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工作便利向人们介绍突破封锁软件


【明慧网2004年6月28日】流离失所后,我接近两年的时间没有找工作,靠着身边的积蓄做着讲真象的事和维持生计。学习了2003年上半年师父的新讲法后,我看到了自己的偏激,明白了有份工作的意义。03年8月,我来到一施工单位顺利的找到了工作:铺设居民生活区的宽带光缆。本来我只负责施工质量,到用户家里开通网络不属于我的工作范围。到工程后期,网络公司需要调试人员。从法理中我明白,这是一个好机会,能够直接告诉居民突破网络封锁的办法,有利于人们了解真象。于是我就主动要求干这个工作,而且是义务的。当然,领导欣然接受了我的申请。

实际上,我的电脑知识只限于简单的文字排版,对于网络几乎啥也不懂,能否干好这个工作自己也没有底。我就带着唯一的“技术资本”:那几个优秀的突破网络封锁的软件,走上了反封锁的征程。一路上,真正体会着师父的引领和不断的给予智慧。

由于开通网络的工作很简单,只需要到用户家里对计算机進行简单的ip设置,前后一般需要10分钟即可。如此短的时间怎么够呢?有时候正在为难,刚要起身离去,突然用户会问上一句“你能告诉我一些好的网站吗?”,此刻感动的我会立即给他介绍“动态网”。而用户的反应非常令人感动,明显感到他们就在等待着这一天:有人说,我一直在盼着有这样的软件,今天终于来了;当我提到有能看到海外真实情况的软件,有的人就激动的合十,急切的让我给他下载下来;有人不会用计算机,为了能看这些讲真话的海外网站也要从此学用计算机;有的全家人送出门外……,他们中有老人、家庭妇女、小学生、公司老板、书记、公安等各阶层的人士。

用户认为我是网络公司的人,应该网络和计算机很熟练。不可思议的是,自从开始干这个工作那天开始,我确实感到自己打字速度快多了,很熟练的样子,这样当然更适合于我向用户介绍反封锁网站。在他们看来,能够看到封锁网站一定是“高手”。从法中我明白,这一切不是让我当“电脑高手”的。然而时间久了,在众多的“你是高手”的赞誉声中,自己就很难把握了。

有一次,一个用户在我给他开通后不几天,电脑出了问题,给他下载的freegate5.1也没有了。系统重新安装后还上不了网,就把我和卖给他机器的人都叫到他家里“会诊”,判断是电脑还是网络问题。户主的儿子上小学,提醒说爱看我告诉他的那个海外网站。我还不悟,觉得卖计算机的人在场,“不方便”讲。等那人走了以后,我才把freegate下载下来。从他家里走出来,我感到很别扭,查看自己的心,恍然明白了:我为什么不敢当着那个人的面找动态网呢?我自己常用一套下载动态网软件的办法。这些天来,欢喜心使我慢慢的觉得这种突破网络的途径是‘我自己的发明’,是我成为‘网络高手’‘高人一筹’的资本。关键时刻却把救人的使命忘得一干二净。难道那个卖计算机的人就不需要救吗?我真是体察到自己滋长的名利心和妒忌心在这关键时刻害了人,错失了救人的时机。然而,慈悲的师父又给了我重新做好和那人得救的机会。同样的事情一周后又发生了,这次我在卖计算机的人面前演示了下载“自由门”的全过程,那小伙子认真的听着最后说‘我明白了’就走了。看得出户主惊讶于我在‘宣传’动态网。

形势变化也很快,4月份我给他们介绍还不感兴趣的人,到了5月份就会很认真的接受我告诉他‘动态网’了。有位大嫂,最初我给她提到有海外封锁网站可以看,她就说‘那就封着吧,不看了’,一下给我噎住了;后来‘计算机有点小问题’又来到她家,我鼓足勇气给她介绍了自由门软件。再次遇见她时,她说那些网站很多骂江××的文章,越看越爱看。有个人明着让我给他找黄色网站看,我没有理会他,还是给他介绍动态网和海外讲真话的媒体,再次来到他家时,发现他正浏览有关法轮功真象的报道呢,而且对我说,文章说得很好。还有人就喜欢股票,就推荐他看海外的有关中国经济的真实报道,后来发现他的家人喜欢上了动态网的内容了。最近还有人主动找到我,让我给他下载自由门,他是从朋友那里听说我这里有。有个小孩问我,软件有多大,一张软盘能不能放下,可不可以给别人。我说没问题。他说一会儿就给对门的邻居送过去……

一开始我担心的很多,怕有人(受蒙蔽深的人)告发、怕千篇一律的告诉住在很近的人(一个大的生活区)引起议论、怕领导知道等等。由于重重顾虑,开始的时候,我没有能按照师父要求的不分职业、职位的去救人,对领导身边的、党委书记或专管网络的领导就没有告诉他们反封锁网站;听说要开通的人家是公安局的,就心里嘀咕,痛失许多的机缘。有的人我给他介绍了动态网,他一句话也不说,冷漠的表情最让我心里忐忑不安。但想起师父的教导,不错过每一次机会,我就鼓足勇气,克服着自己的怕心,想着‘赶快爬起来’、‘下次做好’。多次的摔打,现在能够坦然的向各种阶层的人介绍了。当然有时条件实在不具备也不能勉强。

有一个有趣的现象,我以常人的角度介绍给他们自由门freegate等软件,常人会很自然的接受,没有任何戒备,甚至根本不考虑什么安全问题,大胆放心的看着被封锁网站。反倒是我担心人们不敢看,就给人家讲软件如何安全等,发现他们好像听不懂、也不在意,早就被渴望已久的内容所吸引。只有两三个人提过安全问题,在给他说了有关软件加密的情况后,就都放心了。所以后来我就不再主动说软件安全的问题了。在开通的用户中,只碰到一位曾经学大法的,一直没有走出来的,现在想看明慧网

一点小小的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