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正法没结束我就有希望


【明慧网2004年6月30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1998年得法的,在这之前,我虽然年纪轻轻,但长年全身是病,从皮肤到内脏、关节炎、骨质增生、子宫瘤、膀胱炎,全身几乎没有好地方。我把所有的积蓄都送進了医院,也无济于事。旧病未去,又添新病,我几乎对生活失去了信心。

就在这时,朋友向我介绍法轮功,得知免费教功,我便走入修炼场。第一次听到炼功音乐,感觉那么熟悉,好象是寻求了很久很久的东西,今天终于被我找到。炼功不到一个月,我的身体就得到了全部净化,象完全换了一个人,精神焕发,身轻如飘。每次炼功都是泪流满面,我知道是我明白的一面看到我已经找到了回家的路,也看到师父对弟子的慈悲苦度,因此而激动不已。

1999年2月,在睡梦中有人告诉我,叫我赶快去韩国,我说没钱,他说找母亲,我说母亲也没钱,他说你就找你母亲就解决了。第二天,我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按照梦中的启示向我母亲借钱,母亲不高兴的说:“我没钱你不知道吗?”我只好回家了,谁知下午母亲告诉我她的朋友愿意借钱给我。就这样我顺利的来到韩国。不到三个月,中国就开始镇压法轮功。我和其他来韩国的同修一样,本来是肩负着证实法的使命来韩国的,只是我没有及时悟到这一点,没有在法上提高上来,因此走了一些弯路。

后来从家乡传来江氏集团在媒体上给法轮功造的谣,说什么“自焚”、“围攻”等,由于我悟性太差,学法不深,没有站在法理上思考一下,就相信了邪恶的宣传,放弃了修炼。

没过多久,我身上的老病一点一点开始复发,我又陷入了痛苦之中,这时我还不悟,把我打工挣的钱全部用来治病。我在韩国做了子宫瘤手术后又动颈椎骨质增生手术,但韩国汉城最大医院的专家教授说,手术成功率不大,会造成智力障碍和偏瘫的可能性很大,不愿给我动手术。我在痛苦绝望的情况下,進了基督教会,后又進了佛教的门,发现那里都是乌烟瘴气,根本不是我要寻找的。

漫漫痛苦的人生路,到底哪里是我的归宿?因重病在身,我躺在病床上思考我的一生。我突然想起在国内算卦之事,那是1995年,由于我重病在身,想求算卦先生帮我算一下。那位算卦先生在我们那儿反映特别灵验,谁知我到那儿时,算卦先生要我赶快离开,说看到有一个轮子朝我滚来,其他什么也算不出来,并且由于这个轮子,其他人他也算不出来了。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后来,我乔装打扮又去了两次,结果一样。

想到这,我突然明白了,那算卦先生说的“轮子”不就是法轮吗?原来师父在我没得法前就已经在管我了。我回想和同修一起炼功时那种纯正、祥和、美好的感受,多么好的功法啊,为什么中国要镇压呢?修真、善、忍何罪之有?师父严格要求我们修炼者不能杀生,连自杀都是有罪的,怎么会去自焚呢?为什么在镇压之前的七年间没有这类事?而镇压后说今天杀人,明天放火,天下哪有那么巧合的事?特别是我自身通过修炼大法受益的见证……想着想着,我猛然惊醒,我从心底里喊出“法轮大法好”!这才是我寻求已久的真理,是我返本归真的路。

从那以后,我多方寻求《转法轮》这本宝书,排除种种干扰后,最终如愿以偿,重新走入大法修炼之中。我悟到,是慈悲的师父又一次收留了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下决心加倍努力。

有一次集体学法,当读到张果老倒骑驴时,眼前忽然展现出一幅景象:那是个又黑暗又荒凉的地方,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远处,很远很远的地方,隐约的看到一座金碧辉煌、灿烂繁华的城市,那离我太遥远了。看到同修一个个都走了,就剩下我一个人了,当时我的心情又惊慌又沉重,这时我发现张果老也在我附近,他倒骑着驴子怀着沉重的心情,一步一步的走着。我难过的痛哭失声。我悟到:同修们都走了,而我没有跟上正法的進程,我已经拉得太远太远。还有一些本来是有希望圆满的同修由于迷在常人之中,没能走出来证实法,还在黑暗中挣扎着。

师父的慈悲点化象重锤一样把我敲醒,从那以后,我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时间跟同修们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象,我相信,只要正法还没结束,我就有希望!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2004年6月27日

(2004年韩国华人大法修炼心得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