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市优秀女教师遭绑架迫害 失去自由和工作


【明慧网2004年6月26日】山东潍坊市第十二中学教师赵雪梅,是一位工作认真负责,兢兢业业,教学成绩突出的优秀教师。她把爱播撒给每一位学生,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赢得了学生们对她的尊敬和爱戴。

2002年3月14日上午,正在办公室备课的赵老师,突然被叫到校长办公室,随后就失去了人身自由。原因是她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并为法轮功说了句公道话。中午赵老师被强行扣押在学校接待室,由专人看管,上厕所都有人跟着监视。下午,在坊子区610的指挥下,区教育局和学校要送她去“潍坊工业干校洗脑班”進行所谓“转化”,实质上是精神迫害。被赵老师严词拒绝,并强烈要求回家看望正在发烧的孩子(不满6岁)。校长刘庆俭骗她说送她回家看孩子,然而直接将赵雪梅非法送到“工业干校转化班”進行非法的关押。中国宪法明文规定的宪法自由、言论自由被肆意践踏了。

当学生们得知自己敬爱的赵老师被带走后,她所教的两班学生无不感到震惊、难过和愤慨,强烈要求放回赵老师,一个班的学生全哭了,另一个班的学生则全体罢课,有的家长甚至直接找到区610办公室要求让赵老师回校上课,她始终没被放回上班。

所谓的“工业干校转化班”就是洗脑班,实际上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变相监狱。两扇结实的大铁门终日紧锁着,四周的围墙上插满玻璃碴(现有挂满了铁丝网),院子里放养着两条狼狗,随时都有咬人的可能。被强行关押在此的赵老师,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她的工资也从2002年4月份开始被停发,她被强迫听诽谤大法的污言秽语,看诬陷大法的邪恶录像,还要遭受“转化人员”的无理谩骂,被强制写放弃信仰的“悔过书”,“揭批书”和“保证书”。并且还要交纳3000元的所谓“转化费”,赵老师的身心受到沉重打击,在精神和经济双重迫害下,她因修大法而好的病又犯了。她被放回家期间,思念她的学生们赶来看望他们尊敬的赵老师。而坊子区公安局的王全峰和赵成林却趁机以了解情况为由,跑到赵雪梅家威胁其丈夫缴纳毫无根据的5000元所谓“罚金”。赵老师和丈夫认为这是非法的,拒绝缴纳。潍坊十二中校长刘庆俭就准备再次将赵老师送回洗脑班迫害。因为当时赵老师身体虚弱,他们没敢动手,但十二中却天天派人或打电话监视她,搅的赵老师一家人心惶惶,不得安宁。

在被剥夺工作权利,人身安全时刻受到威胁的情况下,为避免再遭迫害,赵雪梅老师被迫流离失所。年幼的女儿只能靠她60多岁的母亲抚养,一老一小相依为命,即便这样,学校仍不放过多次,派人骚扰祖孙俩,甚至深更半夜去敲门,据说派出所还派警察在她母亲家周围监视一老一小的行动,祖孙俩在担惊受怕中艰难度日。

2002年7月下旬,十二中又诱骗赵老师的丈夫带路,学校书记滕建旭带着两名保卫科人员到赵老师的亲戚家寻找她,名为找人,实为挥霍钱财四处游山玩水。他们从龙口到青岛,从四川乐山到长江三峡大饱眼福、口福,而巨额花费全算在赵老师的帐上。

2002年10月份,流离在外的赵雪梅老师又被奎文区恶警在十六大前的大搜捕中非法拘捕,关押在奎文看守所后又转到潍城看守所迫害,在潍城看守所,她被野蛮灌食(赵老师一直绝食抗议对她的迫害),但在她的奋力抵抗中,她又被非法送往邪恶的洗脑班继续迫害,赵老师坚持绝食抗议对她的非法关押,在绝食十三天后,奄奄一息的赵雪梅老师才被释放。

从去年秋天开始,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赵老师到坊子区教育局要求恢复工作,因为王宝军局长从强行送她去洗脑班那时开始,就一直负责此事。所以她直接找到副局长王宝军,可王宝军却推说得听区里的意见,他说了不算,在她多次要求下,均未得到答复。

当赵老师追问她的工资是哪个人命令停发的时,王宝军说是教育局通知学校停发的,并说:“学校为寻找你,花那么多钱,怎么办?”言外之意,扣发工资就是用来当旅游费的。不论是停止工作,还是停发工资,赵老师没见过任何书面处理意见。到目前为止,她已被非法剥夺工作权利两年多了,在她的一直要求下,却一直得不到解决。

我们想问一下那些参与迫害的人们:你们是否受到过一丝良心的谴责?是否想过当法轮功被平反之时,你们如何收场!是否想到过你们的未来?要知道,迫害善良的大法弟子,天理难容啊!为了你们自己的未来,尽快醒悟吧!

迫害主要负责人:

刘庆俭,手机13905365368,邮编261200
王全峰,手机13953605001,宅电7602846
王宝军,办公室电话7628029
迫害主要责任单位:坊子区610办公室,潍坊坊子区教育局,潍坊十二中学,奎文公安局,坊子公安局,工业干校洗脑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