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一铁路工人被迫害得生活难以自理


【明慧网2004年6月30日】我是一名铁路工人,1996年喜得大法后,我的人生有了很大的转折。我由一个重名、重利的人转变成一个不重名、不重利、为他人着想的好人。得法前我的双脚足跟患有骨刺,走路不敢着地。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我的身心得到了健康,而且我懂得了怎样做一个好人,时时刻刻用“真、善、忍”的法理约束自己,坚定不移的修炼大法。

1999年7月22日是法轮大法弟子遭受邪恶迫害的开始。我做为一名大法弟子怎能袖手旁观呢?我要为大法申冤,我要证实大法好,我要把我的心里话告诉所有的人“法轮大法好!”

我在1999年9月4日進京上访,被恶警非法抓捕,被带到北京铁路招待所,后又被带回吉铁公安处。恶警开始审问我,叫我写保证书,并说出同修的姓名,一同去多少人,是谁带的头。我没有说,也没写保证。我告诉他们:“修炼大法的都是好人,都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法轮大法是正法。为什么叫写保证?”

他们见我不写,就开始体罚我,让我站墙根、关铁笼子、戴手铐子而且是背铐扣着,还拳打脚踢、打耳光,把双手扣在铁柜上,还用口袋蒙住头,拿电棍电我,电棍的电用没了。这时我的双手手腕已经疼痛难忍了,后来就没知觉了。恶警们使尽了招术也没撬开我的嘴,然后就把我送往吉林市西山铁路收容所,拘留了15天,交款150元,并罚款3000元,说是接我时是坐飞机去的。恶警们非法抄我的家,收走大法书一本,讲法带一套。从拘留所出来后,他们又把我送到洗脑班呆了二十天左右,出来后我又重新投入到证实法的洪流中了。

2001年9月29日晚,因我粘贴真象被610两名恶警非法抓捕。他们问我有钱没有,我说没有,他们就把我又送到吉铁公安处,还半夜到我家搜查,又搜走一本大法书。随后,连夜将我送往铁路收容所,并叫我签名,我坚决不签,他们就把我关進牢房。随后就上来七、八个老犯把我打了一顿,又问我犯的什么事,我说什么事也没犯,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就给他们讲真象。老犯说:你这么好的人怎么也给抓進来了?我们要知道是这么回事,我们就不打你了,是公安叫打的。老犯对我的事情很同情,而且还跟着学炼功了。

我在拘留所里关了一个月零一天,又被非法判了两年劳教,我被送到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一進去管教就问我“为什么要炼法轮功?”我说:“法轮功教人向善、做好人、强身健体,以前我两脚跟长骨刺不敢走路,专家都说治不了,修大法不长时间就好了。”

他们叫我写五书,我不写,就开始打我,给我戴手扣子,让几个犯人把我衣服扒光。先用一个电棍电我,看不起作用。又拿来两根电棍电,一直电到中午饭过后,一看还不行才把我送到严管班。十几天里一直对我進行迫害,我全身浮肿,不能蹲,呼吸困难,晚上不能睡觉,肾脏受损,排尿困难。同一监室的犯人见我病情很重,怕出危险,就报告管教人员,他们把我送到二二二医院检查。610恶警过来说:“你别装蒜了,要是检查没事,回来后看我怎么收拾你,检察结果是,血压高240、低压160、三度心衰、腰间盘压迫神经右腿痛,入院两天一夜就花了2000元。然后,我又到市中心医院检查办保外,转到铁路医院住院,共花了3000元,供应段又罚5000元,当月两份工资没发(其中包括临时工钱)共计1000元,在劳教期间每月工资只开200-300元左右,直到现在我还是生活不能自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