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举行新闻发布会 呼吁营救更多亲人(图)


【明慧网2004年6月17日】2004年6月15日上午11点,多伦多法轮功学员在加拿大安大略省议会内举行新闻发布会,感谢安大略省政府、议员过去几年来对营救安省居民亲属、法轮功学员何立志的支持,并呼吁省政府和议员帮助营救三位安省居民曾晓南、肖劲和梁彪母亲,三位母亲均因修炼法轮功而被关押在中国的监狱和洗脑班。


法轮功学员在新闻发布会上:(自左至右)David Tompkins 张照進 何立志 曾晓南

代表加拿大法轮大法协会的张照進首先宣读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的声明,声明对安省政府和联邦政府三年来对营救何立志所给与的帮助表示感谢。他说:“三年前,在同一地点,我们召开新闻发布会并发起营救安省居民张丽的丈夫何立志”。“何立志是北京一位出色的高级土木工程师,因修炼法轮功被关了3年半”。“我们向所有支持我们的安省人民、省议员、大赦国际和其他非政府组织表示感谢,正是因为他们的支持才使何立志来到加拿大”。

何立志2002年被大赦国际(加拿大)列为营救对象,并称他为“良心犯”,呼吁全加拿大人民帮助他获释。何立志在发言中除感谢加拿大联邦、安省政府和大赦国际的帮助外,还讲述了在中国监狱遭受的迫害。“2000年7月21日,我因为向我的朋友和同事邮寄法轮功真象材料,驳斥官方媒体的造谣宣传,就被非法拘留,并被判入狱3年半。在被关押期间,我经受了肉体和精神迫害,迫害严重损害了我的健康。我高烧达45天,胸口剧烈疼痛,并没有得到治疗。强迫性的劳动导致吐血,脚肿得无法走路,肺和肾严重发炎。天气不好时,呼吸非常困难。特别在萨斯病爆发期间,我们被迫在封闭、闷热的监牢里劳动。”

何立志还见证了狱警残酷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他说:“我经常听到女法轮功学员被强迫灌食时发出的极其痛苦的尖叫声”。

尽管他已来到加拿大近一个月,仍然无法忘记狱中的经历。“现在,我仍然对过去所经历的痛苦感到震惊。有时,我睡醒时感到与我妻子在多伦多团聚就像一场梦一样”。

多伦多居民曾晓南在介绍其母亲黄新曾情况时表示:黄新曾是沈阳沈北医院的药剂师,因多种疾病而提前退休,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很快恢复健康,但却因炼法轮功4次被抓,第3次被抓后身体满身是伤,体重降低了一半,在奄奄一息时才被家人接回家。曾晓南向媒体介绍了他母亲第4次被抓后目前的危险处境。“2003年,警察再一次绑架了我母亲,并判她入狱8年。她被关在辽宁省女子监狱,然后转到监狱医院,在那里她每天被强行服用精神病药物,稍有反抗即遭毒打,她被高压电棍电击得伤痕累累,四肢被长时间捆绑直到无力反抗”。

曾晓南说:“长时间服用精神并药物使得母亲昏昏欲睡,舌变硬无法正常讲话,反应迟钝,并经常感到有虫在脑子里爬”。

西人学员David Tompkins代表三个多伦多居民曾晓南、肖劲和梁彪宣读了一封致安省省长麦坚迪和所有安省议员的一封信,信中提到肖劲66岁的母亲李广珍,因散发法轮功真象传单今年三月在湖北省公安县被抓。因不放弃法轮功修炼而被送到武汉洗脑班迫害。梁彪的母亲黄秀超,66岁,因修炼法轮功被判入狱4年,现关押在广东省女子监狱。她在那里被强迫洗脑,并被狱方拒绝与家属见面。

信中说: “作为儿子,我们承受了类似的痛苦。许多晚上,肖劲因为母亲被抓而无法入睡。曾晓南听到他母亲遭受如此残酷迫害时,心都碎了。我们非常担忧我们母亲的安危。”

信中呼吁安大略省政府立即帮助营救黄新、李广珍和黄秀超三位母亲。“省长先生,我们请求你写信给中国政府,帮助我们母亲尽快得到释放。”

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曾晓南说:“我们通过打电话、寄信、上网、媒体报道等形式揭露监狱对我母亲的残酷迫害,我也期望安省政府和议员能直接给辽宁省政府联系,或通过加拿大驻北京大使馆,营救我的母亲”。“任何一封信,一个电话或其他帮助都能对我母亲的情况起到积极作用”。

曾晓南最后说:“我保留起诉那些参与迫害我母亲的官员和警察的权利”。

两家英文媒体和三家中文媒体参加了新闻发布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