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的神奇经历

【明慧网2004年1月10日】我是1997年5月得法的。当时,一个朋友借给我一本《转法轮》,看完这本宝书,心里就豁然亮堂起来。这不正是我要找的大法吗?小时候常听大人们讲修炼的故事,我就想,哪个神仙为什么不找我当弟子呢?我也想找到师父,那有多好!心里总是想着神仙的故事,有时上课时也会走神儿。成家后,我有了两个女儿,可是,和丈夫的脾气合不来,天天打架,你争我斗,没完没了,今天没打完,明天还接着打,就这么打打斗斗地艰难地活着。还得了很多病,如:颈椎病、风湿性关节炎、胃病、肾炎,很痛苦。有时真是生不如死。看到两个小女儿,自己偷偷落泪。跟丈夫分开吧,想想,他只是脾气大,但人很正直,还有点不忍心。我就在这样的生活中,苦苦地挣扎着,有时自己想:等孩子大了,我一个人走出去,找个地方去修炼。

当我看完《转法轮》后,我太高兴了:终于找到了我要找的。而且就象师父说的:“这么好的法,我捧给你了。”给我送到家门口来了。我下决心,一定要修炼到底,我请了所有的大法书。到炼功点上炼功,到功友家去学法。一天晚上,就在我似睡非睡的时候,法轮带着就象龙卷风一样的声音来到我跟前,下在我的小腹上,一起一伏的转了好多下。这么突然,还真给我吓了一跳。一会儿,我明白了是师父给我下法轮了。我当时激动得无法言表。以后,我更加精进地学法炼功,严格要求自己。可是,我丈夫看我学法炼功,他的脾气更大了,天天大骂,我就多多地干活。按着师父讲的炼功人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要求自己,虽然有时也是“含泪而忍”,自己心里说不能和他打架,一定要按师父的要求去做,这是师父安排给我修炼心性,提高悟性,我要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强忍也要自己按“真、善、忍”去做。

有一次,丈夫得了病,很重,发高烧起不来,我就在家里放炼功带炼功,我炼完,他睡着了。我就到功友家去学法,回来后,他说:“我正盼着你回来呢!”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你炼功,我就不难受了,你走了,我就放炼功带(音乐),好多了,你还炼吧。”于是,我就在他旁边炼动功,一会儿,他高兴地说:“我好了,大法真神了!炼炼功,不用花钱去治,病就好了。我也炼!”从此,我们夫妻一起学法炼功。他有很多病,关节炎、肾炎、颈椎、鼻子出血,炼功后,他的病一样一样的,不知不觉都好了。脾气也不那么大了,不抽烟,不喝酒了。我的许多种病也都好了。我们夫妻打了二十年没分上下,现在也和平了。谁有困难,我们都热情帮助。认识我们的人都说:听不到他们打架了。我们象变了一个人似的,严格要求自己的心性提高,严以对己,宽以待人,对人和善,我们这里的乡亲们都说:他们夫妻可真是好人!我们干完活,一有时间就学法炼功,以前,我爱看电视,炼功后也不看了,感觉世上什么也没有能比大法好。

丈夫学法不几天,天目开了,看到了法轮,看到了师父法身,还看到了自己小时候纯真的样子。有一天,我去功友家学法,他在家里似睡非睡时,听到师父的声音对他说:“老田,带你回家!”话音刚落,法轮带着强大轰轰声在他身上转起来了,法轮走时就象把他带出去多远,我回来后,他跟我讲述的。此后他更精进了。

我也是亲身体验了大法的神奇。一次,我看书,有点困了,就把书放在一边,闭上眼睛,这时觉得全身动不了,好象有人说:帮帮她,我一下子看到了好多好多的小眼睛,一会又看到了一只大眼睛,一闪一闪地看着我。我心里想,这是师父给开天目了。看了一会儿,没了影像,出去了。

一次,中午,我干活干累了,躺着休息,又定住了,感觉身体动不了,法轮带着我的身体悠了起来,悠了一会儿,把我带出去很远的感觉。我想:哎呀!这不得把我摔地上?可是,我睁开眼睛看见自己还在炕上躺着,有时,法轮在身体外边转,有时在身体里边转,转到头顶出去。有时法轮象飞机的螺旋桨一样,有时象大龙卷风一样,有时嗡嗡地带着金属的声音,非常美妙。有一回,在睡前,又定住了,突然听到了打鼓声,夹着美妙的音乐,那声音是那么宏伟、壮观,眼前亮亮的,一会儿,看到了佛国世界,是那么的美好,天上都是彩虹,蓝色的、黄色的、红色的、绿色的,都放着光,还有很多奇花和各种植物,他们什么颜色的放着什么颜色的光。还看见青青绿绿的山,山下有一泊湖水,水是不动的,而且是银色的,还有高高大大的佛,穿着黄色的袈裟,是那么的庄严、神圣,太美好了。我的贪心出来了,想多看一会儿,可是,一下子出定了,看不到了。

两个女儿从外地读书回来,我就讲了我和他爸自从学法后不长的时间里,我们身体的改变和心性的升华,大法展现的神奇。开始,女儿哈哈大笑,不相信有佛,不相信修炼的事。后来看到我们不打架了,一天总是乐呵呵的,她们说:“也奇了,是什么法才能使你们身体健康,精神愉快呢?每次回家都得看你们高兴不高兴,如果是不高兴,那你们不是得病,就是打架。我们的心里就象压上了块大石头。这回,我也看看你们的大法书。”女儿看书后,被书中浅白的语言、高深的法理所折服,完全相信师父的话,我们一家人真幸运,都得了大法。我们和很多功友一齐学法炼功。按真善忍去做,师父给我们净化身体,净化心灵,使我们身体健康,道德回升。

就在这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哪里有大法,哪里就有祥和的时候,江氏集团出于妒忌的打压开始了。当时,我和女儿去了北京,看到同修都是三五成群地在天安门前等着,有的在交流,天安门广场到处都是便衣,他们天天在抓上访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当时,我想:同修如果到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在那里就是架着机枪,我也冲上去的。我就是象师父说的,在等“大气候”。可是,等了两天没等到,就想:还是回到家,再和同修商量商量再说吧。我们就回来了。回来后,我们二十几个同修一起到市政府门前炼功。炼到第三天,都被抓了,当时,当地警察把我们当成了重点,送到外地看守所。我们一起绝食抗议,第四天就把我们都放出来了。我悟到:我们整体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如果我们都抵制迫害,他们是没有办法的,什么也不是。回来后,我们一直做证实法、讲真相的事。

在2000年11月,我还想去天安门证实大法。那时,我的心里非常沉痛,师父被恶毒的谣言攻击,同修一个个被抓。天安门证实法的呼声前仆后继,我为什么不走出去,到天安门证实大法呢?有人说暴徒在天安门广场抓人,被抓的同修有的眼珠都被打出来了。我想:不管它多么邪恶,我也要去证实大法,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11月12日,我终于走上天安门广场,在升国旗的时候,我喊出了我的心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

一大群恶警把我架上了警车,车上已经关押了许多大法弟子,大家对我点头微笑致意。恶警骂着、打着,把我们押到了天安门派出所,有几百同修被关在那里。大家一起背《洪吟》,背《论语》,喊着:“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有的同修将横幅挂到监室的墙上,挂到铁栅栏上。悲壮的场面感人至深,震撼人心。这时,神迹出现了,我们大家都看到蓝色的大法轮在监室的窗户上旋转,一闪一闪地放着银色“线”,好亮好亮啊!一会儿,看到师父法身穿着红色的袈裟,从窗户的一边慢慢地过到另一边。同修都非常激动,都哭出了声儿。在我们正念强的时候,在我们做得好的时候,师父在鼓励我们,在呵护我们,师父就在我们身边!押在这儿的几百人里,有干部、有军人、有教师、有怀抱婴儿的母亲、有满头白发的八十岁的老人,他们都是大法的受益者,所以都不畏生死到天安门来证实大法。这次,天安门正法对我的感触非常深。

到晚上,把我们分到一个郊区的分局,两个警察审我,我就面带微笑,非常和善地给他们讲真象。他们都很爱听,局长听到我的说话声,进来说:“你高谈阔论什么?是谁审谁呢?”说着,他拿来了师父的照片,放到我的脚下,邪恶地说:“我让你踩你师父的照片。”我连忙双手捧起,恭恭敬敬地放到桌上,然后双眼瞪着他。他被我的目光震慑,低下了头,灰溜溜地出去了。两个警察问我是什么地方来的,我拒不回答,他们说:“你是有顾虑,有怕心,是不是?”我确实是有怕心,怕回到当地,610会送我到马三家劳教所加重迫害。我又一想,走出来就是证实法来了,怕什么“马三家”!我就告诉他我家地址。

第二天,当地派出所把我押回,送到了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很多同修都在推监狱的墙,可就是推不倒,谁也出不去,这时,我的耳边有一个声音说:走后门!我回头一看,后门开着,就走了出去。出了后门,见后院有很多条大狗在地上趴着,我又不敢走了,那个声音又说:往前走,不要怕。我就顺着一条小路往家走,突然醒了。之后,过不几天,派出所来人说要放我,让我在保证书上签字,保证不炼功,不进京。我拒绝写,他们说:“我们写,写完你签个字就行。”我不签,并说:“你们这是在说谎!”他们说:“如果不说谎办不了事。你签了吧!你哥费了好大劲,才把你办出来。”我用人心想,签字吧,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不签吧,就送马三家继续迫害,在求安逸和怕心的驱使下,我违心地签了字。当时不知怎地满脸通红,我知道自己做错了,师父会不会不要我了?我每次打坐能量场很强,之后再打坐还有感觉。我知道师父以洪大的慈悲原谅了我,还在呵护着我,救度着我!我回来后,不浪费一点一滴的时间,学法、发正念、讲真象,多次组织同修在家里开小法会。后来,许多违心向恶警妥协过的同修都决定一起上明慧网发严正声明,宣布不符合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多位同修一齐共同写了一份严正声明,联合签名。结果,过了几天上网后,每个同修的名字前都分别有针对每个人的心、每个人的行为的严正声明,大家惊喜非常,这真是师父慈悲点化,无法言喻心中那一种感动!此后,更加精进了。师父不承认一切旧势力的变异安排。只要我们大家坚持正念还要做师父的弟子,按照师父说的做,师父就会管我们。

有一次,我想帮助一个在监狱被严酷迫害刚刚释放的同修,她的精神压力很大,没想到被犹大钻了空子,又一次把我抓到了公安局。他们在我家中搜到大量的大法资料,恶警把我双手铐在椅子上,四个人轮着审我、打我。我就是抵制迫害,心里发着正念,把那些恶警累得满头大汗,我坐那却非常凉快,他们打我,我不感到疼痛,就听到“啪!啪!”的声音,恶警看打我不行,就拿电棍电我,电我的手,电了一会儿,看我没反应,就电我的耳根,电了很长时间,我却只感觉热乎乎的,看着恶警发正念。

恶警一看没有办法,晚上2点左右把我送回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我们抵制迫害,很多同修一起绝食抗议非法绑架,到了第四天,恶警开始给我们灌食,七、八个人连抬带拉把大法弟子们绑在铁椅子上。刚开始时用细管,后来,恶警叫喊“他们不配合,给他们换粗的!”我绝食了十一天,后来,他们也不灌我了。绝食中,我不但没难受,而且还越来越精神,我怕他们送我去马三家,又一想:不对,大法弟子走到哪里都要证实法,它们不配迫害我!不能死,不能给恶人留下谤佛害法的借口。我喊着自己的名字,对自己说:“连死你都不怕,还怕什么马三家?你就是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来了,你到哪里,就在哪里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所以,我就打消了害怕得要死的念头,天天高高兴兴地和同修们学法、炼功、发正念。有一次,似睡非睡时,有一只象大黑熊一样的东西来掐我喉咙,我发正念,但还是动不了,就请师尊加持我,一会儿,它就没了。过了两天,610恶警非法判我三年劳教,送我去因恶毒迫害大法弟子而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恶警说:“怎么样,这里好吗?”我说:“很好!饭来张口,水来伸手,天天有人送饭送水。”恶警说:“三年劳教,你熬不过去!”我面带微笑,心里说:别说三年,十年、二十年,我为了修大法,不怕把牢底坐穿!师父为了度我们生生世世受了无数的苦,为了跟我们结缘,遭了无数的罪!小小的坐牢,怕什么?我的女儿来看我,哭得很伤心,我乐呵呵地跟她说:“不要哭,妈妈很好!你回去要好好照顾爸爸。”我心情非常平静。一路发着正念,向押送我的610恶警讲真象,看到这些恶警受江氏谎言毒害,在对大法犯罪,下场是可悲的,真正的受害者是他们。

到了马三家,恶警问我:“怎么样?你有什么感受?”我说:“没有什么,挺新鲜的!”当时,我心如止水,恶警给我检查身体,医生问我:“以前有过什么病?”我说有过心脏病。其实我没有心脏病,不知为什么,就说了。刚说完,心脏就跳得非常快,做心电图时,我一直发正念,机器不好使,医生说:“你身上有什么东西咋的?”感觉很奇怪。我说:“什么也没有呀!”我知道是我正念显的功在起作用,就象“……现在用仪器在气功师身上测到了次声波、超声波、电磁波、红外线、紫外线、伽玛射线、中子、原子和微量金属元素等成分,这些不都是物质存在的东西吗?它也是物质。”当然能起到超常的作用。给我量血压,高压220,但是,我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我就想:就让他们检查吧!心电图开始好使了,心跳每分钟100多下,而且表现出情况非常严重,劳教所不敢收。610的恶警还想走后门送我,也不行,只好把我送回家。是师父把我救了回来。恶警最后又敲诈了我家人一万元钱才放我,回来后,我没有休息,马上找同修,一起投入证实大法之中。

在一次发真象中,路上都是警车,我有点紧张,在过横道时,走得快了点,把腿闪了一下,当时一动也不能动了,好象不是我的腿了。打车回了家,腿三天不能动,就在第三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见到自己的腿坏死了,这时来了个人说:“那儿有个人能治腿,非常好。”我低头看看自己的腿,说:“我就相信大法和师父,别的什么也不信!”再看腿上已长出了红红的新肉,全长好了,就醒来了。从那以后,我天天坚持早晨起来炼功、学法、发正念,腿也一天天地好起来了。

师父还鼓励我,让我看到另外空间,一个人在和一群小黑魔在打斗,一会儿,小黑魔全消灭了。我又看到了非常美好的空间,有很多佛、道、神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好象在忙什么,又有很多仙女散花,还有金色的龙在飞……

还有一次,金色、红色、蓝色的法轮带着美妙的金属声音,在我的腿前转动,非常漂亮,一会儿,看不到了。

我知道,师父就在我的身边呵护着我,在我有磨难的时候鼓励着我,师父对我的洪恩大德,我无法用人的语言来表达我的感激,我生命的永远都报答不了师恩浩荡。当我能走路时,就和女儿发真象传单,有时是女儿架着我回来的,我不怕磨难险阻,就是要做好师父要我们做的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真象,别的我什么都不去想。痛,你愿痛,你就痛,正法的事,你休想干扰我。在同修的鼓励下,我又能双盘炼静功一个小时了,痛得我汗从脸上往下流,你不就是痛吗?我笑着叫你痛好了。后来,炼功时不痛了,走路痛,一年多以后,我才不在乎它,现在已完全好了。

这里我想告诉一些有病业表现的同修,不要把它放在心上,只要我们心念正,师父什么都会为我们做的。

最后,我想用一首诗来表达我的心情:

大道开,宙宇明,
冲破恶浪返天庭,
师恩浩荡无以报,
溶法助法正念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