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走了弯路的同修的一封信

共同精進,更加冷静、清醒、成熟

【明慧网2004年6月4日】

同修:你好!

读了你的信,感慨万千,因为我也有同样的经历,谈起来自己不知差到哪里去了,这里讲出来,大家共同借鉴,共同吸取教训。

我是98年底得法的,得法后,觉得这才是我一生要找的,当时非常激动,见人就讲,但悟性也很差,很长时间都没有出来炼功,自己在家里看看书,有时对着镜子比划一下动作。直到99年3月,我才决心出去找炼功点,就这样带修不修的,过了几个月,7-20来了,当时真的搞糊涂了,认识的仅有的几个学员都不炼了,怎么办呢?后来,派出所找上门来了,估计是订阅明慧网邮件被监控了,来了之后,说要不签字不炼了,要不就去派出所,我就签了。

签了之后,马上就不行了,又开始抽烟,原来的一些恶习都回来了,我也知道完了,也就这样麻木了。

终于有一天,我在名利的挣扎中觉得不甘心,难道这一生就这样了?我思前想后,还是拿起了《转法轮》,马上,师父又开始管我了。我又重新在大法中修,在正法中锤炼着自己。直到2001年春天,基本都很顺利(当然只是从表面上看),那年春节,居委会的治保委员悄悄跟我说:街道准备送你去洗脑班,还反复讲千万别说是她讲的。当时我从心里坚决不配合,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五一”的那天清晨,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派出所片警,他说他在楼下,想请我去修所里的电脑,我很警惕,他信誓旦旦,最后我爱人不放心,和小孩一起跟着去了,然后,在派出所它们变脸了,强行绑架去洗脑班,当时社区书记在场,那个场面很惨,爱人孩子哭得不行,看着我被绑架走,(社区书记看到这个场面后,后来不干了)

在后来的两个月里,我经过了几次非常艰难的关,记得有一次,我上铺住着一位接近自心生魔的人,看到他的表现,加上自身的问题,当时真是觉得自己要崩溃了。那时每天从早上开始,什么话也不能说,一说就受不了,更不能想其他事情,一想就受不了,就想写东西出去。只有靠心里背法,而且是反复背那几篇,比如《洪吟》,根本不能停,心里堵着几乎要疯了,就这样背到晚上9、10点钟,堵着的东西就消了,舒服了,心里轻松,可以讲话了,那次经过了5天,才把那个东西消掉,非常痛苦的感觉。

就是这样慢慢好一点,过了两个多月,我知道自己很差,这其实就是平时实修时应该解决的问题,而没有及时解决,等到洗脑班那种邪恶环境中邪恶里应外合时,是很难守住的。

然而,两个月后,形势突变,有一天,洗脑班的人告诉我,×××写了,我不信,因为那位学员是跟了3次班的老学员,说心里话,直到進洗脑班,我才见到跟过班的老学员,以前只是听说过,在点上也没有见过,听人说他们都在家里炼。在我心目中,他们都是我高不可及的榜样,现在居然“转化”了,然后,一个个妥协,最后,只剩我和一位老人,它们吓唬我说武警马上進驻,不转化的都交给武警,我曾经看到一位台湾人写的经历,武警是怎么折磨他的。我真的是很害怕,加上大家都写了,我也稀里糊涂的妥协了。

回来后,痛苦万状,当时看到师父新经文《大法坚不可摧》,一个人在家放声痛哭,我想这么好的法,我居然干出这样的事情……

这其实只是表面的痛苦,后来也找到了一些自身的问题,但那时只是想着怎么弥补,就到处发资料,没有资料,就自己做,自己写,大约到了年底,还有3天就到元旦了,晚上,突然市公安局恶警闯入家中,把我强行绑架到一个地方连夜非法审讯。

那天晚上的情景我还记得,邪恶都压下来了,内心的执著也都翻上来了,我唯一做得正的地方,是告诉我爱人,我绝不会自杀,如果出了问题,一定是它们干的。所以,它们一夜连手铐都没有给我戴,更不谈用刑了(当然这是表面原因),当时我也豁出去了,什么也没说,而且,我一直发正念不让它们再去“扩大战果”,迫害其他相关同修。就这样,我被非法判了劳教,我想这次我一定要做好,不能再走错了。

在劳教所里,我静心学法,静思自己的问题,才渐渐明白问题所在,其实很多关于修炼的真谛我压根儿就没有搞清楚,什么是真修?有个老学员老是提醒我说:要真修啊!那时,我反复背《走向圆满》以及《精進要旨》,特别是后者的头几篇,那是修炼的基础问题,一定要搞清楚的,比如《博大》里讲的“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么”、《明智》里讲的思想业与不好的思想的关系、《真修》里讲出的修炼的本质等等,这些问题是每一个修炼者一定要仔细想清楚的,即使入门时不清楚,随着修炼的深入,也必须要搞清楚的。但我发现,即使到了劳教所,好像是走出来,很坚定(都坚定到劳教所了嘛),但本质的东西没动,根本是假的。

通过静心学法,我才知道为什么会被抓進洗脑班、劳教所,“就是因为自己的思想不正,才会招来不好的东西。”(《转法轮》),很多根本上的问题没有解决,严格的来讲,只是一个大法学员,还不能说是大法弟子(在《走向圆满》中讲得很清楚),不是师父不保护我,根本是我自己在要这些东西,师父没法管,法轮也没法管,正神和护法神们也被制约得没办法。

特别是《走向圆满》和《真修》里谈到的问题,到底自己解决了没有?为什么会觉得苦、会感觉怕?是什么因素造成自己向邪恶妥协?“其实,你们感到在常人中的名、利、情受到伤害而苦恼时,已经是常人的执著心放不下了。你们要记住啊!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真修》)修炼的本质就是要放弃执著心,世间的一切什么都放弃的,过去修炼还讲出家呢,我们不用出家,可标准只能更高,试想密勒日巴被关到洗脑班,他能“转化”吗?他本来就什么都不要的,都舍干净了,谁还动得了他呢?(当然这个例子不太恰当,就是那么个意思吧)

因为师父讲得很重了:“如果是这样,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走向圆满》)这可真的极其严肃的事啊!当我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时,一下子象打开了一个大门,法理如潮水般涌来,真是美妙无穷,我才稍微明白一点修炼到底是怎么回事。

认识到这个问题之后,劳教所里我所在的环境也发生了变化,没有人管我了,包夹们都对我很好,也不难为我,干部也不找我,当时转化搞得很凶,也没人想来转化我,我每天学法发正念,其乐无穷,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我讲这些,不是谈自己做得如何如何,其实,就是这样,还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没有解决,所以,后来我又出现了重大问题。

修炼的事情,真的不是儿戏啊!一个心不去,就可能走向反面,哪怕你过去做得再好,那也是过去,修炼的本质可是要去执著心的,在这方面半点都不能马虎的,错了不要紧,关键是要找到问题所在,把它解决。

从劳教所出来,直接送到了派出所,说要送洗脑班,我正念很坚定,最后,还是让我回家了。然而,家里等着我的是更大的难,我对爱人、家庭的执著一直都没有很好的重视起来,爱人也是带修不修的,而且对我很支持,所以,问题一直没有很尖锐的暴露过,就当我拖着经过一年摧残的身心回到家中,突然就给我来个沉重打击:爱人不修了,还有了外遇,坚决要离婚。开始时,因为刚出来,正念还比较强,后来几天,慢慢人心出来了,就开始难受了,一心想挽回婚姻,正念迅速削弱,邪恶趁机突然到家里,其实,那天我不开门也没有事,因为我想转户口,总在配合派出所,内心也想安安稳稳过日子,所以虽然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结果它们一進来,就绑架我到了洗脑班,这次更差了,强大的执著不放,翻江倒海,哪里有什么正念?所以明知道是错的,还是妥协了。

这次妥协,我已经哭不出来了,心灰意冷,回来后,婚姻还是没有挽回,那个时期就象师父讲的“苦中之苦”的那个人。我到处找工作找不到,过去当常人时欠了很多钱,债主们都来要了,爱人有时候冷冷的说:“你这个人真是,做什么什么不行,搞事业事业不行,干工作找不到工作,家里搞得一塌糊涂,孩子的学费还是别人(她的男友)出的,最后炼法轮功还‘转化’了。”她说我坐牢这么长时间,孩子都是她带,现在回来了,该我带了,常常是我在家里带孩子,她和男友晚上出去喝茶,有一次,我答应离婚后,做为“报答”,她说她让她的男友帮忙给我找工作,连我的同学(也是她的同学)都替我难过:你也太窝囊了吧!我知道那时谁都瞧不起我,可怜我,其实是一定层次在人间的反映,背叛大法后,在宇宙中的确是这样的。

同修,我真的很理解你现在的心情,因为我就是这样走过来的,当时我在旧势力的安排中,在很多生命的奚落中,几乎是一蹶不振,真的是有一念,这还活着干什么呢?从大桥上跳江,一了百了算了。

然而,我心里明白,师父肯定还在管我,谁都可以瞧不起我,但师父不会,师父看我这样一定很伤心,但师父一定不会放弃我的,除非我自己放弃。这就够了。所以,尽管我低落到极点,但每天我一定要学法、发正念,我还是要加倍弥补的,三件事一样都不能懈怠。

就这样,山穷水尽时,突然我自己就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在一家公司作部门主管,薪水也不低,生活有了着落,慢慢的在新的环境中讲清真象,渐渐的又开始重新返上来。

回头看自己的这些弯路,越来越清醒的知道原因所在,其实说来说去,师父一句话全部概括:“所有被所谓“转化”了的都是放不下对人的执著、抱着侥幸心理走出来的”(《建议》)可是,具体理解时,却是理一层比一层更深。

什么是“人的执著”?我有的时候以为自己找到原因所在了,再也不可能动得了我了,其实还是没有找到根本的原因,简单的说,找到的都是“病气”、“黑气”,造成有病的根本原因并不清楚,所以,表面上好像是好了,其实病根没去,到一定时期它还会犯的。过去,我也觉得自己算走出来的学员,真象也在做,到处跟人讲,发传单也是那种一个小区一个小区的“铺”,其实,如果根子上的问题没有解决,那在很大程度上和常人为大法做好事是很相似的,“建庙拜神事真忙,岂知有为空一场;愚迷妄想西天路,瞎摸夜走捞月亮。”(《有为》),“三教修炼讲无为,用心不当即有为;专行善事还是为,执著心去真无为。”(《无为》)师父这些话可不是在说别人。

就是因为根子上的问题总没有彻底解决,所以旧势力一直不放过我,原因也很简单,我的想法符合了它们,它们认为可以帮我,管我,还是我自己要的,师父也没办法,“谁也不能强迫你、逼着你修的”(《转法轮》),这也就是我之所以走弯路的原因。

其实,谈起来这么复杂,什么根子问题、这问题那问题,好像很难很复杂,说起来自己都不相信,解决这些问题其实是非常容易的,容易到我自己都不相信,师父把这个问题也讲出来了,“真正修炼的人,我说是很容易的,不是什么高不可攀的东西”(《转法轮》),师父说“很容易”,那一定是很容易的,因为这是法。我進一步理解,容易在哪里呢?我们的功法是“法炼人”的功法,“一切功,一切法尽在书中,通读大法自会得之”(《拜师》)。所以,我初步理解了学法的重要性,其实,所有的问题,你的根本执著也好、哪里的不足也好,都只是旧宇宙生命带着的那些因素,反正都到“坏灭”了,每个人带的多少,也不过是五十步与一百步的区别而已,师父是一样的都要救,相比这个大法的巨大威力,那么大的熔炉,丢進一片木屑与一块钢有何分别呢?

所以啊,关键问题就在学法上,这当然谁都知道,其实,我现在才明白,知道重视,可是越学越觉得自己还远远不够重视,无论你如何觉得重视,都会感觉自己还重视的不够的,因为对“重视”的理解,在不同层次也有不同的内涵。

有段时间,我背“炼功为什么不长功”(《转法轮》)时,才明白人为什么能提高上来。大家都知道,执著心去掉了,才能提高上来,那么这里出现两个问题:执著心是怎么去的呢?人怎么知道哪个是执著心呢?过去,这些问题根本没有细想,背法的时候,才想起来,这才明白自己在基本问题上其实是糊涂的。修炼人有什么执著心,其实是法告诉我们的,有的时候,你在这个层次上以为是正念,在更高层次发现却是要去的执著,而你在达到更高层次之前,是绝对不知道这是执著的,因为那个执著是用更高层次的标准来衡量所得出的结论。而去执著心,更是自己所不能为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那个执著心代表着其实是高层微观物质的变异,我们怎么可能改变得了呢?都是师父在做,大法在做,表面上给我们反映出来的,好像是让我们知道了自己有这个执著心,然后,我们自己严格要求,把它去掉了,其实,让我们知道的什么“执著心”,都是“病根”去掉后的那点“黑气”,我们所做的,也只是那么一点而已。

说简单点,法告诉了我们自身有那些执著,法还帮我们去掉了这些执著的实质,法还做了更多我们现在还不能知道的事情。

明白了这个理,才明白了学法意味着什么、“法炼人”的更深的涵义、师父讲的“很容易”的更深涵义。真的很容易,只要在学法上不断的重视,不断的坚持,一切变化都在其中,根本不需要自己去操什么心的(其实操也是白操)。

我记得网上有不少同修谈体会,都谈到这个问题,真正在学法上抓得紧,在学法上突破时,修起来很容易,常常是不知不觉的就提高上来了,出问题也少,干扰也少。

谈到这里,其实,我走弯路的根本原因,还真不是那些执著,而是在学法上的不够重视,没有入心,没有真正静下心来学。在第一次去洗脑班前,每天忙着做生意,脑子里想的都是业务上的事情,学法根本静不下心来,邪恶趁机下手。在劳教前的一段时间也是这样,虽然每天学几讲,可是都是在公汽上听着录音,昏昏欲睡、胡思乱想中走了形式,才被邪恶钻了空子。

我悟到,执著并不可怕,怕的是不学法,只要学法真正入了心,就是在走师父安排的路,那些执著也就在不断去的过程中,旧势力就插不進来,好像就这么简单、容易。

罗嗦了这么多,都是自己的一点教训,不一定对,走了那么多弯路,如果要自责的话,早就死了多少次了,现在看来,那个自责的东西也不是自己,和逼你我写保证的那些东西是一伙的,只不过一个在外面,一个在里面,都是一伙的,都想害你,而它的危害是以你自己的思想表现出来的,所以它的危害更大,它指责你的那些东西也都很冠冕堂皇,其实,都是在继续害你,逼你干坏事的东西反过来还指责你做得不好,哪有这个理呀?

千万不要再自责了,错了不要紧,旧宇宙的生命走到坏灭了,还能没有错吗?关键是找到错的原因,就象常人中,你在路上摔了一跤,肯定不会坐在地上不起来,也不回家了,肯定是要爬起来再接着走的,只是不要忘了看清楚自己是怎么摔的跤,目地是别在同一个地方或者同样的原因再摔一跤。也仅仅是这样而已。同修,真的不要把这一切看得太重了。

以上个人认识,层次有限,并不是在证实自己的认识如何正确,其实无论自己觉得多么正确,都是很低很浅的认识,局限性也是很大的,谈出来,也仅仅是在同修之间互相提醒、借鉴,同时也是对自己不好东西的清理,总结过去的教训,仅供参考,让我们共同吸取教训,共同在法中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