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秦皇岛市青龙县木头凳镇不法官吏对我家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6月27日】我今年56岁,住在河北省秦皇岛市青龙县木头凳镇安子沟村,1996年修炼法轮大法。以前身体得过严重的疾病,自从修炼后疾病全都好了。

我是1975年入党的中共党员,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下达命令提出党员不许炼法轮功后,一些官员多次找我,要求我放弃修炼。修炼大法几年的亲身实践,使我深深知道法轮功对政府、对百姓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因此,我坚持修炼大法。那时他们就派人天天来我家看着我。

为了向国家反映法轮功教人向善、使人身心受益的真实情况,我连续去北京上访。1999年11月,我第二次去北京上访,在半路上被青龙县公安局截回来,被非法送進青龙县看守所,遭恶警毒打、强迫蹲马步。

看守所所长王金强行逼我多次趴冰。那时气温在零下二十多度,我从早上八点趴冰,直到把手冻黑了,才让起来。趴冰时,王金还用皮鞋踩我手,并怂恿犯人用皮条打我。在被关押的9天里,我遭受了无数的折磨,身上带的120元钱也叫号长给搜走了。我儿子听说我受迫害后,找到公安局局长张玺,交了600元钱,又交看守所120元伙食费,才把我带回家。

2000年正月初十,木头凳镇派出所所长韩敏带着恶警来我家,非法把我家全翻了一遍,抢走了录音机、大法书。因我们夫妻俩都炼法轮功,他们就把我们两口子全绑架到木头凳派出所,还敲诈我交200元汽车加油钱。我不交,恶警们就在第二天开车到我家拿东西,吓得我儿子背着电视去别人家吃住,长期不敢回家。

2000年7月,大哥家女儿结婚办喜事那天,木头凳镇政府周子秋、派出所所长韩敏带着恶警来到大哥家,把我们夫妻俩又一起绑架,送到青龙县法制教育中心洗脑。我在邪恶的洗脑班遭到公安局长及恶警刘长河等人的迫害达39天,直到我身体被迫害的不行了,他们怕担责任,给村干部打电话让赶快把我接回来。村书记李井合把我接回家。

2000年8月,公安局恶警刘长河等人又来到我家,把我绑架到木头凳派出所,恶徒诬蔑陷害其他大法弟子,想让我作证,我没有配合邪恶之徒。恶徒们不甘心,过了三天,县里又给镇政府打电话,就这样他们派村干部陆海云把我送到青龙县公安局。公安局局长张玺、恶警刘长河、李长兴等审了我一天,张玺对我连打带骂。只因没替他们作证,张玺就想把我关押起来。送我的村干部替我说情,他们才放我。

2000年11月,我再次去北京上访,被北京公安非法抓后拘留1天,把我铐在暖气上不能动。晚上,木头凳镇政府政法委书记周子秋去车把我带回来送進青龙看守所,被关押的30多天,遭受恶警用各种手段残酷迫害。所长王金让犯人多次用皮条打,强制趴冰。几天里连续趴冰几十个小时。一天,下着冰雪,他们白天让我在冰雪里趴一天,到晚上把我送到一个冷房里冻,睡的凉板子,板子上也有水,不给被子盖,到早上起床时冻得下不了床。有一天,趴冰七个小时,起来了,王金还让犯人给我套上30斤的大镣子,动转都无能力,王金却还逼迫我从大门口走到屋门口。因手和脚连在一起,大小便都不能自理。

我一个50多岁的农村妇女,没有伤害任何人,只因依法行使公民的上访权利,只想凭良心说一句真话,就遭受了“人民警察”的如此虐待。我绝食抗议迫害,他们强行插管子灌食,使我疼痛难忍。

一天,看守所管教说收拾东西让我回家,出了门口恶警们和公安局局长张玺,就把我和其他大法弟子两个、两个的铐在一起,让我们在劳教书上签字,当时我想:做好人还得被劳教?就喊:“法轮大法好!”,张玺将我打倒在地。就这样被非法判两年劳教,送唐山开平劳教所。

在唐山开平劳教所,恶警们迫害大法弟子手段更多,不让我们学法炼功,打骂是常事。时常送到大厅里,绑在椅子上8-9个小时。

在我绝食几个月的时间里,每天恶警们都把我拉去灌食,有时灌盐水,有时灌药。有一次,插管子灌食,几个男恶警按着我,把我给灌昏过去很长时间。有时他们让犯人给灌食,什么方法、什么量都不管,给人灌得回去连拉带吐。

在劳教所,整天的坐小板凳,坐一天,连动都不让动。后来又天天走队列,不走就打,都不知被打过多少次。后又把我送到女队强行转化。有一天早上,队长一上班就让我把衣服带好跟他走。我不去,一会儿,来了几个男队长把我拉出去,同修们拉着我,恶警们用电棍都给电了。他们把我拉到一间屋里,抓住我头发往木头上撞,把我撞得昏了过去,他们把我抬到车上,送往保定高阳劳教所(更邪恶)。一路上,把我和另一同修手脚铐在一起。

到保定高阳劳教所后,恶警逼我抱着头半蹲着面对墙,不让动。6天6夜不让睡觉,灌食时,恶警把我牙都给打掉一个。在长时间的高压迫害下,长时间不学法,因为自己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走向邪悟,写了三书,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是师父的慈悲使我重新走入了修炼的行列。

我因为做好人,却被江氏集团劳教十五个月,被他们开除党籍。儿子为我得了一场大病。女儿为我付出了很多钱。这场针对无辜炼功百姓的迫害,给多少家庭带来了巨大的精神痛苦和经济损失,给多少按“真善忍”做好人的炼功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和肉体折磨。

善良的人们,也许您会问:为什么吃那么多的苦还要坚持修炼?我要告诉您的是:江××发动的迫害是完全非法的,从开始就违反了中国的宪法,败坏了中国的道德与良知;对法轮功的攻击都是建立在欺骗和谎言基础上的!

顺应“真善忍”最根本佛法,做个好人是世人最大的福分,同化法轮大法做个修炼人,是生命最可贵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