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办公室里向同事们集体讲真象


【明慧网2004年6月2日】我以前一直对单位同事讲真象。在我被劳教期间,我所在的公司又扩大了很多,办公室里有很多新同事。回来一段时间后,我发现如果没有工作上的合作,我很难找到机会和这些新同事说上话,但既然他们有缘和我在一个公司工作,我就一定要向他们讲真象。于是我开始想办法。

机会终于来了。一天,我要到监狱去看望我的一位老同事,他也是因为炼法轮功而被非法关押的。我早上特地找到我的另一位老同事,告诉她我要去看他,还有意站着和她说。她马上说让我给他带好,并问起我监狱、劳教所里的一些情况。办公室是开敞式的,很大,办公桌都用矮隔断隔开,如果有人大声说话,大家都能听得到。于是我就绘声绘色的大声和她聊起法轮功受到的各种迫害。不一会儿,我就听到身后发出“啧、啧”的叹息声,回头环顾办公室,只见从矮隔断后面探出一双双眼睛,大家都在看着我,还有一个新来的同事被柱子挡住,索性离开座位趴在隔断上认真的在听,看到我的目光转向他,他马上说:“别担心,我不去走汇报,我只是想听听。”我说:“我不担心,咱们单位没那个传统,大家都是好人!”

于是我索性转过身来对着大家讲起来,大家也纷纷向我提问。有人问:“自焚是怎么回事?”我就把自焚疑点,我自己了解的一些真象和《伪火》在国际上获奖的事讲给大家,提问的同事一声冷笑说:“哼!中国政府又闹笑话了!”

有人问:“他们对你们那么凶,你们就别炼了呗,何苦往枪口上撞?”我就举例讲大法弟子们以前身患绝症,或在生活中遇到巨大的磨难走投无路的时候,是大法净化了大家的身体,是大法打开了我们的心扉,使一些人放弃了轻生的想法,还是大法弟子在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了这些同修,才使他们度过难关。如果不是修大法,很多人早就没命了,所以选择放弃大法,就等于选择放弃自己的生命。

大家听后纷纷说:“看来法轮功还真好!”

有人问:“四川有一位大师绝食40多天,只喝水,司马×没有任何证据就非说人家是假的,你认为是真的吗?我觉得司马×这个家伙真够讨厌的!”

我说:“四川这件事是真是假我不知道,但我曾经在看守所里绝食近一个月,而且不喝水。”又有人问:“不喝水还能活吗?”“你看我不是活的好好的吗?当时警察给我们写假口供,我们才被迫绝食的,你要喝水警察就不怕了。我们号里的人看我们绝食之后还是很好,都佩服我们,也要学法轮功。而且法轮功当中比我绝食时间长的人还有。”

“给你们栽赃?那是不能接受!”

“看来法轮功还真是挺神奇!”

又有一位同事问:“我以前设计过一座看守所,全是人性化设计,有空调,每个监室都有一个很大的风圈,我还说给社会渣子住的地方怎么比我家还好?”

我说:“设施再好有什么用?我在看守所里从来就没放过风。而且人满为患,我们五个人挤在一米宽的地上睡觉,我每天都得指挥着大家一个个钻進被窝。剥夺人的自由已经是很痛苦了,他们有什么权力还让我们从肉体上承受这么大的痛苦?而且现在劳教所里关的不是社会渣子,几乎全是法轮功!花了纳税人那么多钱建这些关人的地方,关的还是好人!”

“那现在美军虐待战俘,让男战俘脱光衣服在女人面前走,连人的尊严都没有。”

我说:“关我的那个劳教所的女警察曾经把一位女弟子扒光衣服绑大板,让吸毒的同性恋对她耍流氓,用牙刷刷阴道。这还是人干的事吗?连畜生都不如!”

同事说:“哦!我明白了。”

这时同事们议论纷纷,有的说:“她说的我相信。我家乡的公安局长就公开说‘什么是法,老子讲的话就是法!’××党什么时候也换换位置,让别人领导一下,让我们老百姓也过几天好日子!”

一位同事开始公开表示支持法轮功,他说:“现在演的电视剧《别了,温哥华》里的小雪是为了和她黑社会的丈夫离婚被迫回国的,我不同情她。她要是六四学生或者是法轮功被秘密警察给抓回来,我才同情她呢!”

我说:“是呀,在国外法轮功是受法律保护的,可是江××还是派出了很多特务或者雇打手给海外的大法弟子捣乱。在人权会议上他们也派出所谓的非政府组织去造谣。”

“那应该告他们!”

“对!这些事一件件都被国外的法轮功给起诉了。好几个案子都胜诉了,例如……。而且外国的大法弟子还在全球公审江××,还起诉了罗干、曾庆红、刘淇等高官。”

这时那位趴在隔断上的同事说:“薄熙来也被起诉了!”

“你怎么知道的比我还多?”我故意问。

“我每天都能收到一封法轮功的E-mail,但我不能完全相信文字材料,所以我今天一定要听听当事人怎么说,这次就全清楚了。”

只见一位小伙子举起手,兴高采烈的说:“报告!我每天都能收到一封法轮功邮件!”

于是这次集体讲真象就在大家的欢笑声中结束了,我一看,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