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路难 须精進


【明慧网2004年6月2日】自从99年7月邪恶全面公开迫害大法之后,国内的大法弟子在精神和肉体上都遭受了严重的迫害。在这几年里,我家就被抄了五次,损失两台电脑,三台打印机,mp3机等等许多财物。被关押了五次,其中一次劳教两年(后保外就医)。几次都闯了出来,但精神和肉体却承受了巨大的迫害。因当时某种人心、人情的翻涌,学法没有跟上,脑子里冒出一个出去散散心的念头。

四月初,我竟一个人背着行囊,坐火车去了武当山。

我一直对武当山都有种不可言表的感觉,所以再累我都想走上去(其实这种“再累都想走上去”的坚韧和坚定正是修炼中我需要的啊。难行能行,只要自己在法中精進之心常在)。我和路遇的一名19岁小和尚走了3、4个小时的时候,又有一位年轻人从后面追了上来。原来这位青年是个学西医的大学生,今年就要毕业了,上山来看望他的师父,一位道士。我们就一起走。小和尚说:想去武当山找个山洞独修,他说在庙里已经很难修了,庙里已成了旅游的地方,并一直再说想找个好师父。我想这也不是偶然的,其实他就在找我的师父,但是他们人的这面并不太清楚。后来我就向他们洪法,告诉他们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小和尚倒没什么,但那位青年人好象有点受电视的毒害,后来我告诉他们法轮功现在已在全世界60几个国家洪传等等情况。

由于一路上没有卖水的,我们又热又渴,青年就叫我们去他师父那里喝点水再走。我和小和尚答应了。又走了一段山路,远远就看到了三间茅草房,一位穿着道袍的女师父正在门口搞田地。青年老远就叫了起来,他师父就向我们微笑着招招手。進屋喝水说话时候,又来了另一位道士,一见到我就和另一位道士低声的说,在此前的晚上,他已经看到我去了。道士对我和小和尚说:你们修的不是一个法门。叫我们一定要好好修,并说这几年要第三次封神。人类马上要大面积的淘汰人,并说现在很多人都不是人了。后来我告诉他们我修的是法轮功,他们一开始很吃惊,虽然他们能看见一些事情,但他们的层次毕竟有限,而且他们对大法开始还有些偏见。我想见到他们也不是偶然的,就告诉了他们大法的真象。我想他们也是要救度的生命。

女道姑后来对我说希望我能留在他们那里。这其实是此行中的一次劫难,而且是我自己送上门的。好在当时我在“不二法门”这个问题上头脑很清醒,我说不了,我已有师父了。

吃完午饭我和小和尚又继续赶路。第二天又爬了几个小时,才到达金顶武当山的最高处,并在上边的旅馆住到第三天。下午,我住的房间又来了两位中年女士,过了一会儿,又進来一位同她们一起来的中年男士,他一见到我的时候就对她们说:“她(指我)根基很好。”并说我这是第几次从天上来世间修行了,等等。

我当时朝女士们看看,那两位女士告诉我说他们是修行的人,他有宿命通功能。中年男子继续告诉我说,我在历史上曾经在哪里哪里修行过的一些事情。我听完之后很吃惊,心里特别的难受。我终于明白了,以前师父告诉我们,我们为了等法曾经在历史上有过多次修炼的时候,因为当时自己还不能完全用理性认识法,所以好象只是意识上知道了一个说法,却被人的观念障碍着,没让法容進自己生命的微观。而今天我好象看到了大法弟子在历史上为了今天的得法,修炼和吃了无数的苦的情形。这真的象重锤,锤到了我的心里。后来那位中年男子又和我说,他说他看到我的小腹里边有一样东西。他画给我看,我告诉他这是法轮,我说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我们国内的大法弟子这几年都遭受了很大的迫害。并告诉了他们,我们大法在国际上众多的国家洪传等等许多真象。他们听了之后挺同情的。

这位中年男士也看到天上许多神下世来修行,还说现在常人中还有许多有果位的迷在常人中。吃完晚饭到了我们住的地方,我把我带的《转法轮》拿给他们看,并指着上面师父的照片告诉他们,这就是我的师父。那位男士拿过去认真的看了看。我执著功能的人心起来了,问他说:不知我师父对我个人修炼还有什么要求(对修炼人来说,这是很危险的想法,因为这时候想的不是如何踏踏实实的从学法中直接得到师父和大法的指导,而是想向外求,借用别人的什么功能走“捷径”)。好在他说你师父叫你把自己修好。能更好的证实法,我当时连说“是的、是的”。他又接着说:你师父说等你修好了就能见到你师父了,你师父叫你更好的修口、修德。

之后我意识到:这几天听到的很多事,师父在大法中都讲过了;师父在大法中讲给我们大法弟子的,又何止这些!看来自己学法的功夫还很不够,所以在关键时刻选择了耗费这么多时间迂回绕行,而未能直接从大法中接受师父讲给我们的天机,这也是一层坚定与否的问题吧。师父讲过这方面的考验一直到修炼的最后都有的。其实这一路上一直多亏师父的看护,否则我内心深处对功能的执著,以及通过外求来证实什么的人情,很容易给自己修炼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和干扰。

我写出来的都是后来经过在法上衡量,个人认为能够拿出来起些正面参考作用的内容。实际上此行中自己所言、所思和听到的话中,有一部分是不应该发生的——如果自己正念更强一些、人情更少一些,就不会发生。

我知道慈悲的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让我更加在法中精進,而我这次却把修炼中的苦用人心看待了……。其实一个人要修成伟大的神,不吃苦不付出怎么可能呢?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是说说就能做到的啊!何况正法修炼,大法弟子的付出再多和师父为我们承担的,以及最终我们获得的相比,也都是微不足道的。

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翻去,心里不知怎的极难受,一宿没睡,我深刻体会到我们大法弟子要救度众生所承担的重大的历史使命。希望能和我们所有的大法弟子一起,能够進一步放下人心的执著,更加精進,更加珍惜所剩不多的宝贵的时间,做好我们大法弟子此时应该做的一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