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块钱看一颗心


【明慧网2004年6月24日】修炼是神圣的,但在凡间表现出来并不一定每件事都轰轰烈烈或是引人注目。往往在我们不经意时,更容易反映出自己的心性。

一次外出集体洪法活动时,很多同修都没有准备吃的。几位同修为了方便大家节省时间,花自己的钱给大家买来了食物,无论分量大小,只要求吃的每人象征性的交一块钱。因为这次洪法活动持续了两三天,我自己也准备了食物。但是其中的一次早餐,为了省时间我也吃了一份。当时心里嘀咕着应该交这一块钱,可是转念一想,几天来我也就只吃了一份,很多时候是吃自己带的食物,好象不必要交这钱吧,所以给自己找借口说晚点一定给同修这钱。第二天洪法结束时也“顺理成章”的忘记便回家了。

看起来这钱好象小得很,可我的这颗心却反映到其间自己做的一个梦中。梦里,我和一些同修老在一个地方转来转去。这时我发现路边的一个水盆里放了一些珠宝之类的东西,梦中给我的感觉是这些东西是没主的,没有什么价值就是看起来好玩,而且谁拿都行。于是我将其中的一个象水晶的东西挑出来,心里想:这东西看起来很有意思,可是我要来没有用,没有任何价值。但是下一个念头却想:虽然没有用,可拿着也没错。于是就把这东西拿走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心中无比懊悔和惭愧。为什么即使是小得对自己没有价值的东西,都如此之执著呢?!说到底还不是一个“贪”吗?在交这一块钱的问题上,自己得到的不正是同修付出的吗?当意识到自己的这颗心之后,我知道自己错了,但是没太往心里去。好象是心里隐隐约约的想:悟到就行了,想多了是执著。就是因为这藕断丝连的执著,不久又发生了一件事。

我住在和其他学生同租的一个房子里,每个月大家都平分水电费。在最近的一次交费时,为了凑钱我把很多散钱给了舍友,这时舍友不大愿意了。她说:“这钱太散了,你给我一块整钱吧,我给你找散钱。”当时我想:这些散钱凑在一起刚好够,要是我把整钱给她,她还得补我散钱,这样我就得拿一堆散钱。可是我的包里正好有两块整钱,不给她不是要撒谎吗?犹豫之后,我居然对她说:“我没有整一块钱。”回到房间之后,我心里好象压着一块东西。其实和他们同住的一年来,我一直能严格的象修炼人一样要求自己,把帐算的清清楚楚,而且尽量凡事不计较,散钱这么小的事是从来没有计较过,因此自己还攒下了一堆散币。可为什么在这最后一次交费上,自己摔了这一跟头。为了几块散币可以睁眼说瞎话,连炼功人的身份都不要了?!说白了不就是为了这点私心而说谎吗?

当我平静下来以后,我将这事前前后后的想了一遍。悟到:修炼中凡事再小,也是一颗心。往往大的方面大的事情我们是很容易看得到,也能把握好自己,而小事就不易察觉。这倒不是谨小慎微的做事,而是从小事中也可以看出一颗心,反映出自己修炼的状态。回想修炼的这几年,每次摔大跟头的时候,并不是自己的心突然过不去了,或者是突然出来一个执著心。都是在之前一件件小事中过不去,没引起重视,执著心一点点的加强,最后大到心放不下,终于强烈的反映在某件事中,过不去还摔大跟头。修炼就是要扎扎实实的修,很多事都存在着如何摆放自己的一颗心,不在事情大小,而在于自己执著心的大小。

后续

意识到这一点后,我在前天法会回程路上将自己的执著和悟到的都和同修说了。当时我定的回程汽车票早了一天,意味着这张回程票已经过期了。一些同修告诉我,要么我可能得重新买一张票(折人民币几百块钱),幸运的话我只需要交一笔延期费,原来的车票还可以用。就在去汽车站之前,一位搭上顺路车的同修将她的火车票给了我,如果我的汽车票不能延期,那么这张火车票也能帮我省下一段路钱。可是我在等火车的时候改变了主意,我将这张火车票又转给另一位要坐火车的同修,自己打算还是坐汽车回去。就在赶往汽车站的路上,这颗心又犯嘀咕了,心想要不要回去拿回那张票搭火车啊,可以省下一笔路费哪。但是我还是稳住自己的心:本来这票就不是我掏钱买的,我为什么非得执著这点小利?我就保持这样的心态到车站卖票处补票,出乎意料的是,出票员当即给我重新开了一张当天的车票,没要我交一分钱。我知道是师父告诉我:放下执著于那张火车票的这颗心是做对了。

晚上到家时,看到学校图书馆来的一封信,说是我借的几本书过期了,要罚款(折人民币一千五百多元),而且还得交手续费。因为赶去参加法会的时候走的匆忙,没有时间还书,过期日期正好是法会活动的第一天。我又一次稳住自己的心,想该我出的钱就出吧。第二天去还书时,我把自己未来得及还书的情况说了,管理员听了之后在网络上替我把要罚的款消了,但是告诉我还是要交手续费。我还是平静的想该交的就交吧,谁知她去问了一圈回来却说我不用交这钱了。

现在想来,自己笑了,这来来去去发生的这点事,不就是为了磨这一颗心么?如果自己早把这颗心放下,这些事根本不用发生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