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深入的讲好真象:围绕诉江案進行的一次学员交流

【明慧网2004年6月8日】“大法弟子目前除了自己个人的修炼之外呀,大家还要做大量的讲清真象的事。那么讲清真象,我想作为大法弟子来讲,这已经是你们今天的修炼人特殊的修炼方式了,在历史上没有过,也可以说是正法中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壮举。”“从大法弟子的责任来看,有许多事情还需要更深入的去做,特别是讲清真象。更深入的把讲真象的这件事情做得更好,关系到未来的人得法,关系到众生的得救,关系到对旧势力的否定,关系到消除邪恶与这场迫害,也关系到个人的圆满。”(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明慧记者苏晶报道)5月27日,诉江案在美国联邦第七巡回法庭上诉法庭進行了首次庭辩。在此之前,我们做了许多讲真象的努力,包括连续数日在芝加哥联邦广场举办的酷刑展。此后,大家还在继续讲真象。那么除了法律程序之外,我们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如何以慈悲祥和的心态及强大的正念看待诉江案,如何按照师父的要求,继续更广泛、深入的讲清迫害真象和法轮功真象呢?

围绕这个问题,大家進行了交流。以下是其中一些发言的摘录。

学员A:诉江案与每个学员都有关

在就诉江案讲真象的过程中,我们曾有一些教训。在2002年11月初,江氏集团在大陆又掀起一轮疯狂迫害,一批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2003年初全世界各地区的法轮功学员都以各种方式呼吁停止迫害,并集体发正念。就是在全球这样强大的正念场下,2003年1月13日,美国伊利诺州北区联邦法院与我们的律师非常顺利的完成了第一次庭上会谈,并研讨下一步日程。

由于第一步的顺利完成,我们多少有些懈怠,掺杂着欢喜心,惰性等等致使我们向司法界讲真象的工作几乎停滞,真正参与的学员少之又少,压力也就特别的大。到了下一步议程的时候许多人似乎都“忘”了还有一个这么重要的案子在芝加哥。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很多学员把讲真象当成一种工作完成,让我去我再去,干完了就完了,非常被动,讲真象的效果也可想而知。

我们悟到整体的有漏和不纯正的场都是让旧势力钻空子的地方,遇到问题,摔倒了赶快爬起来,通过多次集体学法后的深入交流,越来越多的学员们意识到:这个案子不是一两个英文比较好或者几个具备法律专业知识的学员的事,而是所有法轮功学员在这场正法中所应承担的责任,历史赋予了大法弟子的责任,我们就应该配得上这个称号。交流的机会多了,学员们调整了自己的心态,更多的学员的加入让我们这个地区向司法界讲真象的工作又顺利的走下去了。

诉江案不是几个人的事,不是一个地区的工作,也不是一个新的项目。诉江案可以说是正法進程中的一个新阶段,与我们每个人都有关。我们向司法界讲真象的目地不仅仅是针对这个案子本身。就诉江案法律专业的部分,司法界的人都知道,而我们是以这个案子为契机,更广泛深入细致的讲清迫害真象和法轮功真象,尤其是向在常人社会里非常不容易接触的司法界人士讲清真象。

目前诉江案在全世界很多地区也都开展起来了,我们的体会是整个常人这个层次面上的司法界就好比一个人体,其中所有的法律学校,学院,律师协会,法官等等都象是人体里一个小小的关节和穴位,我们的学员如果在各个地区的司法界都能够开始大范围的讲真象,不只是局限在如何把几个法官讲明白,而是把每个关节,穴位打通了,人们的正义感出来了,这个大的系统就通了,因为这个正义场就在这里,人心就在我们这一边。

学员B:讲真象中遇到的问题

在和法律界人士讲真象中,我遇到过这样的问题,“这场迫害和在世界其他地方发生的迫害有什么不同,世界各地有许多对人权的践踏,死亡人数也有很多的,我们为什么要对法轮功遭受的迫害这么关注呢?” 还有“这只是个人权迫害,还够不上群体灭绝”等。这都反映出世人对真象了解的不够, 对迫害的系统性和邪恶程度认识不够,然而这和我们自己对迫害认识的程度是有直接关系的。扪心自问,我们是否能发自内心的感受到这是人类历史上最系统、最邪恶的迫害,否则我们就无法和常人讲清楚这一点。最近我看了《江泽民集团系统迫害法轮功案结构示意图》,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20/72774.html,觉得很受触动,发现自己对迫害的系统性和邪恶程度并不真正了解。

这场迫害的广度、深度和系统性是很多人难以想象的。比如,无论是在舆论造假,还是在迫害中采用的手段,都有一个系统的逐步升级的过程。酷刑折磨,强迫洗脑和“春风化雨”的伪善欺骗等手段在各地的监狱和劳教所中普遍使用,就包括酷刑中所有使用的刑具和方法,在各地监狱和劳教所中都是很雷同的。整个迫害在背地里发生着,是系统推進和逐步升级的,而这一切迫害的背后,都是江××在一手推动。

在我和一些美国朋友的接触中发现,很多人是在媒体上听说过法轮功及其遭受的迫害的,但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江××是这场迫害的罪魁祸首。我觉得这是我们讲真象中欠缺的一部份。 当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江××的罪行并在心里判其有罪时,就会在人间形成强大的正义之场,而法庭上的正确宣判就是一个自然的结果。而美国政府作为一个民选政府,也必然会顺应民意,从而不为江氏集团的威胁所左右。所以,在今后的讲真象中,我们应让更多人了解到江××是这场迫害的罪魁祸首。

举个例子,当提到把二次大战的纳粹战犯送上法庭审判时,没有人有不同看法,对于当代“群体灭绝罪”罪犯米洛舍维奇的审判,也是人心所向,为什么?就是因为他们的罪恶已广为世人所知,对于这些罪恶的审判已成为普遍的共识。因此,广泛、深入、细致和持之以恒的讲清真象,使人们真正了解江××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性质,才能使世人清醒的作出正确的选择。

诉江案的过程对大法弟子是一个长期考验。记得在刚开始镇压的那段时间里,我们对国内学员所遭受的迫害是很感同身受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种感受就渐渐的淡化了,记得在纽约游行第一次看到酷刑展时,虽然展出的和国内学员所遭受的相比只是冰山的一角,自己还是很受震撼的,其实就是因为自己对迫害的感受淡化了。在诉江案上,我们也面临同样的考验。案子从递交到一步步的法律程序,历时很长,我们是否能自始至终认识到,我们真正的目地是要讲清真象,救度众生,并长期的保持正念,将其贯穿在我们的讲真象中,这需要我们在法理上有清醒的认识。

学员C: 全面系统的讲清真象

这次在芝加哥酷刑展期间,我给很多来看演示和图片的西方人士系统而点到为止的讲解了以下问题:

图片、酷刑展等能让人有直观和感性的认识,但因为这场大规模灭绝性迫害,本身是一件很大的事,观众自己看图片虽然会印象深刻,但如果事先没有接触过真象材料,往往不一定能理解眼前看到的是什么,因此恰到好处的为其讲解,往往能起到讲一个清楚一个的彻底效果。

比如先从人们正在看的图片或酷刑种类入手,具体说明老虎凳这种酷刑迫害的实际残酷程度如何远远超出眼前的演示所能展现的,帮助观众加深印象和对真象的理解。然后列举数字把视线拉向全景:如迫害致死人数,被关押人数等,还要通过具体案例(比如根据观众的特点,选择不同行业、不同年龄层的男女老幼受迫害的案例简述),让人们对迫害的深度、广度有一个感性的了解。

这时人们往往急于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迫害)。这时,我会顺着他们的思路,先简单的回答,比如说,是的,这迫害再荒唐不过了,我们也一直在问为什么,可谁又能替希特勒说清他为什么要灭绝犹太人呢?

然后顺便继续讲与“灭绝性迫害”这一话题相关的另外一些真象,都是正面信息,比如我不仅注意让人们了解这场迫害针对的是数千万之众的这样一群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迫害的广度),还注意提供更多相关的正面信息:这些人为什么来学法轮功?是通过家人、朋友的口传口、心传心而知道了法轮功好,我自己和好几个朋友多是自己的父母告诉我们好我们才学的。学了之后普遍获得明显的健康效益,而且人也变得更正直,敢于按照“真善忍”这个原则彻底的做好人,这个过程和事实基础,也是面对残酷迫害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在巨大的政治压力下仍然站出来说真话、反对迫害的基本原因。

除此之外,我还要告诉人们,是谁发动了这场荒唐、邪恶、残酷的灭绝性迫害,是谁为了维持迫害而封锁信息、制造和散布大量谎言诋毁法轮功,是谁制造了所谓“天安门自焚”惨案制造对法轮功的仇恨。并由此自然的点出这场迫害扭曲着人们的心灵,毁灭着许多人的良知,因为它所波及的不光是亿万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家人,而是全体中国人民乃至世界上所有被谎言毒害的人们。

在尽量简明生动的全面讲清真象的基础上,我不忘顺便告诉人们迫害元凶江泽民在美国被告上了法庭,联邦伊州法庭认为前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有豁免权,你们觉得如何?希望你们支持我们的上诉,从心里、从道义上支持我们的努力。讲到这里,人们都会用正念作出他们最好最善的回答,并对我们法轮功学员表示鼓励和感谢。这也更证实着全面讲清真象的威力。

学员D:修炼人的心态很重要

我觉得,保持修炼人的心态很重要:是为了一个什么预想的结果呢,还是真的无求?是仅仅为了揭露邪恶呢,还是真正把救度众生放在心里?是抱着一役之勇呢,还是冷静、成熟、智慧、持之以恒的讲清真象?这些,都是我们在其中要修的。

另外学员当中还有一种心态,就是从根本上还没有真正认清诉江案在正法中的意义和作用,以及作为修炼者个人应当怎样做。有的学员平时只是关心自己做的具体项目,或多或少的认为诉江案是具有法律专业人士更应用心的,平时对诉江案关心较少,只是用来作为讲真象的一种素材,而没有真正从内心关心和支持诉江案。这实质上会造成整体力量的削减。

当我们自己还没有真正认清诉江案在正法中的意义和作用时,我们也很难向民众讲清诉江案的真象。

我想,在正法过程中出现的任何事,其实都是给我们提供的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机会,包括诉江案也是一样。但是,我们是否真的利用好了这个机会,真的把应当讲的真象全面、细致、深入、扎实的讲清楚了,讲到位了,还真的需要我们严肃的好好想一想。

学员E:对诉江案最好的帮助就是扎扎实实的讲真象

江××发动的这场与上亿法轮功学员为敌的镇压,不仅违反了国际人权法,而且严重践踏了中国宪法。将江××绳之以法,将会有助于早日结束这场民族浩劫,并对有力揭露、抑制邪恶,于救度众多被蒙蔽的生命都具有重要意义。

诉江案不是哪一个地区学员的事情,也不是法律小组自己的事情。它也不是一个单纯的法律程序的问题。作为非法律专业人士的学员,我觉得对诉江案最好的帮助就是扎扎实实的讲真象。人们在了解了真象后,会作出正确的决定。

举一个例子:去年六月,我来到DC,去找相关的议员们讲法轮功和诉江案的真象,并且希望他们支持诉江案。临行前,联系了他们办公室的相关工作人员,没等到回音我就出发了。上午,我去了一位议员的办公室4-5次,但总是见不到那位工作人员。午后,我再次来到这位议员的办公室等候,一位年长的工作人员正从里面出来,我走上前告诉她,我是专程从堪萨斯城赶来的,我是一名法轮功学员。接着拿出一本《见证》杂志,简短的告诉她法轮功真象。她认真的听了后,向我道了歉,并且告诉我,她是议员办公室的主管,让我等一下,她就進办公室去了。不一会儿,我久候的那位年轻的工作人员出来了。开始时,她很勉强,告诉我说,她很忙,只能跟我谈5分钟。我说:可以。我首先介绍了我及先生在法轮大法修炼中的身体受益情况,大法的洪传,江××对法轮功学员的血腥迫害,我一边翻着真象资料--《见证》杂志一边跟她讲,她静静的听着。告诉了她王丽萱母子被迫害致死的悲惨故事后,我一字一顿的说,江××犯了群体灭绝罪、酷刑罪以及反人类罪,我们将江××告上了法庭。她立刻说道:“好!”并且问及如何能够支持我们。此后,这位议员签署了所有的支持法轮功的相关国会提案。

这个经历使我体会到了师父告诉我们的话:讲真象是一把万能的钥匙。作为弟子,我们对师父讲的法正悟到什么程度,我们的正念有多强,都直接关系到我们讲真象达到的效果,更直接关系到对众生的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