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马三家女二所亲眼见到的一桩桩迫害案件


【明慧网2004年6月8日】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因为我凡事按真善忍原则去做。因为我祛病健身、积极争取做个好人。因而竟被非法判了劳教,被送往马三家思想教育学校女二所(别名马三家劳动教养院)。马三家对修炼法轮大法的人的残酷迫害,骇人听闻,特别对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更是灭绝人姓的折磨,使用的手段古今未有,找遍中国的词汇恐怕也难找到一个恰当的词来形容。

下面是我亲眼见证的一桩桩迫害案件的事实。

2002年上冬的时候,在一次的开会中,队长用恶毒的语言诽谤大法。有两位大法学员站出来,主持正义,她们分别叫宋桂香、孙進军,她们想讲述法轮大法的美好及各种真象。但刚说了几句,队长就暴跳如雷,对已洗脑的人说:别让她们说话!把她们的嘴堵起来!一群洗脑的人窜上来好几个,有人立时掐住了她们的脖子,还不解恨,又捏住她们的鼻子、按住胳膊、腿。在这种几乎窒息的情况下,宋桂香、孙進军俩还努力向它们澄清事实,讲述真象。恶徒就用擦地的抹布硬塞進她们的嘴里,然后按在冬天冰凉的地上,一直到开完会。上大课她们拒绝去,恶徒就打她们硬拖去,她们在哪发正念,于是又把她们拽到一个三角屋里,進一步的摧残、迫害。

这个三角屋在队长寝室对面,是专门用来打大法学员的地方,它们把不转化的大法学员拖来,有的恶徒用手铐把大法学员的手铐在暖气片上,有时暖气片热时把手都烫出大泡,它们也不给松开,有时罚蹲,一罚就是很长时间,有的甚至一天一宿,实在支撑不住了,就跪在地上,罚站(规划出一个地方,不让动、站),一般情况下,一站就让站一整天,而且手还是铐在暖气片上的。

马三家还发明一种刑罚“捆盘腿”,就是双盘腿,两条腿都要盘上,再用绳子把双腿绑上,而双手“大背铐”,就是右手从前面拉过肩至背,左手从后腰处往上拉到背,双手够不着时就使劲往一起拉,然后用手铐把双手铐在一起。邪恶之徒还恶狠狠的说:“你们不是要炼功吗?我们让你们这样炼!”一捆就是几个小时,或十几个小时,自己已经拿不下来了。拿下来的腿已经呈麻花形状,一点动弹不了,缓很长时间才能走路了,但已经瘸了,一般都得三、四个月才能恢复。

马三家教养院一共有三个大队,每个大队分很多小队。一到严打时,三个大队就会出现六、七十个瘸腿的人!马三家教养院每年要有二次严打,这个时期从各地抽调一批男恶警用各种酷刑進行强制洗脑,那时更是血雨腥风!

马三家还有一种刑罚,把胳膊抻得很长,超越人的极限、再把双手铐在高高的暖气管子上。

在要过年时,由于迫害严重,宋桂香、孙進军只好绝食抗议。恶警们把她俩弄到楼下一个专门迫害大法学员的地方。然后给她俩灌食,有的人把着头,有的捏鼻子、按胳膊、按腿的。有的帮凶使坏,给灌很多,已到极限还给灌,肚子胀得很大,却不让上厕所。还把大蒜捣碎了,掺入糊糊里直接灌,也不插管,为的是省钱;还给灌盐水。

劳教所用各种难以想象刑罚折磨宋桂香,后来宋桂香双腿就瘫痪了。在这种情况下上厕所,劳教所也不允许别人帮助。她只好挣扎着靠双手、胳膊的力量一点一点往厕所挪动。有一次她上厕所挪不回来,很久却上不去床,在地上坐了一个多小时,在冬天穿的很薄的情况下,很多邪悟者看她的笑话。后来,终于有一个人鼓足勇气,勇敢地把她抱上了床。

宋桂香身体被迫害出了各种病,身体完全被迫害坏了,已经完全不能自理了,最后邪恶才让她保外就医了。

大法学员孙進军绝食一段时间不绝了,慢慢地被它们折磨成精神不正常了,一直被关在一个小屋里,她是一位很美丽的女性,被邪恶者折磨成目光呆滞,行动异常,邪恶者都说她是装的,把她送進精神病院。很长时间不知恶徒们对她進行过怎样的摧残,最后医生开出证明说;此人完全是精神病人!然后才让家属接回家。

象这样的例子很多,把好人,正常人折磨成精神病,谁会想到在21世纪的中国还会有这样的事发生?

大法学员胡英被非法判了三年劳教,被非法送到马三家教养院后,就是不承认自己有罪,警察就对这位手无寸铁的修炼人殴打折磨,把她送入小号。小号里只有一个凳子,不管三伏天还是三九天都开着小窗户,恶徒把她按在铁凳子上;一天两顿饭都是一些黑乎乎的别人不能吃的大饼子和咸菜。她在铁凳子上,一天24小时,规定只允许上两次厕所,后来又把她转移到一个小屋里,只因她不认罪,不配合恶警的非法管制,恶徒们就不让她睡觉,让她坐在小凳子上,手背在身后用绳子把手绑在铁床的边上。胡英白天、晚上几乎都是被迫坐在小凳子上,到吃饭和上厕所时才把她的手放开,上完厕所就又逼迫她坐回小凳子上把她的双手重新绑上。即使没有被关小号的大法学员上厕所的次数及时间也是被限制的,而且不到允许的时间,只能憋着。

马三家警察对胡英这种残酷的虐待已长达两年了,她的脑门因长时间点在膝盖上,已压出了一个坑。警察灭绝人性地完全打乱了人睡眠的周期,让人两年不能正常睡觉、活动。

胡英只是坚持修炼真善忍,就被警察至今还象从前那样非法虐待,她现在仍被关押在一大队、二分队。

还有一些修炼人,刚進劳教所时被蒙蔽了,后来知道坚持真理没有错,于是又声明重新开始修炼。一旦学员声明重新开始修炼,这些警察们就撕破伪善的面孔,变成了一群张牙舞爪的母夜叉,狠毒地打骂学员,同时也让这些大法学员们更加看透了它们的虚伪与邪恶。

有一个分队的队长是一个女的,是一个快要临产的孕妇,都这个时候了,她还狠毒的打骂大法学员,真是天良丧尽!

另一位叫黄桂芬大法学员,阜新市阜新县平安地镇人。在恶警薛凤的指挥下,打手们把她吊起来,把她的胳膊打断了,身上更是伤痕累累,但她依然坚定法轮大法,依然声明继续走修炼真、善、忍之路,警察害怕她的家属看见,于是就不让家属接见了,告诉她的家属说她表现不好,把她关在一个小屋里,不让其它人接近她。黄桂芬的胳膊至今未好,至今还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一分队。

在一大队五分队,有一位30多岁的坚修的大法学员,刚進教养院时,她身体非常健壮,经过里面残酷的非法折磨患上了严重的心脏病,但它们既不让她炼功,又不放人,她在劳教所里经常严重犯病,到我出来时,她仍在被非法关押中。

有一个人叫陈红的大法学员,在严打的时候,把她送到一个小屋里,屋里有很多警察,它们把她按住,硬给盘上腿,绑上,大背铐。她始终面带微笑,被捆盘腿十二个小时不痛。恶警见这一招没制服她,又换了一个招把她放回到她们分队,而管她的分队长叫崔红的又把她拉到晒衣场,这是十二月的天天气非常寒冷,看着她的队长和打手们,隔两个小时换一批人,都穿着大棉袄,而只允许她穿一件毛衣。当我看到这位大法弟子时,见她的脸红扑扑的,脸上始终在微笑着。4、5天后,恶警见这一招又没制服她。这时可恶的女恶警们,口里伪善地对别人说一定要救她!又一次把她送到一群男恶警的手里,而这些男恶警们用电棍、拳脚,一齐残酷的迫害她,这群邪恶者,狂风暴雨,野兽般的施暴。陈红回来时,不允许查看她的身体,但脸上有深深的五个青色手印,在我的记忆中永远触目惊心,

有两位大法学员一直坚定修炼,没有人性的队长逼迫她俩在厕所里生活。更可悲的是她俩住在厕所里,却无权在这个厕所里大、小便。她俩必须在人押解的情况下到学员共用的厕所。

这个厕所是马三家教养院一大队的正大队长、副大队长及各分队队长等等的专用厕所,大约十多个人共用。里面放两个小板凳,平时不让她俩走出厕所,很多时候是罚站,罚蹲。有时让坐在小板凳上,有人专门看着,困了就打她们,不让睡,有一个长达半个多月不让睡觉。吃饭也在里面吃,吃的玉米面窝头,表面熟了,里面生的,吃一点小咸菜。

有一次一个队长去上厕所,见她们正在吃饭,这个队长还有点良知,就走了,等她们吃完饭才来上厕所。有的队长则不管她俩是否正在吃饭,就上厕所。这是文明社会能做出来的事吗?

还有坚定的大法学员被逼坐在楼梯口的,仓库的,面壁的。

以上的事实都是我亲眼所见到的,而且那些受迫害者也是真名实姓,还有我没见到的其它大队的迫害惨剧。我在马三家教养院期间也受过种种酷刑,被迫违心的放弃了信仰,非法判的刑期到期了我才回家了,不过马三家骇人听闻的惨剧我实在忘不了,而且还有很多大法学员还在里面遭受非人的折磨,每天在生与死之间徘徊,如果不把我看到的写出来,我将寝食难安。希望全世界的善良人民都来谴责这场灭绝人性的镇压,帮助结束这场毫无道理的祸国殃民的残酷迫害!

====
马三家恶人:
一大队正大队长:王晓枫
分队队长:一分队薛凤
二分队石宇
三分队黄海燕
四分队崔红
五分队王玉光
六分队任洪战
电话:024-89210406
通信地址:辽宁省马三家思想教育学校女二所
邮编:110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