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大法弟子贺祥姑2002年被绑架和非法劳教的经过 【明慧网】

湖南大法弟子贺祥姑2002年被绑架和非法劳教的经过

【明慧网2004年6月17日】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急诊科女护士贺祥姑2001年6月30日被迫离开单位,来到深圳市一个餐馆做洗碗工。老板是个年青人,一段时间后,他对贺祥姑说:大姐,你炼的法轮功和电视上不一样,我看见你在要求自己做个好人,有你这样的职员是我的福气。

2002年5月30日,贺祥姑回家看儿子时被等待那里的便衣警察抓住(因窃听到电话),劫持到金盆岭派出所,问了一些情况后通知单位接回去。可又一次被单位囚禁起来。他们把她从深圳写回家的信当作罪证,请来望麓园派出所的警察整理,批劳教一年半,于2002年6月送长沙市第一看守所。

在看守所贺祥姑绝食绝水抗议,到2002年6月25日,单位派人到看守所打过二次吊针,在这天单位驱车,并派保卫科长何发根,办公室副主任朱方林……协从610办公室把贺祥姑抬上车送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到达后,医务室要他们持乙肝全套(曾患乙肝)、心电图、血电解质检测结果再送来。

劫持贺祥姑的不法人员们把车开到株洲一马路边,派本单位的心电图医生在车上给其做心电图,并抽血送株洲市妇幼保健院(直属单位)化验。下午就又回到劳教所。这些所谓的化验结果一看就是假的,但是劳教所还是收下了贺祥姑。

在株洲白马垅劳教所,贺祥姑绝食抗议抵制迫害,遭受了种种的谩骂、侮辱、人格上的欺凌、灌食、输液……,无论恶警还是吸毒犯怎么样折磨……,她都不为所动。在和劳教所女政委谈话时,女政委说:“你自私,你只为个人修炼。”贺祥姑回答:“你也知道我们是修炼,人们都知道修炼是向善、是纯净自我,而你们这样做是在扼杀一颗修炼的心,是你们在犯罪,还是我自私?”

4个半月后,在她生命垂危的情况下,贺祥姑被送株化医院住院,每天插二次胃管灌一点牛奶,并强迫输液。经过各种检查显示有生命危险,一切都难以挽回。他们拍担责任,2002年11月20日叫了贺祥姑的三哥、妹夫把其送回攸县老家。

贺祥姑刚回到家的一段时间里,脱了三分之二的头发,全身浮肿,尤其膝盖以下肿得发亮,每天拉七、八次稀,走路遇到一点小坡都要手落地爬……凭着对大法、师父的坚信,没有经过任何治疗,一个多月后大法再一次挽救了她的生命,使其恢复了健康。

2003年9月贺祥姑被单位送回了株洲白马垅劳教所。贺祥姑再次绝食绝水以生命抗议,被疯狂迫害,使她出现心脏衰竭,呼吸困难,脸、耳发乌发紫,送去株化医院抢救。2003年10月15日,贺祥姑被送回家,曾三次找到单位要求上班(2003年6月21日,2004年3月1日、3月12日)均被无理拒之门外。她在老家呆了四个多月,直至父亲不幸去世。

贺祥姑在1997年在湖南省人民医院经多普勒、CT、核磁共振检查头部,发现左椎动脉供血不足,怎么治就是不见效果,并反复发作,走路晃荡,平衡失调。为祛病健身,于1998年4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知道炼功要重德,要做好事,要为善,处处事事都这样要求自己……,通过炼功,身体慢慢康复,拐杖扔掉了,脸色也红润起来。在1999年7月20日江××一伙突然非法取缔法轮功后,身为法轮功的受益者,贺祥姑毅然上访,表达自己的心声--法轮大法好!然而,贺祥姑因此遭受了残酷的迫害,两次被湖南省妇幼保健院书记吴世凡指挥劫持到湖南省脑科医院(精神病院)强制注射破坏神经的癸酸酯长效针,丈夫被迫与其离婚。

参与迫害贺祥姑相关人员的电话:(邮编410008)

张次秀:0731─4332102(办) 0731─4332368 (家)家住湖南省妇幼保健院1栋201室,邮编:410008
吴世凡:0731─4332107(办),0731─4332318(家)家住湖南省妇幼保健院4栋,现在叫吴顾问
曹璋伟(院长):0731─4332101(办)
朱方林(办公室副主任):0731─4332121(办)
何发根(保卫科科长):0731─4332128,0731─4332317
吴邑莲(门诊书记,已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