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是如何利用民众的信谣心理来造谣的(下)


【明慧网2004年6月20日】(接上文)

10. 习惯于“把个体行为套到整体头上”的非理性心理

某个人出了事,是个体行为,但是,江泽民却把个体行为蓄意推广成整体行为,作为镇压整体的罪名,这在逻辑上讲是不通的。但是,很多人习惯上并不去深究个体行为与整体理念之间的关系,以及个体行为是否是整体理念所造成的必然结果。

美国德州一位39岁的母亲,迪娜•南尼(Deanna Laney),她杀死了她的8岁和6岁的儿子,说是“上帝告诉她要杀害她的儿子”。令人注意的是,在这些案例中,美国法官或政府没有因为凶手杀人的动机是什么“上帝”的暗示,而决定要取缔或镇压基督教。这就是把个体的行为同整体分别开来。因为基督教的教义没有教他的信徒去杀人。凶手的行为是她自己生理上、精神上的病态造成的,与基督教根本没有关系。

同样,法轮功中没有任何地方说明要去自杀杀人,而是恰恰相反,不准杀生。那么,江泽民把一些精神病人的个体行为(甚至根本没接触过法轮功的精神病人),扩展到法轮功整体上,作为取缔和镇压的理由,就是非常荒唐的。事实上,对神的信仰能使人更珍惜生命。

这种“把个体行为套到整体头上”的模糊手法,给江泽民利用不同个体的行为来造谣制造了不断翻新谎言的很大空间。

11. 不愿兼听对方意见的“先入为主”心理

在民主社会,人们习惯于从不同消息来源了解事情真象。在大陆几十年的“一言堂”下,人们反而习惯于“听一个声音”。江泽民造谣在先,人们就容易“先入为主”,产生了对法轮功不好的印象,这样,对于法轮功学员申明真象就不愿多了解了。所以有人对于官方媒体持续几年对法轮功的攻击习以为常,而多接到几封法轮功学员的真象邮件,就会心生反感,觉得被干扰了。

同时,江泽民用“傻子,愚昧,精神不正常”来抹黑对方,打击对方的“可信度”,也使得老百姓不愿相信对方的辩护了。

12. 利用人们对“邪教”为害社会的恐惧,让人产生联想心理

社会上确实是有一些乌七八糟的“邪教”团体,特别在其他国家,这些团体为害很多,人们对他们避之不及。江泽民就抓住老百姓的这个心理,反反复复的把法轮功同这些“邪教”相提并论,虽然节目中根本没有证据证明法轮功同那些“邪教”如何相干相似(完全可以把节目中的法轮功换成基督教、佛教甚至共产党),但是,放在一起天天灌输给大众,那个心理暗示和联想是非常自然的。这种联想暗示的宣传手法,江泽民一伙在这场迫害中是经常运用的,比如最近公安部长周永康把“遏制重特大火灾”同“严密防范法轮功”相提并论,就容易给人造成错觉。

13. 民众缺乏安全感,对政府的依附心理导致相信官方打击“不稳定”因素的努力

中共的历次政治运动都把国家弄乱了,老百姓心中缺乏安全感。可是,越没有安全感,就害怕乱,也就越认同“稳定压倒一切”:这么大个国家,不让中共来管,岂不更乱?于是,明知中共是谎言开道,可是人们总是很容易原谅政府,忘记过去的伤疤,寄希望中共今后会痛改前非,只要国家“稳定”就好。江泽民就是抓住这一点,把它不喜欢的事物都归到“不稳定”因素中,要老百姓“顾全大局”。这样的心理也造成一些人很容易配合政府,比如相信“和平上访”是“围攻”,“维护自身权利”是“扰乱社会”。

无神论的后果,也是造成一些人缺乏“安全感”的因素,也就自然有依附政府的心理,下意识找政府保护自己。这样,就容易附和政府的政策,包括不公正的政策。

在海外,更有些亲共侨领,为了个人私利,一味的充当某些人在海外的打手,帮助江泽民在海外散布对法轮功的仇恨。

14. 混淆爱党爱国的极端民族主义心理

爱领导人、爱政党、爱国本是不同的概念,但是,极端民族主义教育混淆了这些概念,一说批评领导人,就是反党,就是卖国主义。外国政府和民间团体对法轮功的人权支持,都能成为江泽民用来抹黑法轮功的借口;法轮功向世界揭露江泽民个人迫害人权的行为被说成是给中国抹黑,把江泽民混同于中国。这些情绪都能使一些人相信江泽民的谎言。

15. 用怀疑眼光看待被政府打压的团体的“有罪推断的挑刺心理”

“政府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就打压你?你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吗?”这种心理在听到被迫害者申述时,很容易变成去挑受害者的刺儿,而对于江泽民制造的那么多的谎言,他却不去探究。比如,天安门自焚案出来后,法轮功学员从慢镜头中发现了其中的重大破绽,原来当场死亡的刘春玲是被警察用重物在现场打死的。这么大的破绽,照说证据确凿吧,有的人他反而怀疑是不是法轮功人为的“做”出来的。你要他去找中央电视台的原带自己看看吧,他又拒绝去做。这就是在“有罪推断”之下的“挑刺心理”,造成的对受害者的偏见。

16. 不信谣的免疫防线经不住铺天盖地的强大媒体攻势

现在的人们要比以前成熟,不再容易一窝蜂的就相信什么。可是,今天的媒体之发达,比起过去可谓天壤之别,在批判法轮功上,江泽民动用的媒体批判的声势之大、动员范围之广前所未有,连文化大革命都远远不及,一时间说法轮功不好的内容几乎覆盖了所有的电视频道,充斥了所有的播出时间,挤占了报刊的大部分版面,同一性质的内容能在几乎同一时间上到中共控制的各个网站。各种各样的揭批会、控诉会、表态会,在这从上至下,无处不在的铺天盖地的强大攻势之下,很多人不信谣的免疫防线就这样崩溃了。

相反,能够在心理上跳出江泽民的造谣框框的人,就比较容易对谎言有免疫力。有一位大陆女青年,是地下教会成员,当问到她如何看待电视上说法轮功自杀的新闻时,她很坦然的说她是不相信的,因为她认为相信永生的人是不会去自杀的。

* * * * *

这场大批判不是几天就完结了,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还在持续着。江泽民利用无辜民众的各种各样的好恶心理来造谣,来丑化一个民间群体,在历史上也算是登峰造极了。

从媒体宣传来看,造谣涉及的范围有:封建迷信,愚昧无知,反科学,伪科学,走火入魔,邪教,自杀,自残,杀人,围攻,搞政治,敛财,受骗上当,被反华势力利用,自杀升天,给中国抹黑,发精神病,破坏稳定,扰乱社会,祸国殃民,残害生命,反人类,亡党亡国,等等等等。

虽然这些谎言可能都互相矛盾,但是对于老百姓,却起到了“总有一款适合你”的效果。

迎合了人的好恶的谎言最具欺骗性,如果人们能够认识到自己心里被江泽民利用的偏见,认清“不认同”不等于就应该去“反对、仇恨”,而是冷静的了解法轮功,给法轮功一个客观的态度和生存的空间,也许世界就会更加真诚,善良和宽容,所有的人都会在这样的社会中生活得更安全、更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