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劳教所非法奴役内幕


【明慧网2004年6月15日】我是工作在监狱大墙内的大法弟子,多年来面对狱内现实,看到了太多的不人道行为,看了明慧周刊118期关于中国劳教所强制生产奴工产品的调查报告后,我也要将大墙内一部分见闻公布于众。

一些贪利业户们,为了寻求廉价劳动力,降低支出,到监狱门口与狱内各队联系劳动力合作项目的比比皆是。同时狱内各队也派出人员到各大市场以低廉劳动力价格联系业务。你能想像吗?从针织、缝纫到儿童玩具,从市场上五光十色的时装、毛衣(有的确实是出口的,如有几年狱中犯人们用粗棒针织的各种花色的休闲毛衣,据说是出口韩国和日本。因那是狱内秘密,究竟出口哪里不让一般人知道)到饮服行业用的牙签,还有爱美女士们化妆用的小棉签的梳理分装都出自犯人之手。狱中的条件很差,尤其老残队。那里的犯人有的是病人,有的甚至是乙肝健康带毒者。而经这些犯人的手分装或制作的生活小用品,已经分散到世界各地。

犯人的条件太差。犯人的劳动时间不能用八小时计算,犯人们从早上六点半起床(冬夏全是),一直在车间里干活到夜间九点(中间三顿饭在车间匆匆吃完,继续干活)。这是正常的作息时间,而九点后加班在狱中是司空见惯。在整个监狱的各个车间里每一天都有一部分车间的灯亮到九点以后,甚至半夜。我就亲自参加过犯人通宵加班的过程,如果是偶尔一天犯人还可忍受(因为犯人生活在最底层,不这样又有什么办法),最痛苦是“为抢一批活”(老板要的急)往往几天几夜不回寝室休息,实在困了,犯人就在车间里找个角落趴一会儿,清醒了继续干活。有的犯人因不堪忍受这样的强度,导致血压上升,营养不良,免疫力低下患上各种疾病。而一旦患病,犯人只能得到最低标准的不疼不痒的治疗,如果用稍稍好一点的药(如先锋霉素和稍好一点的降压药等),那么就得让家属给送钱在狱中医院自费买药。这哪里有一点人道?没日没夜的干活,没有一分收入,有病了还得家里出钱给治疗。应该说“一人犯罪,全家遭殃”,连犯人那些家属公民的财产权利都受到了侵犯。

以上所叙述的是犯了罪错的刑事犯人的情况。从1999年7月20日以后,时时处处做善良好公民的法轮大法弟子们,一批批被非法送進了关押犯人的地方,她(他)们受到了甚至不及一般犯人的不公正对待。她(他)们被奴役、被打骂、被污辱、遭受酷刑、被剥夺纯真美好的信仰,天理何在?这样的事,只有在没有人权的地方,只有在无理可讲的地方,无法可依的地方才会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