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市册山镇不法之徒在2000年对我和家人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6月7日】99年4月25日,临沂市册山派出所指导员和另一个人来到我家,当时我们正在看师父讲法录像,陈说“你们共有多少人炼法轮功的,都报上名”,我们觉得修“真、善、忍”,问心无愧,并没有隐瞒,并且告诉他们法轮功怎么怎么好,我们学功以来每个人的身心变化,陈听后说:“退休后我也炼”。他计完名就走了。

7.20迫害开始,我们一家三口進京上访,家里被抄家,所有的大法资料、收录机、坐垫、两个海棉提包、师父法像都被恶徒们洗劫一空。他们并逼我儿媳到处去找我们,把我们从北京送回来以后,送到罗庄公安局,逼我们看诽谤大法的电视、报纸,一个姓刘的逼着我们念诬陷大法的报纸,不念就骂我们。回家后,三天两头到我家骚扰,有时一天三次。有时天不亮,有时半夜三更,我问他们又来干什么,他们说:“江××叫我们来的”。

2000年6月17日(农历5月16日)我和儿媳妇刚吃完早饭,册山镇以陈永栋、郑军、马兴明、周爱东、冯中彬、隋小为首约二三十人来到我家,强行把我们送到司法庭,另一伙把我闺女也送到那里,以陈永栋为首的留在我家抄家,结果把所有的大法书全部抢走。把我们娘仨分别送到了司法所以后约十几分钟,又分别把我闺女送到册山管理区、儿媳送到沙沟管理区,我被送進王寺庄管理区,那天正逢王寺庄集,当时郭英习、王秀才同去,他们把我关進一间肮脏的房子里不准吃饭,不准喝水,郭英习送去一杯水被李凤桂拿走。不准上厕所。

当晚约8点,过来6-7个小青年,其中一个叫我站起来,后又把我摔倒在地,用电缆线抽打我。过了不知多长时间打累了,又用皮带打,后又把我押起来把一把木椅子腿朝上让我趴在上面,后又趴在地上,周爱东用橡皮棍打,不知打了多长时间(我晕死过去了),我迷迷糊糊中听周爱东大声说:睡着了吗?我后又被他们架起来,周爱东问一人几点了,那人说2点40分,周爱东说今晚不打了,然后两个人架起来,扒着我的眼睛,一个朝脸上喷了几口水,当时我连坐都坐不住,只有瘫坐在地,就这个样他们还说不准睡觉,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天亮了,他们又把我架起来灌啤酒,打我用的电缆线、橡皮棍都拿走,怕我家人见到,门上锁。不一会我妹妹和小外甥来看我,李凤桂把门打开,可怜的小孩没见到那种情景,被吓的哭喊要出去,李凤桂、冯中彬怎么也不给开门。就这样在哭喊、恐吓中被他们赶走了。中午我儿子去看我(隔玻璃看到我)就问他们为什么打人?他们还邪恶的说打我是为了我好。当时我丈夫还被监禁运输公司招待所,只有仅6岁小孩在家无人照管。儿子去看我,我为了不让儿子遭到毒打,我忍着浑身痛叫他快离开此地,可还没来得及走,儿子被摔倒在地,毒打后押去派出所,派出所指导员对儿子说:要打死了,连尸首都不让见,只给骨灰盒。在当时威逼下,儿子送去1900元钱才算完。

2000年阴历6月20号,以郑军、陈永栋为首来到我家,说什么办班,然后强行把我押上车,巷头巷尾几位老人都流下泪,老人说还有比这家人再老实的人吗?可邪恶之徒不顾他人死活,连6岁的小孩在被吓得哭喊声中带到新桥管理区,儿子出车回来后,听说我们又被关起来,就跟他们评理,他们不但不讲理还又野蛮地将儿子送到派出所,然后又秘密把我送到了册山管理区,一关又是7天。

郑军:办公室电话0539-8581845;手机:13002797863
郑军大舅子万华电话:0533-2179851(淄博)
二舅子万峰电话:0539-8109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