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是一面镜子:罗马帝国毁于瘟疫的启示


【明慧网2004年6月27日】在公元541年到公元591年短短五十年间,强大的罗马帝国竟发生了四次可怕的瘟疫,其直接结果就是导致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帝国的衰落。生活在今天的人们仍可从《圣徒传》的作者约翰和历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详尽的记载中了解当时的惨烈。前者见证了第一次瘟疫,而后者则亲历了四次瘟疫。

约翰是如此记叙当时的情景的:

到处都是“因无人埋葬而在街道上开裂、腐烂的尸体”。四处都有倒毙街头、令所有的观者都倍感恐怖与震惊的“范例”。他们腹部肿胀,大张着的嘴里如洪流般喷出阵阵脓水,他们的眼睛通红,手则朝上高举着。尸体叠着尸体,在角落里、街道上、庭园的门廊里以及教堂里腐烂。

“在海上的薄雾里,有船只因其船员遭到了上帝的愤怒的袭击而变成了漂浮在浪涛之上的坟墓”。

田地当中“满是变白了的挺立着的谷物”,却根本无人“收割贮藏”。“大群已经快要变成野生动物的绵羊、山羊、牛以及猪,这些牲畜已然忘却了耕地的生活以及曾经放牧它们的人类的声音”。

“有时,当人们正在互相看着对方進行交谈的时候,他们就开始摇晃,然后倒在街上或者家中。当一个人手里拿着工具,坐在那儿做他的手工艺品的时候,他也可能会倒向一边,灵魂出窍。”

“一个人去市场买一些必须品,当他站在那儿谈话或者数零钱的时候,死亡突然袭击了这边的买者和那边的卖者,商品和货款尚在中间,却没有买者或卖者去捡拾起来”。

在君士坦丁堡,死亡的人数不可计数,“在一天当中,5000到7000人,甚至是多达12000人到l6000人离开了这个世界。由于这还仅仅只是个开始,政府官员们就站在港口、十字路口以及城门处清点着死亡人数。

“这样,君士坦丁堡人濒临了灭绝的边缘,只有少数幸存者。如果仅仅考虑那些死在街头的人——若有人希望我们能够说出实际上曾经统计过的具体的死亡数字——有超过30万人在街头毙命。那些负责清点死亡人数的官员统计不过来,就直接拉出城去了。”而且政府当局很快就找不到足够的埋葬地了。“由于既没有担架也没有掘墓人,尸体只好被堆在街上,整个城市散发着尸臭”。

墓地用完之后,死者被葬于海中。大量的尸体被送到海滩上。成千上万具尸体“堆满了整个海滩,就如同大河上的漂浮物,而脓水则流入海中”。虽然所有船只穿梭往来,不停的向海中倾倒它们装载的可怕货物,但要清理完所有的死尸仍然是不可能的。

因此,皇帝决定采取一种新的处理尸体的办法——修建巨大的坟墓,每一个坟墓可容纳7万具尸体。“由于缺少足够的空间,所以,男人和女人、年轻人和孩子都被挤在了一起,就像腐烂的葡萄一般被许多只脚践踏着。接着,从上面又头朝下的扔下来许多尸体,这些贵族男女、老年男女、年轻男女以及小女孩儿和婴儿的尸体就这样被摔了下来,在坑底被摔成碎块。”

“每一个王国、每一块领地、每一个地区以及每一个强大的城市,其全部子民都无一遗漏的被瘟疫玩弄于股掌之间。”

通过约翰的描述,我们仿如亲历,我们的心也同样在颤栗。这场瘟疫是如此可怕:它的发生迅疾而又无影无踪,人们随时都在面临着死亡。用“尸横遍野”一词来形容当时的惨状丝毫也不过分。而历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的描述让我们进一步了解染上瘟疫后的人们的惨状:

“在有些人的身上,它是从头部开始的,眼睛充血、面部肿胀,继而是咽喉不适,再然后,这些人就永远的从人群中消失了。……有些人的内脏流了出来;有些人身患腹股沟腺炎,脓水四溢,并且发高烧,这些人会在两三天内死去。有的瘟疫感染者尚能苟延残喘几天,而有的病人则在发病后几分钟内死去。有些人感染了一两次又康复了,但是等待他们的,不过是第三次感染以及随之而来的死亡而已。”

从埃及的培琉喜阿姆和亚历山大港,从君士坦丁堡到罗马帝国的各个角落,第一次瘟疫席卷了罗马帝国全境。三分之一的人死于这场可怕的瘟疫。而在首都君士坦丁堡,更有半数以上的居民死亡。

罗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爆发如此大规模可怕的瘟疫?为什么有些与患病的人密切接触后仍然活了下来?当时的幸存者约翰已清晰的认识到:这是上帝的惩罚!

约翰为了让后人知道瘟疫的残酷,为了让后人有前车之鉴的实例,在他痛苦的经历中写下了他的忠言。“当我(以弗所的约翰),一个不幸的人,在想要把这些事件一一记入历史档案的时候,有很多次,我的思维都被麻木粘滞住。而且,出于很多原因,我想将它完全忘却:首先是因为就算是所有的口舌相加,也是无法叙述它的;此外,还因为当整个世界都在摇晃,走向崩溃,当一代人的生存时间都被大大缩减了的时候,就算是能够记录下这些数不胜数的事件当中的一小部分,又有何用呢? 而记录下这一切的人,又是为谁记录下这一切的呢?”

“但是,我接着又想,用我们的笔,让我们的后人知道上帝惩罚我们的数不胜数的事件当中的一小部分,这总不会错。也许,在我们之后的世界的剩余岁月里,我们的后人会为我们因自己的罪行而遭受到的可怕灾祸感到恐怖与震惊,并且能因我们这些不幸的人所遭受的惩罚而变得更加明智,从而能将他们自己从上帝的愤怒以及未来的苦难当中解救出来。”

是的,如果不是上天的惩罚,很多事情确实是很难解释清楚的。那么,为什么上帝要惩罚罗马帝国?

让我们看一看那时的罗马人究竟做了些什么让上天如此愤怒。原来是对基督教和基督徒的迫害导致人神共愤,而这场迫害竟持续了三百年。公元64年尼禄火烧罗马城,并嫁祸于基督徒,这是罗马帝国历史上对基督徒的第一次大迫害。尼禄之后又有戴克里先等多位皇帝迫害基督教徒,从公元64年到公元4世纪初大迫害共进行了十次之多。公元303年2月23日,戴克里先皇帝在帝国东部发动了最大的一次迫害:摧毁教会,收缴圣经,基督徒们要么选择悔过,要么选择死亡。许多不放弃信仰的基督徒被杀。正是伴随着对基督徒的迫害,罗马帝国开始不断受到天灾和瘟疫的打击,经济状况不断恶化,直至走向没落。

历史是重复的,今天的人们又有多少人象约翰希望的那样“能因我们这些不幸的人所遭受的惩罚而变得更加明智”,从而能将自己从上帝的愤怒以及未来的苦难当中解救出来? 又有多少人知道上天已然在警示着我们?

很多人还记得2003年初发生在中国大陆的那场瘟疫吧?当时,一种叫SARS的病毒从南到北,从西到东,几乎席卷了整个国境,然后蔓延到世界其它国家,并导致许多人死亡。那时的可怕场景,相信许多人依旧记忆犹新:满眼是带着白色口罩并含着警惕眼神的人们,满眼是带着防毒面罩、穿着四层保护衣的医生护士,满耳是救护车的尖叫声和人们传来传去的小道消息,满鼻是味道浓烈的消毒水的味道……空气中到处弥漫着紧张的气氛。在北京乃至很多城市的大街上空空荡荡,行人稀少,车辆稀少;饭馆、商店等服务机构的服务人员超过了顾客;许多应该见面解决的事情就通过电话、邮件等解决了。人们尽量减少出行、会客的次数,只为了避免感染。死去的人们被送去直接火化,这意味着他或她的亲人已没有见其最后一面的可能……

可是,SARS好象是故意跟人们开玩笑,明明一直呆在家中、只跟家里接触的人会得上,而有些工作在一线的医护人员却安然无恙。于是,所谓的专家们只好用一些似是而非的理由来解释。就在专家们预测SARS将持续多长时间时,它在肆虐了几个月后,又突然无影无踪了,让人们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感到了诸多的不解。而且迄今为止,人们依旧不清楚SARS病毒的来源、感染途径等。

冥冥中今日中国发生的这场瘟疫似乎与一千多年前罗马帝国发生的瘟疫暗含着某种相近之处:都是来无踪去无影;都造成了巨大的人员死亡;都给人们造成了巨大的心理恐慌。只是昔日的惨烈还没有在今日显现,所以在SARS消失后,人们又恢复了麻木,而不再思考这真正的原因何在。

我们已经知道,罗马帝国是因为迫害基督教而遭到了上天的惩罚,那么,今天的中国遭受如此大的瘟疫又是因为什么?

放眼找寻,原来是一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正在遭受巨大的迫害,而这种迫害是史无前例的:多达十万人被关押在监狱和劳教所里并遭受着酷刑,至少有几百人被虐杀,更有无计其数的人们被迫流离失所。众多的人们被谎言毒害着,对这些善良的修炼者,人们或以恶语相向,或加以嘲讽,或以冷漠待之……如果真有神明的存在,天上的神怎能容忍这种种违背天理的行为?这场瘟疫正是对人们的警示。如果人们还不从中醒悟,当年罗马帝国发生的惨状很有可能再次在中国大地发生:人们在说话之间就会倒下,所有的街道都发出腐尸的味道,没有足够的棺木成殓尸体,人们变得越来越麻木……

但是上天依旧是慈悲于人的,还在等待着人们的醒悟,可是时间还有多长呢?人们啊,切不要等到真正的灾难降临时再觉醒,那时一切都悔之晚矣!

(原载正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