界讲真象,我悟到“难行能行”的法理,也体会到了层层突破自我束缚的感受,在突破自身束缚的过程中救度了更多的众生;同时把真象讲到司法界、法律界、律师界。我们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让全中国的人民都了解真象,让邪恶无处躲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