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小学教师遭唐山市丰南区钱营镇恶人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2004年6月3日】我是一名小学教师,在唐山市丰南区钱营镇太各庄小学任教。现被非法关押在河北唐山荷花坑劳教所,在此我要把我的不幸遭遇详细叙述给所有善良的人们。

今年2月11日开学后第一天的早晨8点钟左右,校长肖振才告诉我说:“钱营派出所找你。”我说我还要上课,他说:“换一换,看看有什么事。”我骑摩托车来到派出所,随即便被扣押,我借方便之机逃出来,他们开车尾追堵截,将我反绑侧身挤于车座缝中,劫持回派出所。派出所刘指导员怒气冲冲骂道:××,本来我该休假,因为你我没法回家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他对旁边一个干警说:“把食品袋拿来!”不一会,一个警察拿来三个塑料袋,刘指导狞笑着说:“别着急。”他对着塑料袋吹了口气,然后猛的套在我的头上,并在我脖子部位用手捏紧,我顿时无法呼吸,情急之中用牙咬破塑料袋。其余几个人死死按住我的胳膊和肩膀,刘指导说:“套两个!”我奋力挣扎,终于又咬破。塑料袋用完了,刘指导恶狠狠的说:“去买来!”别的警察赶紧去买,不一会买了15个。这时有一个小偷被带到留置号,他们怕被人看到,便将我带到一个空屋子里继续折磨。他们将15个塑料袋用完,见我仍不屈服,就将我强行按倒,脱掉袜子和裤子,并把袜子塞到我嘴里。他们用绳子将我反绑,用直径4、5厘米的木棒插進绳子用力拧,然后他们把着木棒向上抬,一抬一放。我高喊:“大法好!”几个邪恶之徒累得呼呼喘气,刘说:“我算服了你。”

他们把我带到所长办公室,所长荣驷装出一副伪善的样子,询问我一些情况,我说我炼功无罪,向人们讲清真象也无罪。然后荣驷命人把我带到会议室,他们将整理好的记录拿出来让我签字,并说有什么话可以写上。当我要写时,他们慌忙说:“你要写什么?”我说:“我就写你们如何迫害我!”警察立即气急败坏的将我拉到墙边,左右开弓打我嘴巴,打了20多下,一个年轻的警察边打边说:“记住,我叫×××(名字待查)”

他们每次迫害我,都是挂好窗帘,关好门,因为他们心中有鬼,怕人知道。12日上午,他们将我和赵永国一起送到丰南看守所。

由于我拒绝签字并坚持炼功,在警察的唆使下,犯人对我大打出手,而警察则躲在窗口得意的笑。13日由于我仍不妥协,在看守所所长的指使下,恶人给我戴上了手铐和脚镣,将我反锁在床上长达70小时。

我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3月12日被钱营派出所接出,送到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并被非法判处劳教一年。

一个善良守法的公民就这样被剥夺了人权,这是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故事,也是法轮大法修炼者被江泽民邪恶集团迫害的缩影。在世界各国普遍关注人权的今天,还有无数的法轮大法修炼者被关押在中国各地的劳教所、看守所、监狱遭受着非人的迫害,这就是中国大陆的“最佳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