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近期新学员得法的故事三则

【明慧网2004年6月29日】

(1)日本人小悟是一位盲人,母亲生下他后,发现他是盲孩子,就和父亲商量给他取名叫小悟。两年前我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在火车站发真象报纸,他直奔我走了过来,问我发的是什么报纸,我简单的解释了一下是法轮功,他立即表示想炼功。当时我想盲人怎么教呀,太麻烦,再说我正在发报纸。他似乎也感应到了我对他的态度,就去找另一位学员,那位学员的日语说的不好,无法和小悟進行交流,无奈盲人小悟失望的走了(事后我非常后悔,大法洪传度人是不分人群、等级的)。

事隔两年,昨天我们集体在公园炼功洪法,当还有三分钟就要结束解散时,小悟突然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大声问∶“是法轮功吗?告诉我,你们是炼的法轮功吗?”学员回答:是的。小悟高兴的大叫:“太好了,我终于找到你们了,两年了,我到处在找法轮功,甚至打电话到中国驻日大使馆询问怎样联系学习法轮功,大使馆说无可奉告。今天终于找到了。”

看到他,我的心里很内疚,是我的人的观念造成小悟当时没能得法,耽误了两年,要不是慈悲的师父再次安排他今日得法的缘分,那我真的用什么都无法挽回这一念之差造成的悔恨。小悟表示马上就要学功,不能再错过机缘了。还说这是他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2)小美原来住在日本的A市,身边的朋友有几位大法学员,大家知道她喜欢求神拜佛保平安,并招来了附体,(她自己也知道身体不对劲)。于是大家劝她学法轮大法,她由于听信中国政府的谎言,对大法持偏见。大家对此也感觉很可惜。

后来她经人介绍与B市的老公结了婚,朋友们拜托B市的大法学员照顾她。小美与B市的学员约好在火车站见面,开场白曰:你们千万别劝我炼法轮功,在此基础之上我们可以作朋友。

回到家后,小美感到很奇怪,为什么平时自己说话半个小时就非常累,而今天聊了一个上午却一点都没感觉累,反而觉得很轻松。

过了一周,她又找到大法学员,问上次是怎么回事,这次她还破例把学员领回家坐,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跳,满屋子摆着各种请来的狐黄白柳的牌位。大法学员耐心的对她讲解了「转法轮」里的法理,及附体迫害人的道理。她终于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求助学员帮她解决附体的问题。学员告诉她只有学法轮功才能救她,别无更好的办法。她终于肯静下心来开始读大法。然后在她的身上发生了一系列巨大的变化就可想而知了。要不然也不会促使她下决心打电话给大法学员说:“我想加入你们法轮功”。就这样,一个被附体的危险常人得了大法,从此走上了新生之路。还有生活在中国大陆的对大法持偏见的全家20几口人也明白了真象。

(3)小利是小美的朋友,住在日本的C市,当小美得法后纷纷打电话给她的朋友,想把大法的美好传向各界亲朋好友,小利得知一向反对大法的小美已经开始炼了法轮功,心里很是不解。但是仔细的想一想,为什么中国越是镇压,炼的人反而有增无减。于是也想试一下,在老学员的帮助下,她找到了当地学员借来了「转法轮」,一口气读完。放下书,她立即打电话给小美说:“这就是我多年来一直在找的,终于找到了,谢谢你。”就像老师所说的后来者居上,小利一得法,马上开始讲真象,办炼功点,老学员都自愧不如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