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大法弟子的家人:“失踪”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慧网2004年7月11日】就明慧网的《美博士弟失踪一年 上海公安:很清楚不能说》一文, 我想讲一下我的一段亲身经历。

早在99年,我因去北京上访时被抓,我被所在区的公安局以“扰乱社会治安”为由关進拘留所,因我的家人得知了我被抓的消息,赶到公安局,据说当时公安局气得要死,因他们本来打算不让我的家人知道我被抓的消息的。没想到我的家人却知道的如此之快。无论我的家人怎么问,公安局拒绝告诉我的家人我的关押地点。后来,我在海外的亲人直接把电话打到公安局,询问我的情况,公安局还是不说,后来我海外的亲人对公安局说,要再不告知我的关押地点,就会将我被非法关押一事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安局一听,马上告诉了我的家人我的关押地点,不久就把我放了。

2000年初,我与几个同修在一同修家吃饭,因该同修的电话被公安局监控,所以当局出动了200名武警包围了整栋大楼,甚至出动电视台来现场拍摄抓人的镜头,当天晚上电视台就迫不及待的报说是抓捕了“扰乱社会治安分子”,但却没有放抓人的镜头。当时,我质问警察,我们在同修家里只不过说说话,怎么扰乱社会治安了?警察回答说“想给你们安什么罪名就安什么罪名”,并说上面有文件。后来,我们都被非法拘留。

在我被非法拘留的日子里,警察查到了我的单位和所在区,我单位和所在区都知道我被关在拘留所里。

我失踪后没几天,我的家人就觉得不对了,于是三番五次到我的单位、公安局去问询我的下落,但是他们有意隐瞒,不告诉我的家人我已被关進了拘留所,而是故意撒谎,说他们不知道我的下落,还骗我的家人说可能我去北京上访被抓了。

为什么他们不敢告诉我的家人呢?我觉得原因有三点:一是对我们的关押是违法的,因为给我安的罪名是“扰乱社会治安”,但是就连警察自己都知道这个“罪名”安的如此牵强,他们拿不出任何“扰乱社会治安”的证据。二是公安局知道我的海外关系非常多,他们怕自己违法的行为在国际上被曝光,再说我海外的亲人也绝不会任由着我被迫害而坐视不理。三是想借此给我点颜色,好在精神上打击我,逼我放弃修炼法轮功

我们在拘留所抵制奴役,炼功讲真象,狱警因惧怕大法的威力不敢管,犯人们也因大法的威力而对我们充满了敬佩。不久后,拘留所不得不放了我们。

我觉得官方所讲的“失踪”只有一种:就是在你的家人不知道的情况下抓了你关起来,不让你的家人知道你的下落,好進一步迫害你。象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江××对法轮功学员从来就没有讲过法律,连最基本的人权都被剥夺,所使用的迫害手段都是极其下流而卑鄙、见不得人、怕曝光的。

法轮功学员在海外的亲人们,请竭尽全力的营救你们的亲人,如果被官方说是“失踪”,那就更应该通过各种渠道寻找亲人的下落,也同样可以通过各种渠道给曾参与追捕你们亲人的警察或单位施加压力,直到查到“失踪”的亲人下落为止。因为那个“失踪”绝对与参与追捕你们亲人的警察或单位有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