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师父和大法(罗马尼亚)


【明慧网2004年6月26日】我叫达娜,来自罗马尼亚。我想在这里和大家一起分享我所经历的我对师父和大法的信念的考验。在协助一位曾经在中国遭受了8个月监禁和虐待的学员举办画展时,我看到了自己个人修炼方面的有漏之处。我希望和你们一起分享自己所悟到的。

一开始,我丝毫不怀疑这个画展能办成。于是,我将心思集中花在为了使画展成功而应该避免的一些事情上。这些念头一直在整个寻找画展大厅的过程中支配着我们。当时只有一个酒店的经理愿意将展览大厅租给我们。遗憾的是,因为我们没有经费,这个展厅远远超出我们的支付能力。实际上,我们在找免费的展厅。虽然我在内心保持平静,但也开始思考为什么我们找不到合适的地方。我坚信师父与大法,相信师父会帮我们,但是我有个不好的感觉,觉得什么地方有漏。有些事好象不大对劲,只是当时我认识不到是怎么回事。

我们在街上徘徊,想找一个被腾空的,而房主又允许我们用2-3天的商业楼。但是我们没找到。当时我们想在平时炼功的公园里组织这个画展。在这位画家要来的三天前,一位学员发了个电子邮件给我。在邮件中,他详尽的论述了为什么这个展览需要延期。他提出了许多原因,包括缺乏资金、宣传不足、准备不足,乃至心态不够纯净等。

尽管我一开始得法不容易,但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师父和大法。我一直确信师父在我最需要弄懂什么的时候会在我静心学法的时候给我启发的。可是有很长时间我很信任某个修炼人,这个执著使得很多时候该做的事没有恰当的完成。这对我来说是个巨大的阻碍。我的执著影响了我对这个人的态度。我甚至找师父的话和讲的法来将就这个执著。我当时确信这个学员的洞察力,却没有想到自己应该负起责任,以纯净的心态做事。

当晚我收到一个德国学员的电话,她是负责安排展出日期的。当时我的执著强烈的反映出来了。我告诉她,我们需要延期,因为没有资金,没有足够的宣传,而且真正没有准备好。而实际上我打心里根本从来也没有相信过自己对她说的这些话。她回答说,她会联系这位画家推迟展期。

挂上电话后我立刻躺到了床上,但是我却突然间明白了!我相信其他人的想法实际上已经影响到了我对师父和大法的信任。这是个严重的漏洞。我突然间觉得自己就象个常人,我还看到自己在缩小。我居然用自己的执著与师父给予的所有美好的东西来交换,这太可怕了。我感到心痛,而且胃里在翻搅。整个人充满了悔恨。而其中的痛苦是难以忍受和用言语来形容的。

我想马上改正过来!我想打电话给那个德国学员,向她保证我们会找到解决的办法,没有必要推迟展期。我想告诉她我相信师父,并因此确信师父会帮助我们。现在我才发现我没有她的电话。我满心焦急的坐在那里,为自己感到不安──只有小小的我在执著造成的不幸中打着滚──但同时我开始试着在法上看这件事。我不记得就这样呆了多久。剩下的唯一确信就是慈悲的师父一定会说到做到。我渐渐意识到为什么自己摔得这么重。我为自己没能百分之百相信师父和大法而请求宽恕。

然后在认识到和明白这一点之后,我为这次过失而感到深深的懊悔。这时电话响了,我接到通知说,这位画家不管怎么样还是会来的。我从心底最深处感激师父。就在第二天我们找到了展厅。这个新装修的大厅在亮丽的黄蓝交错的颜色当中,好象就是在等待着我们。什么事都到位了。展厅的价格也不贵,比起其它地方的开价,它看起来只是象征性的费用。虽然我们只有11个学员,但看起来好象有几千人,绝对的。

每个人都在帮忙,我最终明白了协调合作会使事情都做得很有效。每个人都应该得到参与做大法工作的机会。有人做了一个大横幅挂在楼上做广告,有人做画框, 有人在发传单和邀请函,有人通知媒体,还有其它的事情。大家都在忙。 每个人都在尽力以自己的方式来帮忙。没有人在指挥别人。我悟到上面提到的执著只会减少我对师父和大法的信任。

我还想提到一件事:一个中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打电话给大厅的房主。他要求房主不要把大厅租给我们,因为是法轮功……政治问题……以及更多的谎话。 而这个房主对这个问题有很深的认识,他知道什么是法轮功,因为我们已经告诉了他什么是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真象。他告诉这个大使馆的工作人员,这次展览是为了艺术,与政治没有任何关系。

当这个中国人意识到没有办法再次赢得这场给法轮功抹黑的战役之后,他们再一次与房主联系并企图贿赂他。他们要房主取消展览并把我们赶到街上去。正直的房主告诉那个中国人,他已经签了合同,并且要履行这个合同。而我刚刚告诉你们的这些事,现在已经被登在了一个大型电视台的网页上。

另外还有一次经历来考验我对师父和大法的信。

几个月前,我母亲必须要油漆她的房子。但当时她正生着病。那时我也正好非常忙,要到另外一个城市去洪法,在那里我们还要被一家电视台请去介绍法轮功和讲真象。这是一个使人们知道迫害真象的好机会,一定不能失去。我一生都在等着大法,现在我找到了大法,我也不能失去任何讲清真象和帮助其他人发现大法的机会。因此我决定到那里,去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我去了那个城市,但是心里觉得不好受,因为我把母亲留在那里,一个人面对她的问题了。

当我回到家后,母亲却很高兴。她告诉我说,因为她的一个朋友给她帮了忙,朋友为我母亲做了她要做的事,而朋友却说是为了我而做的。我知道这实际上是师父帮的忙。

还有一次的经历使我对大法与师父的信任得到了加强。那是一个月以前的事。当我们为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而安排一个信息日时,我们向警察申请了许可,并希望他们给予帮助。他们说,我们必须要付款。他们的要价是我们可以支付的。我存了一笔钱,可那是为了去基辅参加经验交流会的。不过我还是决定用这笔钱交申请费,因为我知道讲关于迫害的真象和帮助人们知道大法是更重要的。第二天我们到警察局去签合同时,他们告诉我,他们已经决定不向我们收费了。但是我还是用我存款的一部分做了关于大法与被迫害事实的相片,以便在信息日使用。后来当我应该买去基辅的车票的时候,我却因为钱不够而买不了了。我在心里放弃了去那里的想法,但是我知道我做了我应该做的。可是第二天,有个同修给我打电话告诉我,“我得到了一笔信用款,可以借你一些,买去基辅的车票。”我流泪了,感受到师父的慈悲。

这两件事都帮我认识到我所遇到的每件事情都是帮助我修炼的。

以上是我个人的体悟,如有不妥请指出,以便帮助我在修炼的路上精進。最后请让我向尊敬的师父表达最深的谢意,而且我感谢各位同修。

(2004年欧洲维也纳法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