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家被迫害的遭遇


【明慧网2004年6月24日】我的爸爸潘家全是一位勤劳善良能干、爱关心帮助别人的人,自从爸爸学了法轮功以后,人变得比以前更好了,也不向妈妈发火了,我很爱我的家,邻居也很羡慕我的家。

我记得97年爸爸接触了法轮功以后,人就变的大不一样了。一开始,爸爸的腰骨折了,按说是要吃药打针的,但是在姨妈的说服下,爸爸学起了法轮功,没过多长时间,爸爸的腰好了。从这时开始,我和妈妈也开始和爸爸一起学。

没过多长时间,法轮功被迫害,当时爸爸继续干着他的小生意。有一天,南郊乡派出所的人来到我们家把爸爸和妈妈一同叫到了派出所,从那一天开始,我的家人就开始了监狱生涯。记得当时妹妹还在读初中,我则在医院实习,迫不得已,只好把实习的科室停了下来,请假回家照料家中的家务,一个养鸡场养了上千只鸡该出栏了,地里的蔬菜也该卖了,家里却没有一个大人,没办法,这沉重的担子只好压在我的身上。爸爸妈妈被抓走的时候再三叮嘱我和妹妹,不要请假,迫于无奈的我请了二十多天的长假,天天累得我喘不过气来,又要卖鸡,又要卖菜,我天天盼着爸爸和妈妈能早点回来。终于有一天,我接到了派出所的通知,他们说:“今天老潘老宁(妈妈)到期了,你去接他们吧。”我听了这话就骑着自行车去接。到了地方那些干警说:“你带生活费没有,没带别想接人。”我听了这话后,心里总觉得不是滋味,随口说了一句:“你们关人还要生活费呀。要多少?”“三百元,两个人。”我伸手从兜里掏出了我这些天卖蔬菜钱给了他们,这才把爸爸和妈妈放了出来。没过多长时间,不知为什么,警察又把爸爸给送進了看守所,在那里爸爸渡过了一个没有家人的春节。一个月后,他们把爸爸放了出来。

我清楚的记得,那是四年前的一天,爸爸再次被派出所的人带走以后,他们那些干警又把我和妈妈叫到了乡政府,家里只剩下正在上学的妹妹,下午家里没一个人,他们没有搜查证就开始了对我们家的第一次大搜查。这次搜查,他们也是想把我的爸爸送進监狱判刑。警察在家里没搜到东西,心不甘,又到我们家地里的鸡店去搜,在那里也没有搜到,他们就在我们家的地里鸡房里制造了一些假证据来诬陷爸爸。当时我们都不在现场,连家里的亲戚也不在场。就这样,警察把鸡房门撬开,把制造的假证据拿给爸爸看,二话没说就把爸爸判了三年劳教,送進了劳教所。等妈妈回到家,得知这一切后,流下了难过的泪水,没办法,我们母女三人在家过着艰难的日子。一开始我们去看爸爸,他们那些干警不让见。后来的一天,我们终于见到了爸爸。一眼看去,爸爸老了好多,我和妈妈看着爸爸哭了,因为爸爸的手肿的像馒头,脚肿的像大象的腿,走路一瘸一拐的,手握不住筷子,现在还落下这么个病根。爸爸被分到磷肥厂干活以后才这个样子。在那里他们被逼迫超负荷劳动,一天一个人要装七八十吨的磷肥,装不完就挨打,吃的连一点油水也没有。过节了,那些干警吃饺子,可怜爸爸他们只能喝一点饺子汤。夏天到了,西红柿的价钱还算可以,妈妈给爸爸送去了两筐西红柿,没想到爸爸一个也没见。两筐的西红柿算是不翼而飞了,有的家属送的西瓜也是如此。

爸爸不在家的日子里,妈妈受了多大的委屈,谁也不知道,那些干警们把我的爸爸送進监狱以后,也不知抄了我们多少次家,大概也有八九次了,连搜查证也没有。有一次,他们晚上十一点多去了我们家,妈妈我们都睡了,没给他们开门,他们就从墙外翻進了院子里,把大门一开,然后把房门一脚踹开,進了屋。当时,他们还很生气,二话没说就把妈妈从床上拉了下来,开始问妈妈“为什么不开门。”妈妈气得说不出话,我从床上起来跑到了妈妈的房间,只见妈妈没穿衣服躺在地上直打哆嗦,我叫妹妹帮我忙把妈妈的衣服穿上,质问他们:“你们这是干什么,是拜访还是强盗啊?!”半天他们没说一句话,妹妹气不过,说了一句:“你们这些土匪、人渣子又来干什么。”他们其中一个人说了一句“搜”,他们一伙人便开始翻箱倒柜搜起来。我把妈妈从地上扶起来,把妹妹拉到一边。过了好长时间,他们把屋子翻了个底朝天,也没翻出什么东西来。派出所的所长老袁转身就走,随后,那几个跟班的也赶快溜走了。

还有一次我正在上班,妹妹正在上学,妈妈正在做生意,就被派出所的人把我们母女三人带到了市公安局,到了下午六点多,又被开封县公安局的人带到了开封县。我和妈妈一看事头不对,就要求回家拿换洗衣服,可是他们不许。我们也不再想了,看到底能把我们带到什么地方。到了开封县公安局,妹妹立即被送到了开封县看守所,我和妈妈被关到了他们后院的拘留所。在那里过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警察就把妹妹送到了开封市看守所,把妈妈送到了开封县看守所,把我则送到了杞县看守所。爸爸被送進劳教所以后,我们母女三人就没过过一天安静的日子。我在杞县看守所的一个月里,知道了好多不可告人的刑具。刚進门,看门的就让我蹲下,我看了看他,心想:我不是犯人,我不蹲。话还没说出口,就被看门的那个恶警一把抓着头发摁倒在地上,恶警嘴里还不停的骂着。之后,他们把我带到女犯住的号子里,第一天就让我背什么监规,限一个星期之内背会,背不会就要戴脚镣。和我同住在一个女号里的还有一位将近五十岁的妇女,她就是背不会监规,被戴上了沉重的脚镣。在那里只要脑子稍微反应的慢一点,就会被拳打脚踢痛打一顿。好不容易盼到了一个月,就在这一天,我和妹妹都出来了,唯有妈妈又被送到了开封县公安局的后院拘留所里,在那里又关了半个月,恶警还要我妈妈交半个月的生活费,我妈没交,他们就给我妈开了个欠条,说我妈欠他们的生活费。

三年后的一天,爸爸终于回到了家,但是好景不长。一天,爸爸正在药厂上班,就被派出所的人抓走了,这一去又被判了一年半的劳教,现在被分到西郊五十亩,也不让家人见,也许那些干警让他们干的活是外面的人所不能承受的吧。

开封市南郊乡派出所所长 袁兴振
副所长 高占北
派出所成员 李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