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大法弟子史月琴被迫害致死真象

安宁医院医生:劳教所说你有精神病你就有精神病


【明慧网2004年6月15日】史月琴,女,海南省文昌市人,30多岁,原海南省粮食局职工。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由于她被海南省精神病院注射了大量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回家后表现出行为有些失常,并终于在2003年3月6日早上跳楼身亡。

1997年,史月琴因身体不好而炼法轮功,炼功后身体全好了。更为神奇的是,当她看完《转法轮》后,可以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在打坐、炼功时闭上眼睛照样也能看到。她坚信《转法轮》里说的都是真的,于是开始坚修大法,并经常到海口公园炼功点去背法。曾多次完整的背诵过《转法轮》。

1999年7月20日以后,史月琴本着对大法的坚定信念,多次到省政府上访讲真话,曾被非法关押在海甸拘留所,公安也多次非法去她家抄家。1999年9月12日,公安又去她家抄家抓人,将史月琴抓到公安局连续审讯三天三夜,拳打脚踢,钢筋打,单手吊,无所不用其极。史月琴虽然被打得遍体伤痕还是说法轮大法好。公安后来把史月琴非法关押在秀英第一看守所,直到2000年元旦才放回来。

出来后不久,史月琴第一次上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被抓后,被非法关押几个月后又放出来。不久,史月琴第二次上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被抓后,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段时间后被送到海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

史月琴在海南省女子劳教所遭到非人折磨,恶徒连续几天几夜不让她睡觉,加上邪恶之徒的威逼、利诱和欺世谎言,史月琴被迫违心的写了所谓的“三书”。几天后她声明所写的东西全部作废,劳教所又重新开始日夜不停的对她進行洗脑,逼她重写“三书”。写完后她感到非常难受。这时,她的天目又开了,她又看到了另外空间生命存在的形式,她重新鼓起了继续修炼的勇气。

有一次她对别人讲“还要证法”。被别人告到管教那里,当天晚上管教就叫她去问话,问她是否说过“还要证法”的话,她说:“就是要证法”。第二天早上,管教就叫她收拾东西骗她出所。结果把她送到了海南省精神病医院——安宁医院。

在精神病医院,医生把她当作精神病来对待。她曾对朋友讲:“医院对我什么恶劣手段都用过了,讲出来你们听了都会害怕的。”刚开始迫害时,她不肯打针,她说自己只是炼法轮功的,不是精神病。医生说:“劳教所说你有精神病你就有精神病。”

那药水都是黑色的,她就是不让他们打针,结果医生把她的手脚固定绑在床上强行打针,一直把她绑在床上连续几天几夜(时间不详),连厕所都不给上,屎尿都拉在裤裆里。史月琴被迫害成这样,医生还恬不知耻的说:“宁愿泡屎尿都不愿打针,不是精神病是什么?”就这样,史月琴作为一个正常人被强行打针、灌药,按精神病来对待迫害了一个月,给她肉体上和精神上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史月琴虽然身在难中,还是坚持每天给病人洗碗、打扫房间、洗厕所等,并主动跟医生和护士沟通、讲真象。其实医护人员从临床经验中很清楚的知道史月琴并没有精神病,所以史月琴在安宁医院被强行所谓“治疗”一个多月后,医院终于打电话给劳教所,叫劳教所来接人,付医疗费。劳教所没有去医院接人,而是让安宁医院打电话叫史月琴的姐姐去接,并由史月琴的姐姐付了3800多元钱。(准确数字不详)。

史月琴回家后,失去了工作。原来,在她被非法关押期间,其所在单位省粮食局竟无理让她下岗了。自1999年7月20日以后,公安因史月琴炼法轮功而多次去她家抄家,并对她非法审讯、关押、实施酷刑等,搞得她丈夫和只有七、八岁的儿子提心吊胆,不得安宁。由于她被海南省精神病院注射了大量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回家后表现出行为有些失常,终于在2003年3月6日早上跳楼身亡。

这是江泽民邪恶政府打击信仰自由,将无辜百姓迫害得家破人亡的又一铁证。史月琴的死是邪恶一伙在精神病院里干下的勾当直接造成的,海南省精神病院的那些禽兽“医生”应该受到道义的谴责和法律的严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