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使我获新生 讲真话遭恶人迫害


【明慧网2004年6月16日】我从小体弱多病,两岁时得了支气管哮喘,并有心肌炎、肺炎等多种疾病,虽然父亲是远近闻名的大夫,也只是能维持住、别让我出现生命危险而已,为此,母亲四处打听偏方,为了治病,母亲眼含泪水硬逼我吃下那些令我作呕的东西(蝙蝠等),我为此不知哭过多少次,病情却一直不见好转,和我一样大小的朋友都上学了,我却只能在家里看门,好不容易上了本村的小学,毕业后又因为体弱,去不了离我们村五、六里路的中学,只好在小学又多留了一年,就是这样还几次病倒在上学的路上。当时我已经十五、六岁的时候,母亲还担心我被大风卷走。被病魔折磨得痛苦不堪的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摆脱病魔的控制,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幸运的是1995年的夏天我接触了法轮功。自从修炼大法以来,我真正感受到了没有病是什么滋味,是慈悲的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使我成为一个身心健康的人。我身心的转变,也赢得了丈夫对我修炼大法的理解和支持。

但好景不长,这个使人强身健体和道德回升的好功法却被江泽民出于嫉妒而扣上了迷信的大帽子進行疯狂镇压迫害,这个邪恶之首利用手中的权力导演了“天安门自焚案”丑剧来栽赃、陷害法轮功,企图蒙蔽中国及全世界善良的人们。

我们都是些通过修炼大法身心受益的,因此就去北京上访,结果却被邪恶之徒非法关進拘留所、看守所,甚至劳教所、监狱,遭到疯狂毒打、凌辱,逼迫我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上访无门,我们就把平时省吃俭用的钱做成真象传单,告诉善良的人们,我们只是在做好人,我们是无辜被迫害的,让人们从谎言中走出来。

讲真象的自由也被邪恶江氏集团剥夺。我自己就被非法关押進看守所3次,遭到邪恶之徒残酷的折磨。为了让我们放弃大法修炼,把“文革”那一套整人的办法也搬出来了,株连九族,家人、亲戚朋友都受到不同程度的骚扰和迫害。最后,我被迫流离失所,丈夫和几岁的孩子也跟随我到处搬家。受尽了苦。

在邪恶江泽民集团这种疯狂的肉体和精神摧残下,我曾一时迷失,放弃了修炼。但时间不长,病魔再次缠身,丈夫将我送進医院打针输液,也不见好转,在生命危险时,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又一次拯救了我的生命,也挽救了我们这个家,我又走入了大法修炼中。

2004年5月5日,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大法真象,我到高密市夏庄镇大集上散发真象传单,被恶警非法绑架到高密市看守所,将我吊铐在柱子上一天,到晚上才把我放下来。我抗议他们的非法迫害,邪恶之徒就对我强行野蛮灌食。把我铐在铁柱子上,用铁链子捆住我的腰和脖子,把头发缠在铁椅子上,勒得我喘不过气来,又用钳子夹住我的鼻子,用螺丝刀撬开我的牙齿咯咯响。姓谭的所长把我打得全身是伤,满身瘀青。还把我捆在铁椅子上放在雨里淋,或在烈日下晒,不让我去厕所,用尽了各种卑鄙手段对我進行迫害。

后来,他们逼迫我丈夫劝我放弃修炼法轮功。我丈夫说“她原先一身疾病,学法轮功后好了。99年以前在家学得好好的,结果你们给扣上了×教的大帽子,象文革一样对待人家,人家才出来上访的,又不让上访,才逼得人家出来讲真象、印真象书的。没镇压前人家也没出来讲什么真象的”。反×教大队的人听了我丈夫的话,再也没话说了,就勒索了我丈夫5000元钱,才放我回家。

善良的父老乡亲们,不要觉得这场对正义的迫害于你无关,这是对人类道德、良知的毁灭,相信你们明白真象后,能记住“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好”,为自己和亲人营造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