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评论:江氏酷刑——不以死亡为终点的阴险虐杀


【明慧网2004年6月30日】曾经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读到一本描述古今中外的死刑的书,实在令人毛骨悚然。这些惨无人道的死刑包括中国的凌迟和西方的十字架等等虐杀刑罚,很多虐杀的受害者都是信仰宗教的无辜民众,比如早期的基督教徒和后期基督教的胡格纳教派。这些刑罚和在死亡面前战胜恐惧的信众让我想起今天的法轮功民众,他们的遭遇也许看起来不似当年基督徒那般惨烈,但是其承受的巨大痛苦并不次于后者,甚至有过之。

如知情者披露的约束衣酷刑。此刑是从河南许昌第三男子劳教所传出,河南省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从2003年4月起对坚强不屈的法轮功学员开始使用。此衣从前身套进在后背结带,衣袖长出手臂约25公分,衣袖上有带,此衣由细帆布制作。警察将此衣强行给坚强不屈的法轮功学员穿上,将其手臂拉至后背双臂交叉绑住,然后再将双臂过肩拉至胸前,再绑住双腿,腾空吊在铁窗上,耳朵里塞上耳机不停地播放诬蔑法轮功的言论,嘴里再用布塞住。据目击者口述,用此刑者,首先从肩、肘、腕处筋断骨裂,双臂立即残废;用此刑时间长者,背骨全部断裂!

又如,在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这个所谓的“文明劳教所”里,臭虫、跳蚤、虱子、蚊蝇很多。法轮功学员长期被关押在阴暗的监舍里,动辄就被毒打和戴手铐或关進黑暗潮湿的禁闭室,因此很多学员身上出现红肿、湿疹等现象。劳教所便在“人道主义”的幌子下以“治病”为名加重迫害——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只要身上有点搔痒或红疙瘩或溃疡,警察就指使吸毒劳教人员施行强制“擦药”。有时警察让6~7个吸毒劳教人员对付一个法轮功学员,或把法轮功学员拖到操场上,浑身上下衣服全部扒光,几个吸毒者把人按在地上,用手套抓起硫磺膏一把把往身上乱抓乱抹,他们手套上沾满了脓血和尘土也不更换,继续又给另一个法轮功学员身上抹。对坚决反抗的法轮功学员抹完了还用手铐吊起来。一个个被擦药的法轮功学员满身灰尘、分不清哪是脓血哪是药膏。法轮功学员被抹药后,无一例外地出现了全身红肿、创面扩大,已经好转的又恶化甚至化脓等状况,痛苦异常。这些已成了日常精神折磨的一部份。

在全国各地的劳教所,很多遭受非法关押、被剥夺了一切权利的法轮功学员采取绝食的方式抗议迫害。以“灌食”名义加重绝食者的痛苦,以提高“转化率”竟成了警察的一种“常规手段”。在数不清的案例中,通常是由几个、甚至十几个警察或者劳教人员(非医护人员),用既粗又硬的胶皮管或塑料管(非医用,根本不涂润滑油或润滑粉),恶狠狠的从口腔或者鼻腔捅入食管,然后倒入大盆的超浓度盐水(盐多水少),有的还倒入生玉米面加水、辣椒水,甚至白酒与刺激性药物。为了加速逼迫因绝食而浑身无力的法轮功学员屈服,警察与劳教人员将胶皮管在学员口腔、鼻腔、食道内来回抽动,或多次将管子插入拔出。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被灌后都口鼻流血,腹部严重鼓胀,胃里灼痛难耐;有的学员因胶皮管插入肺管而剧咳以致窒息;有的被灌后大量吐血。值得指出的是,这种灌食是重复性的——只要人不死,就继续灌。一些绝食者正是因为不能无止境的忍受这种残忍的折磨而停止绝食的。

古时那些刑罚的目地是给受害者带来尽可能漫长和剧烈的痛苦,但都是以死亡为终点,再漫长也不过几日(我们不应该把痛苦定量,因为任何无辜者承受的痛苦都是不可接受的无穷大,笔者在这里只是为了说明问题)。可是中国的江泽民政权对被劫持進监狱、劳教所和所谓的“转化班”的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折磨并不以死亡为终点,其终点是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并诋毁自己的信仰。这种做法就如同强迫一个佛教徒谩骂释迦牟尼,或强迫一个基督徒诅咒耶稣一样,对于虔诚的信仰者来说是绝对无法接受的。于是被江氏政权所操纵的警察和所谓的“执法人员”就想出各种酷刑来折磨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以达到目地。

江氏政府一方面把所谓的“转化率”和干警的职位奖金挂钩,一方面又许诺所谓的“死亡名额”,于是这些干警在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摧残中就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即使折磨致死也不必承担罪责,可是酷刑的终点并不是死亡,而是所谓的“转化”,于是酷刑的唯一目地就是为了制造漫长而巨大的痛苦使受害者屈服。这种痛苦绝非几日之内,而是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这种痛苦远大于死亡,也就是人们所说的生不如死。在这种生不如死的酷刑折磨下,确有个别的法轮功学员实在无法承受巨大的痛苦而选择死亡,这种做法从法轮功的教导来讲绝对是错误的,但是,这都是江氏集团的罪恶造成的。可是江氏集团的喉舌媒体却反咬一口,逼死人命后反而以自杀来進一步抹黑法轮功,可谓丧尽天良。

法轮功学员遭受的酷刑和古时的残杀还有另一个不同之处。古时的残杀是野蛮的当权者为了杀一儆百而在大庭广众之下進行,对罪恶并无任何掩饰,相反,其追求的就是恐怖的轰动效果。可是在当今时代,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已经成为普遍共识,甚至连中国的宪法都予以承认,所以江氏集团的所有罪恶都不得不在幕后進行,其目地已不再是以惨死来吓阻民众,而是以强迫改变信仰者的思想并让信仰者上电视诋毁自己的信仰来对民众進行洗脑。所以江氏集团在制造生不如死的痛苦的同时,还要竭力掩盖罪恶,为自己涂脂抹粉,把腥风血雨的摧残说成是“春风化雨”的“教育”,同时还效仿当年纳粹粉饰集中营的办法,邀请海外记者参观被打扮成度假村一样的劳教所,以欺骗世界舆论。正因为对罪恶的掩盖才使得罪恶更加肆无忌惮。

我们必须揭露江氏集团的谎言,我们必须让公众了解江氏集团的残毒,我们必须更全面、系统、深入的控诉江氏集团的罪恶,这是我们制止酷刑虐杀的必要的一步。希望法轮功学员在世界各地的酷刑展继续如火如荼的举办下去、继续完善,配合其它各种讲真象的形式,将江氏及其集团的罪恶昭彰于天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