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散文:晨醒


【明慧网2004年7月12日】这是一个发生在晨曦中的真实小故事:

一个初夏的早晨,我带了一套大法真象磁带出门了。一路上,空气清新,晨光柔和,清风徐徐,小鸟飞叫,我置身于晨景,心情舒畅。尽管此刻大地沉寂,行人稀少,但我仍满怀希望的寻找着尘雾中迷失的人们。

忽然,一处风景吸引了我的视线——在一所中学附近那开阔而没有围栏的校外操场上,有几个正在晨读的中学生。我慢慢走近他们,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飘入耳际:“……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千岩万壑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瞑……”一个看起来非常聪明的大眼睛男孩在流利的背诵着。当他背到最后一句时,我为了好找话题讲真象,便接了他背了下去:“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几个孩子都用一种好奇的目光静静的看着我,那个大眼睛男孩很有礼貌的开了口:“阿姨,您也懂唐诗吗?”我微笑的点点头,说:“不瞒你们说,两年前,我曾是某中学的语文教师,可惜……”

“可惜什么?是不是你教的不好下岗了?中国现在下岗的太多了。”一个调皮男孩带着一种戏蔑的口气说。

“不,我任教期间连续多年被评为‘市模范教师’,还获得过‘全国优秀教师’、‘全国三育人标兵’称号。曾发表几十篇教学论文及文学作品并获‘全国优秀文艺工作者’称号,亲受北京著名作家栽培。也曾当选我省‘十大女杰’候选人。我的事迹多次上过省报,上过《光明日报》。我培养的学生获得过‘全国好少年’称号,我指导的多名同学获得过多次全国大奖,我的教学成绩总是名列前茅……”我平静的向他们讲述着自己昔日的辉煌。

“真的吗?那么,谁能做您的学生真是太幸运了!”这回他们瞪大了眼睛,对我肃然起敬。

“这一切都是真的,我的荣誉证书摞在一起足有一米多高。我凭着自己的真才实学获得的一项项全国大奖和各种荣誉都是得到公认和公证的。”

“一个如此优秀出色的教师,为什么还会下岗呢?”调皮男孩开始一本正经的问我。

“是啊,在现今善恶不辨、黑白不分的中国,不管你多么优秀、出类拔萃,多么有才学有品行,只要修炼法轮大法,坚信‘真善忍’,按大法要求的‘待人真诚、与人为善、宽容忍让’去做,都得被强行辞退。江泽民发起的这场对法轮功的镇压和对好人的迫害,已经使千千万万像我一样按大法要求、踏实肯干、任劳任怨、不为名利不图回报的人民教师以及教授、学者、大学生被迫害的离开校园,并遭受着各种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有的被抓被关,有的被施以酷刑,有的被强行洗脑,有的甚至被迫害致死……”说到这里,我哽咽了,因为我想到了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北京工商大学青年女教师赵昕。

“原来是这样啊,那你们真是太冤枉了!就拿您来说吧,如果不是因为这场迫害,您得为国家培养多少优秀人才,为社会造多少福啊!”大眼睛男孩愤愤的说。

“是啊,这场史无前例的对善良人的残酷迫害给中国造成的巨大损失是无法用价值来估量的。且不说这场迫害压制了多少优秀人才,从而抑制了中国的发展和社会的進步,就单说江泽民为镇压法轮功不惜人民的血汗钱,倾尽国家四分之一的财力,就足见中国近五年所遭受的损失之惨之巨!然而这一切仅是我们看得见的物质上的损失,而给中国人民亿万家庭所造成的精神伤害和对全民道德良知的抹杀和宰割却是一种无形而又更巨大的损失!”我仿佛又回到了久别两年的课堂,望着一双双渴望的眼睛,我沉重而理性的给孩子们讲着。大家静静的听着,就连叽叽喳喳的小鸟也飞过来听真象了,那些鸟儿在我们头上飞旋着久久不肯离去。

突然,调皮男孩气愤的说:“这个祸国殃民的江泽民,该杀!千刀万剐也不足以平民愤!”别的孩子也呼应着如是说。

我忽然想起包里的那套真象磁带,便分给他们:“我知道你们都有学英语用的‘随身听’,好好听听这个吧,里面有许多更详细更翔实的内容,比如‘天安门自焚’伪案真象、全球公审江泽民、善恶有报、大法洪传世界、修炼人的故事等许多精彩的内容。同学们,今日一遇,分外有缘啊!送你们两句话吧: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记住‘真善忍’好,美好前程无限!”

孩子们发自内心的笑了,看着他们那曾被谎言蒙蔽的心一点一点在晨曦中、在真象中醒来,我真的很高兴。我想,他们一定不会忘记这个令他们受益无穷并改变了他们命运的早晨,因为这一天他们从迷中醒来,新的希望从这里升起,洪福从这天渐渐降临。

太阳升起来了,放射出万丈光芒,新的一天又开始了,不同的是,世上又多了几颗清醒的心,又多了几个充满希望的生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