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一残疾大法弟子的故事


【明慧网2004年6月18日】我叫张爱民,现年四十二周岁,高中文化,是中国铁道部沈阳铁路局吉林分局吉林西车物段一无双下肢的伤残女工。户籍为吉林省永吉县双河镇一委一组(沈吉线长岗火车站铁宅),现住址在吉林省吉林市延安街四川路铁宅铁东中区副十一号楼二单元一楼一号,宅电0432-6156468。

一九九七年六月十四日,正值我欲轻生自杀时,偶听四盘录音磁带,只觉“真、善、忍”是我所渴求的,这声音是那么久违与亲切,我就此放弃轻生,决定学一学吧。没想到,就只是炼炼功、打打坐、看看书,每天挤出点睡觉、看电视、闲聊的时间,不到三个月,我爱猜疑、生闷气、心脏病、乙肝、胰腺炎、偏头痛(右侧)、腰痛、痛经、颈椎病、肩炎、双手自拇指始三个手指握笔捏针就麻木无觉和冻伤,后背上长年又沉又凉又酸痛、双腿断处每逢换季天就提前三天抽筋,生气时就得整天整宿在外逛等毛病,全不翼而飞了。这使什么都不信、只信自己的我不得不用心仔细学法炼功。亲眼所见许多大法奇妙景象,这才方知此生目地,师父讲的全是真的,法轮大法“真、善、忍”才是真正的真理。

就在我正沉浸于修炼大法的无比幸福之中时,那个权欲太盛、自己无德无能而又乱施淫威的江氏及帮凶,无视百姓死活幸福,公然践踏法律,突然宣布不许民众修炼法轮大法。

因我家是一学法小组。一九九九年十月初,即有原住址吉林省吉林市船营区南安街十九委(北宁里铁宅十六号楼四单元一楼一号)的区民政街道、委来登记了解情况。十月中旬,电视连天滚动播出取缔法轮功,我家就被列位监控重点教育“黑名单”。接着委主任天天来(北宁里十三号楼六单元一楼中门,张姓,现在不干了)为使其向上交差,我交了一本《转法轮》,结果一天一宿旧病齐发。待委主任(两人)再来看我简直无人样了,她们只好上报街道街道主任列刚等来,两三次劝说不了我,就报告给南京街派出所。派出所刘××领一帮七八个小伙子不由分说,就威胁我说,少给我扯,警告我不许去北京上访,强迫停了小组学法。我又明知大法好还交了书,旧病复发不说,这个心呢,比万箭穿心都难受。

十二月上旬,我与纪桂芝老师(小学高教)等三名法轮功学员决定去北京上访,用亲身经历告诉政府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就是做一个知恩图报的人也应表达一下心声的。谁料,在国家信访局,便衣警察到处都是,只要发现是为法轮功上访就立即非法抓捕。我三人被押至吉林市驻京办,均被非法搜身。另外俩人说都被脱光衣服,我虽未被脱光衣服,但非法扣留我330.00元现金。不法人员称这为三人返程路费。在驻京办已有十五、六位大法修炼者被抓。

回到当地派出所,即被关進“小黑屋”。在非法审问我时,一帮警察嘲笑我们,并破口诽师谤法,还大骂年近六十岁的纪桂芝老师。我正言告诉他们作恶骂人会遭报应的。它们不听,将我继续关在小黑屋,非法将她俩送拘留所了。待晚上我爱人韩秀臣(吉林市毓文中学语文教员,高教)及我大妹给我接回家。我爱人被恶警刘××勒索现金2000元(无收据),说是遣返费要上交的。恶警刘××在近2000年元旦时,因处理一民事案有误,被卖肉的兄弟们给杀后碎尸焚毁了。

在南京街道刘刚主任、张殿举副主任、马治中办事员,还一王姓女办事员逼迫下,在我本人不知道的情况下,就强行从我工资中扣掉1200.00元,还说是遣送费(无收据)。我几次去段里问怎么扣的工资,均无人正面回答。

2000年十月,我一人辗转周折,坐着轮椅车一路神奇般的到达了天安门。正赶上“十一”升国旗,近九时许,忽听有人喊这有抱轮的。霎时,大法修炼者此起彼伏的高喊“法轮大法好”、“修真善忍没错”……

四日我回家后,新任片警虽多次听我谈过大法好,知道大法蒙冤,但被株连怕丢工职,怪我進京没打招呼而上报。十四日晨,公安局市,区治保科孙雁红,派出所李指导员等一群近二十人,在委主任带领下,叫开门,我刚说“法轮大法好”。这帮人在未出示任何证件手续下,开始查抄大法法像,书籍等,我奋力抢夺反抗……。片警谭怕出人命打电话叫我爱人回来。他進屋即与带队的商量,提醒注意方法。带队的说死人白死。我爱人与一群人据理力争,我则被它们五六个大男人绑架至派出所。

我绝食两天两夜,只要大法书籍。派出所又将我转至南京街派出所洗脑班,刚巧,我爱人来接我。此次,我爱人未配合它们,回单位去参加在哈尔滨召开的教学研讨会去了,他从正面告诉主管法轮功的警察们,是江××不该镇压无辜,手里有着警察,军队还怕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只一心向善的炼功人夺权吗?警察们说江不对,我曾问片警,就因我修炼法轮功,若被人虐待死,你警察都不管吗?他回答说:差不多。片警谭因蹲坑发烧一周多,还丢了手机。

我因始终抵制迫害,就讲法轮大法好,又恢复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境界。由于市里成立了邪恶的“610”,市宗教科不再管法轮功,将我的电脑学习机返还。

二○○二年七月,我搬家至船营区黄旗屯街铁宅八号楼三单元一楼一号。我就与门前唠嗑的邻居讲真象,我楼上的高打叶(七十多岁)即是楼长,他虽听明白了“法轮大法好”,但迫于形势,还在暗中监视我,而表面关照我。结果,其老儿子开出租车不顺,其妻有病打针,大儿媳因积极配合江××镇压参与市“610”在桦皮厂办的洗脑班,被调离昌邑区莲花街道党支部书记之职,离婚弃子。

二○○二年十一月,我再次搬家至龙潭区天泰小区四号楼五单元六楼六○一,中门六○二即是楼长孙英华,我与她讲大法真象,她表示,她就自己炼,她不支持不反对,还要了《转法轮》及光碟等。二○○三年春天四月一天,她带一便装男子来敲门,我开门让其進屋,可那便装男子是龙潭分局榆树沟派出所片警尤宏亮。我讲大法真象,并告诉他们江××已被在国外送上法庭等候受审,希望他们能保护我。他们看到了我有电脑、打印机、耗材等。我立掌,未说几句他们走了,过后犹大打电话登记我姓名年龄,户籍,说是正常造册。结果,孙英华在物业与经理合不来,吵到公司,不久孙即到别处上班,且其子开出租车不小心擦伤腿。

二○○三年九月十五日午夜,我现住处派出所伙同市区“610”,偷偷打开我家防盗门,将熟睡中的我按住,只说是警察,即开始将我的打印机,电脑、耗材,和所有大法书籍全部匆匆劫走。事后,我去市公安局要东西,发现“610”改为“国保支队”了。

这就是一个大法修炼者,自九九年以来的真实经历,写出来是让我善良而又有缘的领导、同事、邻居、同学、朋友、亲人们,能够用您的真心来体会,到底这场迫害该不该发生,谁好谁坏,谁善谁恶,是谁在无端滋事儿,搞得比秦始皇株连九族还残暴。恶毒的流氓无赖式的打压利诱,老百姓怎么连上访、信仰、做好人的权利都没有吗?国家政府若没有百姓能成有国有政府吗?钱是百姓自己血汗换来的,不是执政者给的。更主要的是良心与正义是钱万万买不来的。正义良知在心的好人们从我的经历中,不难看到江氏及帮凶的邪恶镇压真的是穷途末路。

“大法洪传,普度众生”多么盼望现世有缘,生逢大法洪传时代的所有有缘人都能把握住机缘,拥有最美好的未来啊!为了您及您的家人的幸福,支持大法,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