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公安局和永安派出所恶警对我和家人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6月2日】我曾多年疾病缠身,学了法轮大法后身体渐渐好转,健康起来了。99年10月,我和一名同修去北京亲属家,她去北京证实大法,回来后永安派出所包片民警李延伟认为我是去北京上访闹事,从那以后,他经常到我家和我的理发店骚扰,到我家使劲敲门,使楼上楼下不得安宁,我的生意也受到影响。

2001年1月李建伟和一名警察又到我的理发店强行拽我和女儿张楠去派出所。女儿被拽倒在雪地上,被拖到派出所时,手和身上都磨破了,回来后,女儿的手两个月后还在流脓淌水。就这样经常干扰,我的生意没法做,被迫停业,我的生活十分艰难。

一天,我和一名同修发放真象资料,告诉人们法轮功学员是好人,是无辜的受害者。之后,我被坏人举报,被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绑架,关押一个半月,挨了两个恶人的毒打,在被关押期间我瘦得皮包骨,全身长满疥疮,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放回后,永安派出所的梗月和另一名警察在永安街的路上遇见我女儿和女婿,就强行把他们绑架到派出所,女儿的丈夫当时就说:“我们去商店买东西,又没做什么坏事,凭什么抓我们?”两名警察硬是拽着不撒手,小伙子一气之下打了梗月一拳就跑了,他们把我身体瘦弱的女儿绑架到派出所,强加上罪名:法轮功袭警。他们对我女儿大打出手,拳打脚踢还不算,还抓着头发往墙上撞,撞得女儿头昏眼花,警察梗月叫嚣着非得劳教她三年,然后把她送進了看守所等待劳教。之后又抄了我的家,又给我家换了门锁然后在我家蹲坑,扬言说非要抓住我一块送進去。

我有家不能回,女儿被抓我又流离在外,没有经济收入,靠亲属帮助,生活非常艰难。当我弟弟找到梗月时,他开口就要两万元才肯放人,否则就送劳教三年。我家属又找到市公安局,市局警察要人情费,勒索了13000元还没见放人,最后张楠在看守所犯了脑膜炎,生命垂危才被放回来。

2003年我想继续开理发店,需要办个身份证,永安派出所不但不给办还把户口给我扣留,没有证件办不了工商营业执照,把人逼得无法生存,在江氏流氓集团的迫害下,好人太难做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