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创作(参考版):央视造假


【明慧网2004年6月2日】作者的话:本小品是根据《京城血案》改编而成。傅怡彬是个精神病,让这样的人拍成一部戏,肯定让记者、警察费了不少劲,一定笑料百出。如果同修感兴趣,拍演好,一定是既有趣,又极具讽刺,揭露央视与特务造假、栽赃的闹剧丑恶嘴脸。此稿仅供参考。请演出的同修找出当时的录像,加上大家的智慧,与我提供的大概意思,相信一定能拍好。注意:此小品要严肃中透出闹剧色彩,雅而不俗,不要像当今常人小品中大叫大嚷,怪声怪气。在记者、警察貌似正经中透出傅××胡言乱语的滑稽表现。


1、人物:警察特务头子,傅怡彬,医生,记者,摄影师,两个武警
2、道具:办公桌,椅子,材料,录像

特务:现在咱们有一项重要任务,要立即完成(注:特务都戴墨镜,白手套,警服)。
武警:是什么任务?
特务:法轮功组织近年来,在全国发展越来越快,短短几年达到上亿,对我党政权构成严重威胁,为防止与党争夺群众,所以我们要将其彻底铲除消灭。
武警: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当初乔石委员长已经组织老干部调查过了,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
特务:(拍着桌子吼道)什么好人,是敌人,敌人。听懂了吗,江××说谁是敌人就是敌人。
武警:是,明白。主席的最高指示就是真理。
特务:很好,很好,主席在讲话中,对法轮功分子已经做了重要指示,就是“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对上访的、不放弃“真善忍”的顽固分子“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份、住址,直接火化。
武警:头,是不是太狠了点,毕竟国家宪法规定上访、信仰自由。
特务:住口,我看你的立场存在严重问题,政治觉悟不高,应该多学习“三个代表”。
武警:是,是,我目光短浅。
特务:这是政治,是形势需要,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
武警:是,我们坚决完成任务,请长官指示。
特务:首先完成主席指示的“名誉上搞臭”,要将他们彻底批倒、批臭,批得一钱不值,让全国百姓都恨法轮功,达到让华侨、港澳台同胞都仇恨法轮功的目地。
武警:是,这样全世界都来镇压。
特务:在舆论上将法轮功压倒,说他们炼功出偏,走火入魔,自杀,杀人,以我党我军的力量一定能将法轮功消灭掉。
武警:是,这招真是高。
特务:这是江××与610办公室的系统决策(拿出一份材料,武警接过看)。
特务:这名精神病者叫傅怡彬,根据调查有多年精神病史,经常不穿衣服乱跑,最近突然发病,将其母亲、儿子、妻子砍死,正好可以栽到法轮功头上。
武警:是,来个移花接木。
特务:今天咱们的任务就是与中央电视台记者拍成一部采访傅怡彬的访谈节目。

这时记者匆匆走了过来说:都准备好了。
特务:人带来了吗?
记者:带来了。
武警:这傅怡彬疯疯癫癫,也不会炼功,胡言乱语。怎么办?
记者:这还不好办,慢慢教,一段一段拍,然后再剪接,太简单了。

这时两名医生押着傅怡彬上台,傅怡彬双手被反铐,医生推推拽拽。傅怡彬哼哼唧唧。

傅:你们要干什么,干什么,你们是不是要杀我,救命、救命。
医生:你叫唤什么,叫唤什么,让你去拍戏。
傅:拍什么戏?你们分明要杀我。

两个武警将傅怡彬按到椅子上坐下,打开手铐。
特务:傅怡彬,你将你母亲、妻子、儿子,一起砍死,你知道你是什么罪吗?
傅:我没杀人,你们胡说。你们先忙着,我回家了,我老婆给我做好吃的,我回家吃饭去。(起身要走)
武警:立即将其按住说:“你把你老婆都“他妈的”砍了,还回去吃饭去?”。(猛打几下)
傅:你们干嘛?,不叫我回家。(挣扎时,武警用电棍击了一下,傅当时不敢再叫了。)
武警:不老实,打死你。
特务:你一次杀了三条人命,是死罪。
傅:你说我将儿子、老婆、妈都杀了?
特务:对,依法应该枪毙。
傅:(哭)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特务:只要你与我们合作,可以不枪毙。因为你有精神病。
傅:(点头, 四处看),怎么合作?

特务一摆手,记者走到前来。

记者:你说你是因为炼法轮功出偏走火入魔,将你家三口人杀了。
傅:你说什么玩意,我听不懂。
记者:法轮功,你明白吗?气功。
傅:北京故宫,我去过。法轮功没去过。故宫那还有龙椅,皇上坐的椅子。你要不要,哪天我抬你们家去,你们放我回家吧。
记者:嗨,扯哪去了,法轮功是一种气功,不是皇宫。
傅:哪什么宫?
记者:就象公园老太太打的太极拳似的(比划几下)
傅:(古怪的笑着)
武警:你是不是找挨电了(举起电棍)。
(傅吓得老实了)
记者:现在你就是一个炼法轮功的,练功多年,突然出偏,走火入魔。将你家人砍死。走火入魔,你懂不懂。
傅:入魔,就是蘑菇。
记者:那走火呢?
傅:就是用急火炒蘑菇,好吃。我告诉你们,我爱人经常给我做,但是少放点盐。
记者:整哪去了,不是炒蘑菇。是走火入魔,唉,这个费劲。我从头跟你说,法轮功分子有上亿人,对国家政权构成严重威胁,江××主席做出最高指示,将其彻底铲除。
傅:江××,就是写三个代表的那个人。
记者:对,你还知道?
傅:我在家天天看电视,就看到它挺大嘴,什么整天小康小康的。
特务:什么是挺大个嘴,对领导人是要尊敬,三个代表是名著。
傅:三个代表好?江泽民好?
特务:对。
记者:这么办吧,我说一句你学一句。记没记住。
傅:好

记者开始教。

记者:我看他们就是行尸走肉,就是一个皮影,砍他们就像砍猪、砍狗,没什么两样。

傅怡彬也说了一遍。

记者:很好,很好,就这么说。
记者:……,你跟我说一遍。
傅:我和我爱人感情特别好,就象当年谈恋爱似的,……,我儿子说去吧,搞对象去吧。
记者:好,太好了。
记者:……,你说一遍。
傅:我这个人心特别软,我看同事手扎根刺,我都心疼得不得了。我告诉你们,我工作的时候,那个老张特别缺德,特别损,背地里整我,你猜我怎么治他,让我上去一个耳光,在我们单位再没人敢惹我。
记者:唉,唉,错了,错了。你说你跟同事关系特别好。
傅:好什么呀,他们拿我当傻子,我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记者:你现在是炼功人,你讲善,心特好,心疼别人。
傅:我不心疼,老王心疼,他有心绞痛。
武警:又犯病了,不打你不老实、
傅老实下来。
接着:你老老实实的,就不电你。
记者:……,你说一遍
傅:我不光干这一次,我以后还得干三次、四次。
特务:好,太好了。
记者:……,什么是正法。
傅:就是出手快,是正法。
记者:太好了,咱们现在准备录像。

摄影师打着录像,傅怡彬坐在椅子上,记者让他跷着二郎腿。

记者:按我教你的说。
武警:老实点,不然的话(摸摸电棍)
记者:准备好,傅怡彬,这下你算出名了,可以上电视,开始。
记者问:……
傅:我看他们就是行尸走肉,看他们就是皮影,砍他们就象砍猪呀,砍狗呀,没什么两样。妈呀(傅怡彬突然大哭起来),众人乱作一团。
医生:他是突然想起他母亲被杀,精神受到刺激,打一针就好了。

医生给傅怡彬注射,傅怡彬又老实下来。

记者:准备,再来。
记者问:……
傅:我跟我爱人关系特别好,就像当年谈恋爱一样,我们一起去看电影,我儿子说去吧,搞对象去吧。
傅怡彬又大哭起来,喊:老婆
记者:停,停。傅怡彬你别老哭。
傅:我想我老婆了。
武警:又欠打了。(特务一摆手制止,并走到傅怡彬跟前)
特务:小傅同志,好好合作,拍好节目,是吧,老婆没了好办,等拍完戏,看没看见他们是电视台的,跟报社都认识,经常有上报征婚的姑娘,到时给你介绍一个合适的。
傅:(笑)真的。
特务:真的,我们体贴群众嘛。
傅:好,咱们接着拍。
记者:准备,开始。
记者问:……
傅:我这个人心特别软……(你说给我介绍多大岁数的)
特务:先拍好戏,保证让你满意。
傅:好,好
记者问:……
傅:我这个人心……,最好找个漂亮点的。
武警:你有完没完了,找打了。
傅怡彬吓得老实了。
记者问:……
傅:我这个人心特别软,看见朋友,手上扎根刺,我都心疼得不得了。
记者问:……
傅:我爱人跟我说这两天有点不对,可能学“三个代表”要出偏是不是?
特务:学法轮功出偏,不是三个代表出偏。
傅:对,对
记者问:……
傅:那天我突然听到空中有个声音对我说到动手的时候了。

傅怡彬对女医生说:唉,咱儿子怎么好几天没影了,你去找回来。

记者:傅怡彬你先拍好戏再干别的。
傅:好,好
记者问:……
傅:那天我突然听到空中有一个声音对我说“到动手的时候了”,把你面前的人灭掉,我当时惊呆了,我面前的是我的亲人哪……
特务:太好了,嗯,好,好。
记者问:……
傅:出手快就是正法,……(突然一下跳起来将特务抱住,说:“孩子,爸爸可找到你了”)
众人乱成一团。
记者:(精疲力尽)回去剪接,明天再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