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百余民众、公安面前正念讲真象

【明慧网2004年6月18日】前几天,我们四川某地的许多居民议论纷纷的来到我的摊位,邀我同他们一道去政府拆迁办(城里搞拆迁,全体被迫迁移),责问为何拆迁户每家都被拆迁办吃掉了一砣钱(上万元)。我爱人不让我去,说照看生意要紧,其实是怕我去了会出事。我心里想着:“这么多的人,如果在那里讲大法的真象,该是多么生动的场面,该救度多少生命?多少王、主啊!”我想:什么事都得以法为大,我应该去讲真象。

我和大家走進政府拆迁办会议室,见里面已有先来的许多拆迁户,群情激愤,你一言我一语,指责里面的贪官。我站在一旁想:先看一下情况再说。我正调整着思路,突然一个声音冲着我高喊:“苏**,你来干啥子?”好家伙,凶杀杀的样子。我一瞧,是政府书记谢××,这个还当了什么人民代表的谢书记,眼露凶光盯着我吼。顿时全场一片寂静,一百多双眼睛齐刷刷的看着我,我成了全场的焦点。我高声反问道:“我也是城里的拆迁户之一,有权在这里责问你们,为啥子贪污我们的房子钱。”谢××恶狠狠地吼道:“每一个人都可以来,你这个法轮功不能来!”

邪恶竟然首先向我進攻了。我一听精神大振,想起师父说的:“……有捣毁宇宙中一切邪恶的唯我独尊的气势……”(《正念》)。我发着正念,反盯住谢××的眼睛不放,以强大的正念坚决清除背后操控干扰他的邪恶因素,我知道只有正念清理了邪恶因素才能救度在场的一百多众生,我更知道这事在另外空间更是不得了的轰轰烈烈的大震动。一场正与邪的较量就这样开始了。

“谢××,你恶胆不小,竟敢跟着江××这个祸国殃民的邪恶头子,靠整法轮功来升官发财,你良心上过得去吗?”我又面向群众说:“居民群众们,你们也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我的师尊教我要处处做一个好人。别人到我那里去买东西多给了钱,我追出去把钱退给人家;那一回我捡了一叠钱,数都没有数一下就交给了他们这些政府人员,他们只是给我打了一张白条,结果把这钱拿去瓜分了。你们这些人们啊,我的师父最慈悲了,把大家都当亲人看待,要救度你们。你们还不晓得你们被江××栽赃法轮功的假新闻蒙蔽了,这些人在坑骗你们,醒醒吧,他们在整法轮功,你们怎么就无动于衷啊!回过头来,你们还会被他们整得更惨。”

话音刚落,只听人群中有人喊出一句:“还是法轮功好,这些当官的太毒了,把我们搞毛了都去炼法轮功。”大家齐呼:“我们也要炼法轮功!”我热泪直往下流,原本拆迁户讨公道的会场变成了证实大法讲真象的会场。

谢××气急败坏的说:“你再说!我打电话了,叫公安来抓你。”他真拨电话了。我心里想:公安?公安也是宇宙中的普通生命中的一个,也是应该救度的对象,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怎么还能怕被救度的人呢?

不一会,公安来了,社区协勤来了,一大群干部也来了。我笑呵呵的对着这一群人说:“太好了,你们还有这么好的福份来听我讲真象。”我提高嗓门说:“你们明白吗?要认真听,才有救哟。”听我这一说,全场的群众都把头抬得高高的,望着我认真的听了起来。

我讲着自己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情况,讲着“天安门自焚”是欺世谎言,讲着全世界几十个国家都有人在炼法轮功,讲着江泽民已在多国被起诉。越讲越有劲,越讲越顺利,我忘了一切,心中只有师父,只有大法,就这样滔滔不绝的讲了很久。整个过程中没有人说一句话,都在静静的听,就连那几个公安都听得很认真……

有谁轻轻的在我背上拍了一下,我回头一看,是谢××,只见他一改刚才狂妄恶态,神情自惭的说出一句:“小苏,对不起。”一个公安上前来与我握手,诚挚的说:“对不起,我们不该来,请原谅。”

我的同修们,我把这些写出来,是想和你们共勉。去掉怕心吧,这个虚设的物质世界不是我们留恋的地方。想一想自己是多么伟大的一个神,怎么能被这些虚幻假象迷住?如果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都能做到放下自我、去掉怕心、不拘形式、在任何环境都能做到坦然不动的讲清真象,那法正人间的一刻就会早日来到!

证实大法、救度世人是我们大法弟子义不容辞的天职。

(个人所悟,如有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