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本溪市恶警对吴钦侠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6月16日】辽宁本溪市大法弟子吴钦侠及其家人近期遭受的迫害。她们的家庭被骚扰、抄家;母女俩被非法劫持、关押在大白楼看守所,后被劫持到马三家。因病情严重,吴钦侠被劳教所拒绝,因此而得以回家,但生活受到骚扰。

2004年3月9日下午3点30分左右,吴钦侠在一个小吃部被抓的。当时她在饭店里刚包完馄饨,進来两名社区女干部以及两名警察问她说:“你叫吴钦侠?”吴钦侠说:“是呀,有什么事说吧”。他们接着说:“走,到你家说去”。

吴钦侠被迫带他们回家。他们拿出搜查证将吴钦侠家翻了个底朝上,他们翻到吴钦侠珍藏的11本明慧周刊、师父照片、图片、《转法轮》书一本。然后把吴钦侠劫持到派出所非法审讯。

* 周围的人都说:派出所连这么好的人都抓太邪恶!他们不会有好下场的!

副所长迟旭龙报告给市局,不一会市局来了三个人。一个大个的说:“这么多年把你这条大鱼给漏了网,在单位没提拔起来跑法轮功里来当头啊!你身披共产党员的外衣,双重身份你累不累?”然后斜视着打量吴钦侠,流氓似的口气说:“看你那傻样,还在饭店干呢,哪个饭店要你?”

吴钦侠对他说:“我从来也没想当官,是机电厂党委任人为贤,任命我在组织干部工作,我做到了,干得好,年年都是优秀党务工作者。学法轮功更谈不上什么官不官的,对名利更是不求了。我这样(因为饭店还没算正式开业,我穿的劳动服外衣,打扫卫生时穿的大棉袄,很不时尚的那种。)个体老板抢着要呢!抢不着还生气呢!我们老板打算今年另谋一份差事,饭店、小卖店、照相所有的收入、支出都由我来经营,一个星期或者是半个月最好是一个月交他一次钱。就是这么信任我!我不但干这个,早晚我还送牛奶呢,顾客非我送的牛奶不订。”

这位大个子警察哼了一声,然后让吴钦侠骂自己的师父、骂大法。吴钦侠对他讲真象,并告诉他作恶者会遭报应的!好长时间后,大个子警察進来说:“你们两口子人缘还不错呀。”因为来了好多电话讲情,还有的亲自来人。

第二天警察又到吴钦侠家把电脑和刻录机搬走了,又把电话本也没收了。随之把吴钦侠爱人也扣留在派出所,连上厕所都有人跟着。在大家讲情、疏通下,正所长答应放吴钦侠夫妻,但副所长迟旭龙不遗余力的找市局不让放。

* 恶警迟旭龙骚扰无辜、滥抓无辜

自从派出所副所长迟旭龙上任以来,当地多名大法弟子遭到骚扰,一直到现在派出所还在跟踪抓人。派出所内部的人都很恨迟旭龙;有人说他是用钱买的官,无德无才;有人说他简直是个疯子,很不正常的样子,一眼就能看出来他那个疯狂劲,非常邪恶。凡是为大法弟子求情的人,迟都用怀疑的眼光看,后来那些常人都不敢来讲情了,否则都有被抓被扣押的危险了。吴钦侠的亲朋好友的电话均受干扰。

因为吴钦侠的弟弟几次找迟旭龙要人,他们又派人到吴钦侠弟弟家,虽然没抄家,但表面的东西也看一看。吴钦侠弟弟以生豆芽为生,水桶是工具,就连没用的装其它东西的水桶他们都翻一翻。吴钦侠妹妹是教师,片警到她家书橱里查看了好一阵子。

第三天,也就是11号下午3点多,派出所将吴钦侠劫持到大白楼看守所。在上车之前吴钦侠的弟弟、妹妹、邻居们都到派出所看她。迟旭龙指着吴钦侠弟弟问:“他是你什么人?”吴钦侠说:“他是我弟弟”。迟旭龙说:“他肯定也是学法轮功的。”说着往吴钦侠弟弟站的方向挪动两步。吴钦侠问他:“怎么的,抓人抓红眼了?”吴钦侠爱人也在场说:“你想怎么的,他可是本溪市劳模!”

吴钦侠被劫持走之后,吴钦侠爱人被扣留在派出所。恶警迟旭龙告诉其他人说等着他回来。迟回来后,不但没放吴钦侠爱人,反而胁迫他一起去抓其他大法弟子。后来吴钦侠爱人的单位出面和派出所要人,他们声称扣留的理由是爱人包庇我。单位领导说:“什么包庇不包庇的,一家人谈什么包庇。”好说歹说,派出所才把吴钦侠爱人给放了。

* 吴钦侠女儿被非法从北京抓回来

紧接着,吴钦侠女儿被非法从北京抓回来了,第二天恶徒们又去了一次北京把吴钦侠女儿价值一万多元的电脑也搬回来了(详见清单),并把她也关進大白楼看守所。

恶徒们去抓吴钦侠女儿时,吴钦侠女婿在外地出差。当女婿回来听说后立即从北京带了两个律师来,见到派出所的人。吴钦侠女儿被抓那天正好是她结婚10个月的日子,女婿和派出所要人没得到他们的同情。迟旭龙还造声势说吴钦侠的案子是辽宁省最大的案子,判十年二十年没准。

后来,不法人员又一次到看守所提审吴钦侠,说她女儿“顽固”,又说她已经承认了好多事实,让吴钦侠也承认。不法人员分明在诈母女俩。吴钦侠都一一否认了。明山分局又来提审吴钦侠一次,问打印传单、散发传单、挂条幅、喷字、刻光盘的事,说吴钦侠是组织者、领导人。吴钦侠说:“全卧龙的真象都是我做的,全本溪市的真象都是我做的,免得你们天天跟踪录像。”

吴钦侠的回答使他们非常不满意,气的浑身发抖。派出所的人说吴钦侠害了女儿,吴钦侠说:“你们才是真正害人的,好人的话你们不听,还助纣为虐!”

看守所条件极差。每天早晨吃玉米面发糕(有时还是不熟的)、玉米面糊、青萝卜块咸菜。那咸菜怪味难闻,听在押犯人说是用塑料袋腌制的,味臭,得用清水洗几遍才能吃。中午还是发糕,见不到油的白菜汤,菜根也在里。一个星期改善两次,星期四中午大米饭,星期六中午馒头。睡的是凉板铺,只有一层很薄的褥子。吴钦侠出现病状,腰脱、胆囊炎、小便失禁、半身不好使。

当时,看守所的管教及犯人都很明白真象,只要一听说是炼法轮功的,都很照顾。每天都能炼功。从吴钦侠有病一直到出看守所,管教和狱医都很关心,不让她干活,还让大家照顾她。同室的其他犯人都知道大法好。

* 吴钦侠和她女儿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

4月3日,吴钦侠已经大小便不能自理。9日早,呕吐不止,半身没有知觉,情况相当严重,看守所将吴钦侠送到二院做CT,结果排除脑血栓,是腰脱。中午回到看守所,所里经研究通知办案单位。中午办案单位来人了,将吴钦侠和她女儿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

吴钦侠女儿被戴着手铐送進教养院。吴钦侠开始哆嗦,牙不由自主的咬起来咯咯作响,手紧紧的握到一起,心里明白说不出话来。一个大个子警察喊她的名字,可她已无法回答。另一个警察骂着脏话说,说她装病。这时送我女儿的女警察回来了,连说好几遍说白瞎这孩子了,送这里来了,这小孩真好。大个子警察让她看看吴钦侠,女警察到吴钦侠身边对他们说:“你们别说了,她已经抽了。”那个警察才住口不骂。恶警们也懒得抬我,去把狱医找来在车上为我检查。狱医让她抬腿,她的腿本来就失去知觉,在车坐后边又伸不开。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只好放吴钦侠回家。

吴钦侠回家后,片警和社区人员又来了一次,我对他们讲真象,他们不听。社区干部说:“在我们心目中你是最好的人,哪样都行,我还想社区缺人你都是最好的人选呢!”片警说:“成绩归成绩,我也知道你朴实大方、勤劳善良,能歌善舞又有才。”

吴钦侠说:“都是法轮大法塑造了我,给我智慧。要不然我一身病不早死了!法轮大法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

警察说国家不让学就不能学。吴钦侠说不是国家不让学,是江××!既然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为什么不把真象向其他领导人、向江××反映呢!你们以为你们对国家负责任了?该警察不听,匆匆的离去。

近日,社区又来一次,没敲开门。邻居出来告诉他们:她爱人上班去了,小吴下不了地。现在派出所扬言说等吴钦侠治病好了,还要送她去教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